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曾財安

2017年01月21

2017-01-05


林鄭月娥自當上政務官以來,在庫務司、社會福利署、房屋及規劃地政局、香港駐倫敦經濟貿易辦事處、民政事務局、發展局等等性質截然不同的部門歷練多年,經驗全面,效率與成績有目共睹,加上現為政務司司長,很多現有政策實出其手,在特首逐鹿戰上實佔有天時與地利。她做事沉著,施政剛柔並重,四平八穩,民望一直高企,在政壇中似乎沒有死敵,所以在人和方面也有一定的優勢。


葉劉淑儀縱橫官場30多年,遍歷行政署、工商司、工業署等管理職位,執行政務時坐言起行,當機立斷,頗有鬚眉本色。1996年,葉劉因為果斷硬朗的處事風格而被空降到入境處當處長,成為香港歷史上掌管紀律部隊的第一位女性官員。葉劉領導有方,迅即贏得同僚們的忠心追隨,也奠定了她在1998年接替保安局局長的基礎。在保安局局長任上,葉劉處事大度嚴明,受到所有紀律部隊的認同與尊重,擁戴至今未衰,可謂文武全才。 


林鄭與葉劉的經歷各有千秋,真有一時瑜亮之概,但兩人在政治上所運用的謀略與內功心法卻大相徑庭。林鄭外柔內剛,如鴨子扒水,不見掌動,只覺身子前進;葉劉則陽剛迅猛,似駿馬疾跑,四蹄翻動,大踏步絕塵前邁。在今年這一場特首選戰中,究竟是太極拳有效還是金剛指管用,實在決定於中央意欲如何把香港這篇文章寫下去。


2016年11月28日,林鄭在一個論壇上以「香港新願景」為題,提出自己對香港在過去十年的平均經濟增長只得3%多一點,比新加坡同期的6%低感到不甘心,一語道盡了許許多多香港市民的心聲。她特別強調,這是自己的肺腑之言,更可以算是她在2017年退休前對市民發出的臨別贈言,並非參選特首的競選綱領。但是,其演講的內容卻洋洋灑灑地詳列她對香港未來的八大願景,範圍覆蓋開拓經濟、培育青少年、城市發展、均富扶貧乃至中央常常念叨的一國兩制,勿忘初心等等領域,其瞻前顧後、宏偉豐富之處,比歷屆特首的政綱還要高出許多。


林鄭在離任前7個月便已發表如此詳盡的「退休宣言」,不但一反常態,也有此地無銀的味道,唯一的合理推斷便是她早已獲知梁特首將會棄選的內情,兩人也共同擬定了薪火相傳的計劃。但林鄭現居政務司司長的位置,在處理本職與出選上就不得不花一點心思,兩者兼顧,於是便出現了借退休為題,宣傳治港理念這一幕。林鄭此舉更能顯出其並不戀棧權位之心,又可以借題流露香港兒女關切家鄉之情,事、心、情三者兼顧,實在是以退為進、不爭是爭的高策。  


林鄭在梁振英宣布放棄尋求連任後的翌日便立刻主動公佈自己將會重新考慮退休的決定,與「退休宣言」遙相呼應,既一氣呵成,又不會對現政府的威信造成不必要的衝擊,轉承起合於似有若無之間,林鄭的功力越見綿純。所謂有備方能無患,林鄭的丈夫與兒子早已定居北京,一旦當選特首,好像梁特首一家備受惡意攻擊的事情,絕對不會重演。自12月10日流露有意參選的意願後,林鄭旋即繼續埋首工作,近期更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一事穿梭京港兩地,對可能參選一事絕口不提。她選擇幹實事,拼成績,中央看在眼裏,口上不說,心中自有體會。


2003年,葉劉含恨離開政府後前往美國,師從史丹福大學政治社會學者戴蒙得閉關修煉,3年後學有所成。她回港後迅即創立「匯賢智庫」,積聚政治能量。值得一提的是,葉劉在其畢業論文中指出,行政、立法機構的割裂令特區政府無法處理結構性的經濟和社會問題,希望中央及特區政府實事求是,考慮修改「基本法」,重建兩者的連繫,讓香港可以實行議會制。 這個論述驟看切中時弊,但卻似乎忽略了「一國兩制」只是一種過渡手段而不是終極目的這個大原則,也體會不到中央替香港設定現有政治架構時全國一盤棋的深層次考慮。我深信中央的專家們憑這篇論文已對葉劉的施政方向有一個相當清晰的了解。

經過一番民主選舉的洗禮後,葉劉終於在2008年的選舉中取得突破,晉身立法會,重返政壇,一直連任至今。2011年,葉劉主導成立新民黨,明顯是為2012年參選特首鋪路,但最後因為未能獲得足夠的150張提名票而作罷。 同年10月,葉劉獲特首梁振英邀請加入行政會議,成為政壇中唯一擁有政府局長、立法會議員及行政會議成員資歷的政壇人士。去年12月15日,葉劉正式宣布參與角逐2017年特首寶座。

如果大家把葉劉從2003年辭任保安局局長到現在所走過的路勾勒出一幅鳥瞰圖,不難看到她的確是一位意志如鐵、能力極強的人。在這14年中,葉劉讀書、回港、聚眾、參政、當選、組黨,最後問鼎特首,一步一個腳印,充分顯示其深謀遠慮、處處掌握主動權的處事風格。放在任何一個國家,她成為最高領導人的機會非常之高,但實情是,香港只不過是中國的一個省級自治行政區而已。從中央的大一統角度來考慮,地方官員過度掌握主動權不盡是好事,這個道理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中早有明證。

換一個角度看,葉劉什麼事情都鋪排妥當,就只等中央點頭,那是不是有點城下之盟的味道?如果葉劉當了特首,那她能否以「一國為綱,兩制為目」的精神來治理香港?中央早已明言,其心目中的理想特首人選是一位著眼全國利益、體會中央意志、依循「基本法」執政及有管治能力的人。葉劉在這十多年所鋪排的戰略方向會不會是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呢? 

「既生瑜,何生亮」葉劉遇著林鄭,結果如何,不久便有分解!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曾財安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