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黃國恩

2016-11-28


今次117人大釋法的主要內容包括,清晰如果宣誓人拒絕宣誓,會即時喪失就任資格。拒絕宣誓的情況包括宣誓人故意宣讀與法定誓言不同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誠、不莊重的方式宣誓,其所作宣誓將會無效,宣誓人即喪失相應公職的就任資格,例如,個別候任議員在宣誓過程中呼叫與宣誓無關的口號,宣誓人故意以行為、語言、服飾、道具等方式表達違反、褻瀆宣誓程序和儀式,破壞莊嚴的宣誓儀式,或者故意自行改動、歪曲法定誓言或者宣讀與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 甚至出言侮辱國家和民族,嚴重違反基本法,這些行為均不符合宣誓的形式或實質要求,宣誓應為無效,宣誓人亦會即時喪失就任資格,而且明確不得重新宣誓。再者,就職宣誓絕對不是隨隨便便讀完誓詞,宣誓完畢便算,還要在宣誓後實踐宣誓內容,受法律約束,受社會大眾監督。宣誓後宣誓人必須嚴格遵守法定誓言。如宣誓人作虛假宣誓或者在宣誓之後從事違反誓言的行為,將要依法承擔法律責任。


在新的人大釋法下,游蕙禎、梁頌恆宣誓時辱國辱族,以支那形容國家和粗言辱駡國家,褻凟國家及全球華人,粗鄙下流,又在宣誓中公開展示「香港不是中國」的英文橫額,港獨之心昭然若揭,已等同拒絕宣誓,其就任資格應被取消,無得留低。這點在法庭剛出台的關於梁游的議員資格司法覆核官司裁決中得到印證,法官裁定梁游於10月12日宣誓中的言行已表明他倆拒絕宣誓,依法他們當天已被取消了議員資格。法庭此一裁決可謂大快人心。雖然,法庭說有沒有人大釋法,其今次的裁決結果將會是一樣的,但法庭也確認人大釋法內容具約束力,香港法庭必須遵從。


另一個較明顯會被取消資格的是劉小麗,她以龜速宣誓,毫不莊重,亦非真誠,在宣誓前宣讀一些與誓詞不一致的誓言,結尾亦為誓詞加料,更於宣誓翌日在其個人面書上公開說,「宣誓是虛偽的」,「官方誓詞前的那一段活,是更真誠的版本」及解話其龜速宣誓是「彰顯行禮如儀的虛偽」,自爆其宣誓並非真誠。証據確鑿,不能抵賴。已有人入禀司法覆核其宣誓應為無效,如以新出爐的人大釋法標準及梁游司法覆核官司的裁決,劉小麗亦好大機會會被取消議員資格。另外如姚松炎,按人大釋法,他的第一次宣誓是故意為之,也應已被取消資格,立法會主席無權再給予重新宣誓的機會,理論上可提出司法覆核挑戰其議員資格。


關於此次人大釋法的追溯力的問題,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解釋,由於釋法並無重新立法,釋法的效力在相關法例生效時已經存在。換句話說,現在正確的人大釋法效力是自基本法生效時已經存在,只是到現在才解釋清楚其內容而已,這並非重新立法,而只是內容大家理解不清楚而現在澄清所有疑惑。因此,今屆立法會其他反對派議員宣誓時如非莊重真誠作出,曾有古靈精怪的行為或情況出現,例如有人讀誓詞變調,使用道具,呼叫無關口號等,都可被視為不真誠、不莊重而使宣誓無效,現在已有市民申請司法覆核十多名宣誓時擬似「玩嘢」的反對派議員,挑戰他們的議員資格。在審理這些關於議員宣誓是否有效的官司時,法庭是必須要遵從人大現時的解釋作出裁決,同時也要參照高院梁游司法覆核案件的判例。當然誰人的宣誓是否真誠、他/她是否曾在宣誓「玩嘢」,破壞宣誓的莊嚴,這個法庭就要按他們當時個別的言行作出裁決。每個人應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若因此而被取消資格,這是與人無尤,咎由自取。人大今次釋法起到撥亂反正的效果,糾正了過去立法會就職宣誓的亂像,今後,反對派如果要當特區的立法會議員,就應老老實實真誠地依法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黃國恩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