昔日

2017年01月24

2016-09-09


(堅訊)四年一度的政壇盛事立法會選舉日前終於落幕,另一場拉鋸戰卻隨即於議會上演,港獨派披著「本土、自決」外衣,首次上陣即成功殺入議會,未來在立法會特權法掩護下,預料議會變成「合法」播「獨」平台的日子不遠了,有大律師指出,《基本法》第74條可以是議會「殺獨」的「救命索」 。

表面上,未來4年議會政治版圖看似維持現狀,70個議席中,建制派在地區直選及功能組別一共得到40席,非建制派佔30席,較上屆多3席,看似保住分組點票的否決權和守住立法會三分一的關鍵否決權,不過,由於有高達5名主張本土、自決的新派系當選人或與港獨派結盟,非建制派被逼「洗牌」,傳統泛民失卻在表決重大政策時的否決權,當中多個泛民「大佬」被「攬炒」,新同盟和民協全軍覆沒,「老牌」政黨工黨僅一人「生還」,泛民未來不得不與獨派合作,甚至要隨獨派「起舞」,才能保住立法會關鍵三分一的優勢,泛民落得今時今日失卻光環和話語權的窘境,姑息「港獨」思潮,導致養「獨」為患,害己禍港,可說是自作孽。


傳統泛民直選輸剩13席

綜觀民主陣營的戰果,傳統泛民和激進民主派在地區直選合共奪下13席,比上一屆少4席,在「超級區議會」和其他功能組別則合共奪下7席。

當中民主黨「坐6得7」頓成最大贏家,公民黨在「高開低收」下保住手上5席,未能「篡位」晉身泛民「一哥」,工黨只有張超雄「生還」,民協和新同盟則遭「滅頂之災」;激進民主派方面,「拉布四子」中只有人民力量陳志全和社民連梁國雄僥倖留低;其他的還有衛生服務界李國麟、資訊科技界的公專聯莫乃光、會計界的公專聯梁繼昌、教育界葉建源都成功連任、以及社會福利界邵家臻。


本土自決派議會第三勢力

本土、自決派「處女黨」和「處男黨」合共7名代表,直選方面有「土地正義聯盟」朱凱迪、熱血公民鄭松泰、「小麗民主教室」劉小麗、青年新政游蕙禎和梁頌恆、以及香港眾志羅冠聰;功能組別有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的「香港列陣」姚松炎,料他們或會組成政治聯盟,化身議會建制和泛民以外第三勢力,搶佔議會中「關鍵少數」的重要角色,預料議會未來4年的「多事幹」程度將會較上屆有過之而無不及。

梁頌恆:「港獨」字眼放議案

雖然口說「香港本土」、「民族自決」,行為卻與港獨無異,令人憂慮,本土、自決派進入議會,是否代表「港獨」變成議題之日不遠矣?梁頌恆當選翌日即大放厥詞,指未來進入議會後會嘗試在議案中加入香港獨立等字眼,以擴闊討論,又謂稍後宣誓成為議員時,會參考外國的做法來表達意見,例如用手勢或裝飾,去突出某些字眼,「獨」心彰彰明甚。


青政本民前資源共享

事實上,本土派和港獨派早在選舉前已合流。今年8月本民前梁天琦被選舉主任以鼓吹港獨違反確認聲明,被取消提名,無緣再戰立會,本民前隨即與青年新政合作,安排由提名有效的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恒和本民前前成員李東昇合組名單作為「Plan B 」,代替梁天琦出征新界東,更協議當選後將「資源共享」,以立法會的薪津資源,在合法情況下支持梁天琦和本民前,換言之,主張「自決」的梁頌恒成為議員後所得的收入和資源,會變相成為勇武抗爭、推動「港獨」的梁天琦的收入和資源。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7月底時曾警告,如果港獨派成功入局,議會將變成宣傳港獨的平台。今日「預言」成真,獨派即將由街頭「走入」議會,當港獨話題由閒聊變成議案辯論,會是甚麼光景?是否有相關法律限制議員的權力?


