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馬頭涌

2017-01-12


羅冠聰去台灣宣揚「港獨」之後返港,在機場遇上示威,有人衝撃、潑奶茶,政治人物遇上示威,司空見慣,只是這位羅小朋友經驗不足、錯估形勢,「落荒而逃」收場。啟程往台灣,在香港機場已有市民不滿到場抗議,到達台灣又被民眾包圍,羅冠聰應該明白自己是個不受歡迎人物,回到香港,警方及機場保安員建議他走特別通道,但羅堅持由出境大堂步出,一心要賺取鎂光燈、英雄式回來,接受羣眾歡呼,何等威風;可惜情況並非一如他所期盼,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是個「漢奸」,過街老鼠犯眾憎,到場的示威者也算「斯文」,只用奶茶「招待」,不是磗頭。


羅冠聰有沒有受傷,只有他才知道,而長毛、劉小麗等人立刻跳出來譴責暴力;文明社會,任何人應該唾棄暴力,唯獨長毛、劉小麗、羅冠聰沒有資格,香港街頭暴力,長毛就係鼻祖,過去20年,長毛有幾多次抬棺材衝擊警方防線,相信連他自己也數不清,每次示威長毛必有暴力鏡頭出現,搏取報章頭版位置,令街頭氣燄日益膨脹,視警員如無物,「佔中」後期,龍和道撲撃警方防線一幕,市民見識到甚麼是暴力,有人掟石、有人淋尿、有人擺好陣勢,場面驚心動魄。


劉小麗2016年農曆年初一晚在深水埗發動魚蛋暴亂,小販殺入旺角,裡應外合引爆旺角暴動,有警員遇襲鳴槍自衞,暴徒與警員血戰八個小時、天昏地暗。2016年尾民陣及香港眾志羅冠聰等發動遊行,然後改道前往西環中聯辦,又演變另一場暴亂,期間曾有警方女督察被人用石頭掟傷。

長毛、劉小麗、羅冠聰譴責暴力,天大笑話、做賊喊賊、口是心非,政棍就是政棍,厚顔無恥,幸好天網恢恢,三名政棍正面對議員資格的司法覆核,大家多忍耐一會,等待補選。


警方拘捕三名涉嫌衝擊羅冠聰的示威者,替這三位人士擔心,雖然絶大部分街頭暴力者都是判社會服務令,最近旺角暴徒掟石傷警員只是判感化令,但亦有用雞蛋擲黃之鋒判監的例子,法律面前並不是人人平等,因人而異,三人的命運,要視乎落在那個法官手上。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馬頭涌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