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曾財安

2016-12-08

自回歸以來,香港由一個舉世羡慕的世界級大都市拾級而下,至今已淪為一個內鬥嚴重、病入膏肓的普通國際城市。導致這個悲劇的原因固然很多,複雜紛呈,但主要因素只有一個,那就是我們香港人在政治上是太天真、太幼稚,跌進了美、英兩國所布下的「天仙局」而不自知。  


這個上演了30多年的政治「天仙局」大致上可以分為種毒、自戕、滅梁、港獨四個階段。在「中英聯合聲明」發表後的13年過渡時期,英國在逐步拆毀港英政府百多年來賴以為穩的社會監控機制、大力培植反叛文化的同時,又借「六四風波」的契機,以縹緲抽象的自由民主概念來對香港人進行洗腦式的觀念轉移,使到反對建制、喜愛爭鬥、親西厭中的惡疾落地生根,成為香港的風土病。此為「種毒階段」。


在董建華、曾蔭權的15年主政期間,中央恪守「一國兩制」國策,在國防與外交事務之外絕不干涉香港內政,賦予董、曾二人最大的自治氛圍。但由於他們一個是鼠目寸光、智術短淺,另一個則是狼子野心、無心港事,不但把「天仙局」照單全收,更奉港英政府所留下的「自戕程式與病毒」為治港良方,蕭規曹隨。


眼見二人開門揖盜,美、英勢力遂以金錢與復辟權力為誘餌,大量收編那些於轉朝換代中個人特權受損、心懷怨懟的殖民地遺臣為僱傭兵,並通過他們有系統地腐蝕普羅市民的積極價值觀。很快,整個社會便彌漫著一股以民主、自由、溝通、包容、關心、聆聽等悅目詞句為包裝的綏靖歪風。這股歪風不但迷惑了不少成年人的判斷,也戕害了很多年青人的心靈,梁國雄、姚松炎、梁頌恆、游蕙禎等與其支持者就是在這個「自戕階段」中被縱容出來的禍港份子。 


2012年,梁振英成為特首,背負著中央所寄望的撥亂反正重任。美、英勢力不甘坐以待斃,指令手下僱傭兵在最大程度上蠱惑那些被縱容與綏靖歪風毒害了的年青笨蛋來發動「滅梁戰役」。從反國教動亂到播謠抹黑攻擊、從佔中暴亂到立法會流會、從旺角暴動到法庭輕判、從西環動亂到警方手軟,哪一樁不是「種毒」的遺害,哪一件不是「自戕」 的症狀?但就算到了這個時候,除了少數有智慧的市民能夠看出美、英勢力的顛覆陰謀外,所有人仍然迷醉於這股綏靖歪風,繼續養癰為患。 

 

市民的不知不覺變相鼓勵了美、英勢力推動港獨作亂的膽子與禍心。年初以來,港獨份子開始公開地進行分裂國家活動,且越演越烈。面對這些等同叛國的嚴重罪行,有關官員色厲而膽薄,互相推諉,只敢停留在不斷譴責階段,而警隊則有法不執,形同幫兇。結果是,港獨活動不斷蔓延,其團夥在9月一舉拿下立法會數個議席,並在10月鬧出立法會公然宣獨的風波。但很多官員、議員、特首寶座的覬覦者依然無動於衷,掩耳盜鈴,繼續大談對話、和解、包容、小孩子不懂事的廢話。這些人的自私、愚蠢與厚臉皮的程度,舉世罕見。 


眼看香港社會對港獨勾結台、藏、疆三獨一事視而不見,自救乏力,中央實在忍無可忍,唯有在11月祭出人大釋法,並嚴令特區政府必須依法辦事。對於那些一直在濫用包容,故意放縱的官員、機關與居心叵測之輩來說,中央此舉形同掌嘴,氣氛既尷尬又滑稽。  


梁特首見此,以梁、游二人祭旗,發動「滅獨戰役」。當市民的喝采餘聲還在空氣中蕩漾時,中央連消帶打,公布「發還泛民人士回鄉證」政策。這個政策不但可以招撫個別良知未泯的泛民人士,更能進一步分化早已呈現碎片化的泛民集團。中央針對禍首、剿撫並用的做法,明顯是想縮小打擊面,降低釋法對市民心理上的衝擊,用心實在良苦。  


前幾天,特區政府再下一城,二度申請司法覆核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梁國雄等四名港獨議員的就職宣誓。此舉乃是梁特首上任以來的第一佳作,值得一贊。倘若梁特首以後做事也能如此精準明快,那盡滅港獨、中興香港、連任成功當是水到渠成之事。此時此刻,唯望梁特首鼓起剩勇,不把港獨餘孽徹底清除,絕不甘休。  


中央剿撫並用,特首除獨務盡,香港曙光,就在眼前!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曾財安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