基本法禁立會議「獨」

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接受《堅Magazine》訪問時指出,議員受特權法保護,若有人動議討論港獨,即使是立法會主席也無權阻止,除非有關議員獲議會三份二的議員同意褫奪資格,或者政府修改議事規則。大律師馬恩國則指出,《基本法》74條明文,議員草案不能涉及政治體制,如果立法會主席批准討論就是違憲,政府可向法庭申請禁制令。

湯家驊說,根據《權力及特權條例》第3條和4條,立法會議員的言行都受到法律保障,如果有倡議港獨的議員在立法會期間及處理立法會工作時,例如大會發言,以動議形式要求討論或推廣港獨,這是議員的權力,「我猜立法會主席很難不批准…如果議員提出動議,我暫時看不到有甚麼理據不容許討論」,「只要提出的議案用詞小心點,其實港獨課題是不可避免的」。


立法會主席只可大會把關

話雖如此,湯家驊進一步指出,立法會主席也有可以把關的地方,例如在大會發言時,如果有倡議港獨的議員發言時故意扯上港獨,可判決有關議員離題並要求回歸主題,嚴重者更可逐離會議廳。

對於坊間有疑問,《立法會條例》明確規定,有意參選立法會者須於提名表格聲明會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104條及《宣誓及聲明條例》亦要求立法會議員須在其就職時宣誓擁護《基本法》。而《基本法》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如果事後有當選人「反口」,公然在議會播「獨」,特區政府能否指控有關人士出失實聲明或發假誓?

湯家驊解釋,以上情況的確會引致懷疑有關議員是否作出失實聲明,或者發假誓的情況,只是要證明失實聲明或發假誓並不容易,因為入罪的關鍵是要證明有關人等發誓當下有講大話,如果有議員聲稱發誓當下是擁護《基本法》的,只是事後「改變」了初衷,那就未必能指控有關議員作出失實聲明或者發假誓。


法律管不了「獨」議員

事實上,即使成功入罪,亦未必代表能輕易罷免播「獨」的議員。湯家驊形容:「要制止港獨議員的言行是相當困難的,唯一可能是有關議員在外面犯事,被判監多於3個月,而議會內有超過三份二的議員同意褫奪有關議員的資格,只有如此極端的情況下,才能制止到。」

不日內,便會有倡議港獨的當選人成為議員、進入議會,湯家驊表示,「不論他們在議會作出何種言行,要罷免的機會是相當低」。他暫時看不到方法去阻撓有議員利用其身份去宣揚港獨,雖然「特區政府可以提出修改《權力及特權條例》,把第3及第4條加以修改,來限制議員的港獨言行,但相信此舉會於議會內翻出軒然大波,可能比起提名期時有人失去提名資格的風波更大。」

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382章第3條,議員在議會有言論及辯論的自由」,而此自由是不能質疑的;第4條也明文,不得因任何議員曾在立法會以呈請書、條例草案、決議、動議或其他方式提出的事項而對他提起起訴。


《基本法》第74條成「救命索」

難道一旦當選成為議員就「大晒」?議會始終逃不過變成「合法」宣揚港獨「基地」的命運?大律師馬恩國對《堅Magazine》表示,《基本法》第74條可以是一條「救命索」,因為當中明文,議員在議會提出的草案並不能涉及政治體制,如果立法會主席批准討論就是違憲,政府可要求法庭阻止。

馬恩國指出,「牽涉政治體制的草案,例如港獨,是不能提出的,特首也無權批准,立法會主席也無權批准,換言之,如果有議員以私人草案提倡港獨,根據《基本法》第74條,是不可能在議會提出的。」


港獨草案特首也無權批

馬恩國續稱,《基本法》第74條並無容許立法會主席有權,容許影響香港政治體制的草案在立法會辯論或者提出,若果立法會主席容許此等事情發生,就是違背了《基本法》第74條,有關決定可以在法院被司法覆核所推翻;換言之,如果有議員要提出港獨草案,立法會主席有機會想同意或者宣判了同意,政府可向法院申請禁制令及聲明,指明立法會主席的決定違反《基本法》第74條,亦即是違憲,違憲的決定等同無效。

按《基本法》第74條,立法會議員根據本法規定並依照法定程序提出法律草案,凡不涉及公共開支或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者,可由立法會議員個別或聯名提出。凡涉及政府政策者,在提出前必須得到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


難防公帑養「獨」

另一備受坊間關注的「計時炸彈」,是梁頌恆於選舉期時曾提出與本土民主前線「資源共享」,包括4年合共1,600萬的議員薪酬,令人憂心一個獨派入議會,實際上卻「養活」了一堆獨派,4年後甚至會滋生出更多對議席這塊肥豬肉流口水的獨派分子參選議會,生生不息,「獨」害香港。

