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曾財安

2017-01-19


香港自1997年回歸以來經歷了3位行政長官,在他們的管治下,香港全方位拾級而下,由一個舉世豔羨的國際大都市及中國第一經濟都會淪為一個普通大城市。反觀一河之隔的深圳市,一個本來依託香港的經濟輻射力誕生及成長的城市,已經在同一時間內「豔壓群芳」,成為中國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的高新科技首都,不但GDP超過香港,市內的南山區人均GDP超過香港,財政收入也已大幅度超過整個台灣。我沒寫錯,是台灣,不是台北。


回歸之初,香港要政策有「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要制度有香港人常常引以為傲的西方資本主義民主制度,在財政上極度充裕,更擁有大批國際視野人材。不幸的是,這些使人羨妒的優勢卻轉眼成為香港的致命傷,使到很多目光短淺的香港人陷入了「大地會理所當然常在自己腳下」的桎梏。一晃20年,當香港人再次放眼四望時,世界原來已經早已大不相同;香港在幾乎是在所有領域都遠遠落後於周邊城市,而僅剩的幾個優勢傳統產業也已是岌岌可危,只能在中央的竭力支持下顫鬥支撐。  


香港特區這些年來的沒落固然有自己不能控制,如內地城市的「超強追趕精神」等外在因素,但主要原因卻是歷屆特首缺謀欠略,完全不懂要「處勢」才能「抱法、用術」這個管治真理。掌政之初,特首的第一要務不只是聚焦大政策,而是內要敲打主要官員,使之成為價值觀相近、盡忠職守的團隊;外除潛伏在暗角、伺機破壞的敵人,讓自己掌握實權而不是頭銜,此謂「處勢」。倘若執政團隊人人自把自為,各懷鬼胎,那特首又可以依賴誰來掃滅奸黨?奸黨不除,無論特首如何努力,其心機與行動不但徒然,奸黨更會把事實扭曲,使之成為攻擊政府的彈藥。香港故宮文化博物分館項目不就是最新、最好的例子? 


特首一旦成功「處勢」,權力集中,那依據法律、規條、政策(抱法)去有效推行政務(用術)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習近平主席這幾年的「處勢、抱法、用術」歷程,既實且華,大可以作為特首的楷模。若然沒有「處勢」便急於求成,董建華與梁振英的遺憾遭遇便是殷鑒,只是在香港歷史上徒添兩名悲劇英雄。去年年底,中央進行人大第五次釋法,其出手的時機、解釋的詳盡、威力的強大,實在不單為了滅絕幾個在幕前吵鬧的港獨小丑份子那麼簡單,而是再賜予特首一把尚方寶劍,促成其儘快「處勢」,然後「抱法、用術」,把治港的頹勢從根基上扭轉過來。


今林鄭月娥已轉戰特首寶座,一旦當選,梁振英政府的政策必將得到延續,但梁振英是不是應該如林鄭月娥所說過的「官在無求膽自大」一樣,放手一搏,在林鄭月娥專心打拼選舉時為她掃清奸黨,助其在未來「處勢」?梁特首應當立即繼續揮舞尚方寶劍,進行司法覆核,決斷地把其餘在宣誓時有港獨言行的立法會泛獨議員拉下來。此其一。


梁特首在過去四年多拼死推行的政策,尤其是在處理土地房屋方面,本質上是對症下藥,正本清源,使社會大眾長遠受益,但卻觸怒了不少以地產商為主的資本家。林鄭月娥擺明車馬會把現屆政府的政策延續下去,自然也不是這些地產商心目中可操控的理想特首人選。梁振英無論是為了神功或者是弟子,都應該把過去四年多所掌握到的人事脈絡一股腦兒告知中央,不應有所保留,幫助中央在應對這次特首選舉的複雜局面時分清敵我,為香港作出最有利的決定。此為二。


梁特首在任命新的財政司司長上已經踏出了正確的第一步,趁勢把陳茂波這個目前最有擔當、表現最佳的局長送上關鍵高位,惟願梁特首也借此一波的人事重組落足眼力,把濫竽充數、心中發黃的潛伏者識別出來,在適當時機剔除,切斷其與奸黨內應外合之危機。此其三。 


在未來的特首選舉前後日子,梁特首應當從國家大視野高度出發,為已是平民的林鄭月娥掠陣,免她受到奸黨的惡意狙擊與加害,意外墮馬。此其四。

四面埋伏,方有機會扭轉頹局!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曾財安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