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曾財安

2016-12-21


驟然看來,香港特區政府跟港英政府似乎是一脈相傳,主要的改變只是倫敦殖民主換了中央政府、港督改為特首而已。立法局與行政局依然存在,雖然名字分別改為立法會與行政會議。司法機關則照樣分為律政司與三級原審法庭及上訴庭,最大的改變就是終審功能由殖民地時代被倫敦操控改為設在香港。絕大部分政府部門的職權完全被保留下來,九成半以上連名字也不用改。


回歸伊始時,我們都天真地以為特首據此便能把特區管妥、管好、管上軌道。可是,沒有多少人知道,特區政府所繼承的竟然是一套金玉其外,但漏洞百出的所謂西方資本主義制度!而當中最大的敗筆竟然是港英年代支撐政府施政最力的立法局所蛻變出來的立法會。


回歸以來,所謂反對派利用英國政府所設計的制度漏洞在立法會裡落地生根。在美英勢力的錢權操控下,這批人的勢力迅速壯大,在20年間經歷了三代的基因突變,最終成為現在破壞社會、禍害香港的「癌細胞」。眾所周知,病理上的癌細胞原來是本體的細胞,也一直吸取本體所提供的營養,但卻對本體不斷施行惡毒的攻擊與破壞,立法會「癌細胞」的行為也如出一轍。由相對依循政治倫常與規則的民主派裂變為行事粗鄙與宣揚議會暴力的泛民勢力,再惡變為與港獨分裂勢力分進合擊的非建制派,這些「癌細胞」的名字一個比一個動聽,但所產生的「毒性」卻一代比一代厲害。 


這些「癌細胞」在貪婪地享用社會所提供的薪酬與資源的同時,肆意對特區政府的所有施政進行無休止的污蔑攻擊、惡意阻撓乃至公然爆破。就這樣,我們一直賴以繁榮富足的雄厚根基被他們一點一滴地挖空,香港因此不斷沉淪。20年來,這些「癌細胞」在蠶食社會之餘持續地進行分裂、繁殖、漂移、滲透,逐漸擴散到社會的每一個角落。 


這次的立法會宣誓港獨風波與特首選舉委員會選舉結果顯示,香港已經進入「癌病晚期」,「癌細胞」早已從立法會蔓延到全社會,在一些界別更形成了可以獨立運作、能夠癱瘓特區政府主要機能的「癌腫瘤」。梁特首這次突然棄選,就正是「癌細胞」對他家人進行瘋狂攻擊的結果。


對於那些「癌細胞」來說,這次的人大釋法無疑是一次沉重的打擊,但也只不過是針對「港獨癌細胞」的標靶藥,對其他的「癌細胞」作用不大。況且到現在為止,梁特首也只是對六隻「癌細胞」下了藥,成效還有待觀察。與此同時,所有跡象都顯示在這次打擊之外的「癌細胞」正在採取暫停作惡、轉換偽裝的求存策略。可是,改變了外表的癌細胞就不是癌細胞了嗎?以後就不會繁衍作惡了嗎? 

直到現在為止,已經明言會參選特首的人士依次有胡國興、葉劉淑儀,流露出參選意向的包括曾俊華、林鄭月娥;曾鈺成之流則是陰陽怪氣,在旁欲語還休,整個景象就活脫脫是一幅群虎爭食的混亂畫面。但當此打擊分裂份子、扭轉香港危局的關鍵時刻,無論是誰想當特首,都一定要把消滅港獨「癌細胞」放在第一位。這些「癌細胞」一日不除,梁特首在過去四年多焚燒自己、點亮香港而仍然舉步維艱的故事必將在未來重演,這不是拿700多萬香港市民的命運作兒戲嗎?


為了國計民生,前國家主席胡錦濤在臨交棒時甘願背上惡名,拿下薄熙來與其狐群狗黨,又拒絕眷戀軍委主席一位,選擇「裸退」,為習大大掃除貪腐、整頓國政黨風、開啟深化改革開放預留了最多的時間,創造了最穩固的基石,實在是為國家的繼續繁榮富強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勞。但願愛國愛港的梁特首也能以此為楷模,在往後半年抖擻精神,切實地打好滅獨戰役,消滅所有「癌細胞」,莫為自己留下歷史駡名。


一言以蔽之,港獨不盡剿,誰當特首都是菜鳥!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曾財安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