曾擔任立法會議員11年的湯家驊直言,議員確有權全數決定如何運用自己的薪酬,「如果議員把人工捐給其他政治團體使用,宣揚其他政治理念,這在法律上是不能追究的」,不過,「在薪金以外,每個月議員的13萬『實報實銷』資助,則必須用於議會內的工作。」湯家驊指出,按過往經驗,立法會秘書處對「實報實銷」的監察十分嚴謹,有足夠監察能力把關,確保議會資源不會用於議會以外,只是如果議員利用月薪去宣傳港獨,例如掛橫額、印單張,那秘書處就管不了。


佔領行動禍港根源

要是倒帶回到2014年年初,沒有人會相信獨派分子有一天會堂而皇之、長驅直入議會,成為「尊貴」的議員,享用公帑,「合法」播「獨」,事實是自佔領行動搗亂香港後,香港從此未嘗一天安寧。

泛民主派老是陰謀論指控某某是「港獨之父」、「港獨之母」,只是企圖轉移公眾視線,掩飾自己「養獨」的事實。2014年佔領運動起始,泛民已一直積極煽動年青人「站出來」,以增加己方的政治籌碼,結果製造出一堆有膽無識的「傘兵」,這些政治素人專拆大台,不喜協調,又視「同路人」如無物,為泛民此後的沒落之路掀起序幕。


「傘兵」參選泛民先遭殃

一方面,「傘兵」挾「傘後」光環積極參選,當8名「傘兵」於2015年於區議會選舉奪下議席,部分「傘兵」因而壯了膽,也亂了性,今年為了於立法會選舉再下一城,就「教識徒弟無師傅」,結果變成泛民的最大對手,「塘水滾塘魚」的下場,是傘兵、傳統泛民及激進派「攬炒」,「炒死」了老牌泛民政黨的工黨和民協、以及剛在議會站穩的新同盟,諷刺的是,新同盟也是走本土路線。泛民主派今次元氣大傷,事實是「自己攞嚟衰」﹗

可以說,獨派首次披甲挑戰立會議席,即成功化身議會第三勢力,傳統泛民可謂「功不可沒」,全因過去姑息養「獨」之過,導致今日養「獨」為患,今後香港政治版圖由過往建制和泛民楚河漢界,未來4年重構成建制、泛民和獨派「三國演義」,「獨」樂樂變身眾樂樂,後遺症多多,泛民今趟可謂捉「竇」老鼠入米缸,害己兼害街坊﹗


大專院校淪為播「獨」場地

另一方面,進化成港獨派的「傘兵」又以前途自決為劍,言論自由為盾,把中學和大專院校淪為戰場,向年輕人播「獨」,泛民主派則在旁做啦啦隊,力撐「講吓無罪」,變相煽風點火,暗暗幫忙播「獨」。

前事不忘,猶記得立選提名期後,猶如泛民「B隊」的民陣曾發起遊行,抗議6名獨派人士被取消提名資格,當日多個泛民主派候選人都有高調參與示威,聲言支持獨派享有被選舉權,大概原意是想向港獨支持者暗送秋波,偏偏事與願違,反而助長了有份參選的獨派候選人的氣焰,間接為對手的選情「加柴」,有眼者皆可見,泛民今天自食其果,只是天理循環,怨不得人。


泛民主派小罵大幫忙

事實勝於雄辯,對於港獨的存在,泛民主派一直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低」,即使有口頭上撻伐,事實上卻只是小罵大幫忙,或明或暗支持獨派的存在。

觀乎「香港民族黨」打從成立以來一直開宗明義要推動「港獨」;觀乎「本土民主前線」,從成立時的激進派變成後來主張「港獨」的本土派;觀乎作為「本民前」Plan B「青年新政」,主張所謂「自決」、「公投」,與換了名字的「港獨」無異,這些獨派起始成立至企圖把港獨變成主流話題,有哪一個泛民主派不是左閃右避,從未正面反對鼓吹港獨界潮? 


