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梁美芬

2015-09-09


政改表決之後,學民思潮提出《基本法》2047年後的延續問題,更得到公民黨和應。2047只是反對派在「後政改時代」打造的偽命題,但有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兼港區人大代表接受報章訪問談及香港2047年後何去何從時提出了三個選項:一國一制、一國兩制或者獨立。然而,討論2047年後以香港獨立為其中一個選項,正正墮入激進分子設下的圈套。

聯合國在1972年已將香港剔出殖民地名單,香港前途問題由當時開始就完全是中國主權範圍內的問題。從國際法、《中英聯合聲明》、《中國憲法》、《基本法》、歷史,以至民族情感,政治現實來說,香港獨立都絕對不可行,根本連討論都不用討論。公然談論港獨只會引起中央的顧忌憂慮,很可能導致中央收緊對香港的政策,對香港根本沒有半點好處。

現在距離2047年尚有32年,麥理浩1979年訪華與鄧小平先生會面,中英雙方首次就香港前途問題交換意見,當時距離1997的「大限」18年,兩者比較之下,現在就討論2047實在言之尚早,應該等到2030年左右。

過去二十年國家的發展有驚人的成績,未來十幾年以至幾十年,國家的經濟、社會會演變成怎樣?相信問當今的領導人也無法答得準。香港到時在國家規劃中扮演着甚麼角色?香港還是現在的資本主義、低稅政策,抑或已經變成福利主義社會?以上種種都對一國兩制在2047年後如何發展起着重大影響,現在就開始討論2047年後的問題,未免太過不切實際。

年輕人出於無知的談論港獨,我們應該直斥其非。成熟的政治人物更不能隨波逐流,將港獨列為2047年後的甚麼選項。2047年後的香港,或者會延續一國兩制、或改為一國一制,或許屆時中國會基於發展需要,推行一國三制、四制、N制呢?無人可以肯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港獨絕對不會是選項。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梁美芬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