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戴子魚

2016-02-12


去年九月佔領運動一周年,佔中三子之一的戴耀廷出席電台節目,聲言他們發起的佔中行動,並沒有破壞港人的法治精神,因為「看不到有人隨街犯法」。


作為法律學院教授,又是一手破壞香港法治精神的的罪魁禍首,戴耀廷當然要合理化自己知法犯法的所作所為,為自己開脫責任。但事實勝於雄辯,戴耀廷這番無視現實的說詞,僅在時空停留了不足五個月,已被大年初一的旺角暴動施以無情掌摑,暴徒到處放火,大肆破壞街道公物,拆毀路牌欄桿,撬起地磚等作為武器,瘋狂襲擊警員,這種無法無天,隨街犯法的暴力行徑,不是一、兩個人的偶發事件,而是幾百人的集體行動,幾百人一起隨街犯法,不知是否符合戴耀廷所說的「隨街犯法」定義?還是如戴耀廷一再宣揚的「公民抗命」可以犯法歪理,抑或這次旺角暴動仍然很「小兒科」,尚未達到他所說的破壞法治定義,實在很想聽到他的回應。


可惜旺角暴動至今四天,作為破壞香港法治推手的戴耀廷,只在他的Facebook避重就輕,誇誇其談「暴動」的定義,卻未有片言隻語觸及旺角暴動是否一次集體破壞法治的反社會行為,戴耀廷應該給市民一個說法,是像港大學生會那樣「歌頌」旺角暴動是「義舉」,把暴徒封為「義士」,還是覺今是而昨非,就發動佔中打開了破壞香港法治的潘朵拉盒子,埋下了旺角暴動的種籽,向市民公開謝罪。戴耀廷,不要以為扮鵪鶉,不說就當無事發生喎!


事實上,前年佔領運動之後,香港的法治精神已遭到破壞,作為法治工具的警權,更被嚴重踐踏,激進組織一次又一次發動挑戰警方執法的集體對抗行為,更蔓延至大學校園,顯示建基於傳統法治的社會共同規範已告崩壞。在這個愈演愈烈的過程,戴耀延點起了第一把火,在整個演化過程,泛民政黨不是沉迷姑息,就是發聲護航,為暴力行為提供開脫藉口,猶如不斷為暴力思想提供催化劑。立法會內的激進派議員則大演真人騷,由擲蕉、擲蛋、擲道具、擲文件夾,擲水杯,到出言恐嚇擲炸彈,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勇武抗爭」示範,暴徒大年初一在旺角街頭擲雜物、垃圾桶,到其後集中擲磚頭攻擊警員,都只是複製幾名在議會動輒擲物的激進議員行徑,這叫做有樣學樣,而且做得更澈底。最令人出奇的是,在議會內以擲物為榮的梁國雄,竟然厚著臉皮跟暴徒切割,聲言使用「相當武力」無助達到爭取目標,梁議員,幾時變得如此「平和」?竟然披上羊皮說「人話」,但市民眼睛是雪亮的,豈會忘記你在議會一幕又一幕擲物謾罵,惡形惡相的情景。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戴子魚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