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曾財安

2017-01-24


年初一旺角暴動轉眼過去了近一年,相信當時的失控與暴力場景不但深深地烙印在很多市民的腦海中,也是很多前線警務人員的心頭隱痛,更是警隊高層揮之不去的夢魘。

 

根據警方公布的最新數字,他們至今一共拘捕了90人,涉及「暴動」、「縱火」、「非法集結」、「襲警」、「拒捕」等等嚴重罪名,總算對社會大眾有多少交代。但在12個月這麼長的時間裏,這些被捕的疑犯當中只有57人,即63%已經或正在被檢控,其餘的33人還在法外逍遙,就算把所有的執法程式與檢控技術考慮計算在內,這速度也忒慢了吧!

 

對於警察來說,「震懾效果」是執法行動要達到的最重要目標之一。如果罪犯在第一時間被依法逮捕及送上法庭,這就會對蠢蠢欲動的潛在罪犯造成一種法律不容被破壞、犯法者立即會受到懲處的震懾力量,形成社會中「邪不能勝正」的正義心理及守法信念。如果沒有這種震懾力量、正義心理與守法信念,僅靠區區四萬警務人員又如何能夠有效地維護700多萬人的秩序?又怎麼去打擊越來越多鋌而走險、伺機犯罪的機會主義份子?很可惜,擁有這種嚴明執法觀念的警隊高層似乎是鳳毛麟角,反而市民呼喚執法嚴明的聲音卻越來越高。眼看邪魔日益猖獗,作為一個退休警務人員,我真替前線同僚擔心。

 

汲取了去年的屈辱教訓,警隊高層今年一早便嚴陣以待。「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絕對是好事,但縱觀警隊向傳媒發放的內容,其重點似乎全部集中在出動的人數與增加的新裝備,對「指揮水準的改善」這個關鍵問題基本上只用「這次的行動會由總區指揮官統領」輕輕帶過。

 

1984年1月13日晚,因為政府大幅度增加的士牌費及首次登記稅而鬧起的的士罷駛引發了數以千計的暴徒在九龍彌敦道一帶對沿街店舖進行洗劫、打砸及縱火,情況一發不可收拾。當時坐鎮現場的是洋人九龍總區指揮官(還未分東西九龍)禤達,階級不可以說不高,但就是他的無能指揮使到零星的搗亂爆發成為全面的暴動。

 

他在暴動小規模發生時已經驚惶失措,總想大事化小以保住自己的烏紗前程,居然著待命的機動部隊把防暴裝備全部留在油麻地警署,只准輕裝出動。沒有裝備的防暴隊如同沒有爪與利齒的老虎一樣,不但亂平不了,還被越來越多臨時加入的暴徒用石塊趕回油麻地警署,整條彌敦道就此失控,官拜助理警務處處長的禤達也嚇破了膽,不知所措。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現場的前線機動部隊指揮官再也不呆等遲遲不到的上級指示,下令隊伍重新佩戴防暴裝備,再戰彌敦道,很快便已挽回已經完全失控的局勢。一路上,隊伍碰到的盡是搶天呼地、淚流滿臉、店舖已被洗劫一空的東主。我當時是機動部隊教官,隨小隊出征,心裏面那種枉為警察、愧對市民的心情至今還是歷歷在目。

 

據報道,由年三十(1月27日) 到年初四(1月31日)的整個新年期間,警隊有關行動單位會出動千多名人員在油尖旺等九龍心臟地帶嚴陣以待,警隊高層亦已加強前線裝備如防毒面具、大小盾牌、胡椒噴霧、催淚煙彈等,而速龍小隊更配備煙霧膠彈與高壓水槍,努力可嘉。不過,去年的暴動顯示,警隊的主要問題不是人員不足、裝備不好,而是高層指揮出了大問題。但願警務處處長及其核心團隊已經徹底吸收了上次的沉痛教訓,在用錢買新裝備,花時間提高前線人員行動效率的同時,也有提升高層警官的決斷膽色與指揮能力。須知道,用兵之道不在多,而是在乎敢與懂調遣。

 

俗語說,兵隨將走,前線人員的現場表現直接反映其指揮官能力的水準,沒有例外。如果他們得不到良好的指揮與調遣,再多的人、再良好的裝備都只會淪為擺設,1984與2016年這兩場相隔32年的暴動便是明證。據報道,警隊已經與食環署做足溝通,警務人員會在食環署同事求救時提供支援。希望這些支援不只是口頭的警告、警告、再警告,也不是以無比的「耐性」耗上十幾小時來「拖垮」暴徒, 更不會是在受到衝擊及襲擊時倉皇應對,然後在一年後還在搜集證據,慢條斯理地嘗試把罪犯暴徒繩之於法!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曾財安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