公民黨中青代「獨」心

泛民主派中尤以中青代最「獨」,公民黨陳淑莊、楊岳橋、譚文豪等曾以聯署形式於今年4月發表《香港前途決議文》,聲言「民主回歸」之路走盡,香港要「內部自決」,以「永續自治」處理2047年二次前途問題,甚至被「熱普城」嘲諷是把他們的「永續基本法」主張搬字過紙,又是換湯不換藥的「港獨」。

泛民主派過去姑息養「獨」,本以為有政治油水可撈,豈料港獨卻如脫韁野馬,一發不可收抬,為日後的一切一切種下禍根,故此,就算稱呼泛民主派為「港獨」推手,亦不無道理。


誤用棄保策略招禍

除了「外患」,泛民的「內憂」也不少,包括投票日前夕泛民主派集體「退選潮」和由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倡議的「雷動聲吶給雷霆救兵」計畫,都是導致泛民二線政黨「死快啲」的主因。「雷動」計畫本來聲言僅供參考,豈料之後卻變成「配票指南」,在選舉前夕分別「建議」棄保工黨李卓人和何秀蘭、民協馮檢基等,但及後又指因投票率高企,而改口「建議」保住李卓人,為選舉添煩添亂,就算泛民支持者有心作策略性投票,也無所適從。

「雷動」計畫亦直接打亂泛民的「棄保」安排,由於計畫已預先為選民「欽點」及「篩選」了候選人,以至連泛民政黨都無法估計「超區」民主派候選人的票況,亦「打沉」泛民陣營於地區直選的候選人的士氣。書生論政,始終只是紙上談兵,「吹水」毋須「抹咀」,今次多個泛民大佬「墮馬」的罪名,猶如佔中尚待公開的帳般一盤「混帳」,恐怕戴耀廷是跑不掉的。


地區直選戰果

比較五個地區直選戰果,擁有6個議席的香港島方面,由新民黨葉劉淑儀連任成功、順利「接棒」的包括工聯會郭偉强、民主黨許智峯及民建聯張國鈞、公民黨陳淑莊如願重返議會、當中年僅23歲的香港眾志羅冠聰高票入局,成為本港立法會歷來最年輕民選議員,新政治版圖比例為建制:泛民:獨派3:2:1。選前大熱的獨立王維基以2,000票之差落選,工黨何秀蘭則連任失敗,告別14年的議會生崖。


九龍東「全男班」入局

九龍東的5個議席均「全男班」入局,民主黨胡志偉、工聯會黃國健及獨立謝偉俊成功競逐連任,民建聯陳鑑林和公民黨梁家傑亦分別成功「交棒」予民建聯柯創盛和公民黨譚文豪,新政治版圖比例為建制:泛民3:2。


九龍西「女將當家」

九龍西的6個議席則是「女將當家」,當選者包括爭取連任的民建聯蔣麗芸、經民聯梁美芬、公民黨毛孟靜及民主黨黃碧雲、以及首次「挑機」立法會的「小麗民主教室」劉小麗及青年新政游蕙禎,剛好由建制、泛民和獨派「三分天下」,新議席比例為建制:泛民:獨派2:2:2,猶如香港新政治版圖的縮影。


新界西朱凱廸成全港「票王」

新界西的戰果一如坊間估計,新民黨田北辰、民建聯陳恒鑌、民建聯梁志祥、工聯會麥美娟及公民黨郭家麒成功連任,民主黨尹兆堅為民主黨收復上屆失地,獨立何君堯以末席當選,以及首次參選立法會即當選的「本土行動」朱凱廸和熱血公民鄭松泰,當中「素人」朱凱廸更成為立選全港「票王」,一鳴驚人,新議席比例為建制:泛民:獨派5:2:2。


新東「長毛」僥倖尾席入局

點票用了最長時間的新界東,9名當選議員分別為民建聯葛珮帆、公民黨楊岳橋、民建聯陳克勤、工黨張超雄、人民力量陳志全、民主黨林卓廷、青年新政梁頌恆、新民黨容海恩及社民連梁國雄。第三次與議席擦身而過的方國珊與末席當選的梁國雄只相差1,051票,排第10位,新政治版圖比例為建制:泛民:獨派3:5:1。


「超區」泛民建制維持3:2

至於功能組別方面,俗稱「超級區議會」的區議會(第二)的5個議席,分別由民建聯李慧琼、地區直選轉戰「超區」的街工梁耀忠及民主黨涂謹申連任,加上成功「挑機」的民建聯周浩鼎和民主黨鄺俊宇,新政治版圖比例與上屆一樣,建制和泛民比例依舊2:3。

功能組別方面,民主陣營得到7席,分別是成功連任的法律界公民黨郭榮鏗、衞生服務界李國麟、資訊科技界的公專聯莫乃光、會計界的公專聯梁繼昌、以及教育界葉建源;首次晉身議會的則分別有社會福利界邵家臻和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的「香港列陣」姚松炎。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

2016-10-28-02-58-01 AD 728 x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