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黃國恩

2016-12-06


游梁荒謬的辱國辱族宣誓風波,帶來了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第104條的釋法,相信在人大釋法以前,香港人對中央與香港的憲制關系,對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力,甚至對基本法都所知有限,認識不深,甚至在某程度上,被反對派政客及律師的刻意誤導,加上主流黃絲傳媒的推波助瀾,對1997年7月1日回歸祖國後的憲制新秩序有所誤解,致使有部分香港人聞人大釋法而色變,認為釋法是內地「干預」香港事務,破壞「一國兩制」,造成不必要及無謂的恐慌。但這一場宣誓風波的發生,卻給香港特區市民上了一堂活生生的憲法課,讓大家有機會更深入、更正確地認識回歸後香港新的憲政秩序和基本法,這是今次宣誓風波和人大釋法的正面作用。


一場宣誓風波,吸引了傳媒鋪天蓋地的報道,人們才驚覺原來我們特區尊貴的立法會就職宣誓是存在這麼大的問題,而且在某些方面,法律上是錯誤的!以往,我們見到某些反對派激進議員(例如:梁國雄、黃毓民之流)在宣誓中荒誕、荒謬的言行竟然獲得立法會主席的接受,其實心裡已經很嘀咕,因為普通常識告訴我們,這樣的宣誓很有問題,應該是無效的,為何立法主席會接受這樣不嚴肅、不莊重的宣誓為有效呢?因為沒有人(包括特區政府)去法院挑戰主席的決定,也就一直不了了之,而泛民反對派議員就覺得在首次立法會就職宣誓時,怎樣「玩嘢」都無所謂,因為主席會給予重新宣誓的機會,而且第二次只要不太過分,讀足誓詞也一定過關,於是,反對派議員首次宣誓越玩越離譜,越玩越荒唐,變為他們表演反中央、反特區、反建制的平台,一直至游梁辱國辱族、甚至「宣獨」的宣誓「大龍鳳」出現,中央終忍無可忍,出手以釋法撥亂反正,終止反對派繼續其荒誕的宣誓鬧劇。


傳媒巨細無遺的報道了整件事件,關於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梁游司法覆核官司及其上訴官司都有詳盡的報道,特別是上訴法院法官正正式式按香港法律作出的裁決,讓市民能客觀理解沒有被反對派刻意誤導的正確法律,有著普及法律教育的作用。上訴庭指出人大釋法已經等同香港法例。法院有權確保立法會和立法會議員根據《基本法》的憲法規定依法行使他們的權力。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對本港法院均有約束力。爭議涉及宣誓是否有效和觸及基本法憲制問題,法庭是唯一而終極的仲裁者,這並非干預立法會事務,立法會也非「私人會所」,涉及基本法憲政問題,法庭有權處理。整件事難得教育香港市民正確認識人大釋法、香港回歸後的憲政新秩序和基本法,並正確理解基本法第104條及《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關於宣誓及拒絕宣誓的法律意義和後果。正正由於人大釋法及法院的裁決,讓市民大眾更清晰了解宣誓的相關法律,引發了除律政司外,很多普通市民入禀法院司法覆核挑戰宣誓有問題人士的「議員」資格;同時,支持釋法及司法覆核D Q問題宣誓議員也變成主流的民意。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黃國恩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