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黃國恩

2017-01-13


泛民法律界近年如何以法律專業的招牌,企圖誤導公眾,損害香港的法治,我們看看以下幾個例子,便可略知一二。

民主黨創黨會員、資深大律師李柱銘評論梁游的辱國辱族宣誓風波時,企圖把大錯的「違法事」化為小錯的「頑皮事」,更口出狂言,把合乎基本法的人大釋法形容為猶如坦克車般,衝擊香港的法治和立法權,誤導香港市民。


公民黨成員,法律界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大律師郭榮鏗在梁游司法覆核官司敗訴後,指高院判詞說法例在釋法前後均含義相同,竟曲解指法例含義既然相同就可證明釋法是「僭建」,說法不合邏輯,簡直是胡說八道。如果郭榮鏗真的認為釋法是僭建的,那他應以此為上訴理由,為梁游上訴,他以大律師及立法會議員身分竟講出如此輕率武斷的說話,實在使人瞠目結舌。


資深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律師涂謹申公然指責特區政府新一輪司法覆核、瀆誓四醜議員資格的官司是「梁振英透過『旁門左道』來否定選民的意志」。明顯就是因為官司對象被告四人都是反對派議員,政府依法提出訴訟有理無理就是政治迫害!在涂律師眼中,政治立場就是一切,與他們的行為是對是錯,有否違法是絕對無關!為此他竟然把他們泛民主派經常使用來爭取他們的所謂「公義」的司法覆核形容為「旁門左道」,這樣的評論出自一位執業多年的律師之口,實在是無話可說。


曾任大律師公會主席的公民黨創黨成員資深大律師李志喜撰文,詳細分析《宣誓及聲明條例》。李志喜認為,《宣誓及聲明條例》中,沒有明文要求宣誓者需要真誠作出宣誓,因此是否真誠是不可用作追究宣誓者是否違反誓言的條件。但是要知道,法例未必要明文列出所有的形式要求,因為許多都只是常理(common sense)而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實,因此,宣誓法例沒有明文規定宣誓要真誠,因為那只是常理常識!李大狀認為法律沒有寫明的東西便不用遵守,因此宣誓也不用真誠,這種歪理,直使大眾嘩然!


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佔中三醜」之一的戴耀廷,提出一個「魔鬼交易」的建議,慫恿反對派選委利用手上的提名票,換取特首參選人承諾撤銷對反對派議員「瀆誓四醜」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及姚松炎的宣誓司法覆核官司。戴耀廷的建議非但損害法治,破壞選舉的廉潔與公正,更涉嫌觸犯「四宗罪」:選舉舞弊、普通法的妨礙司法公正、藐視法庭及串謀罪。全部都是嚴重的罪行。戴耀廷身為法律學者,卻視法律如無物、知法犯法,公然提出如此的「魔鬼交易」建議,嚴重破壞香港的法治,已有人作出相關投訴,律政司及相關部門應嚴肅處理,作出刑事調查,如有足夠證據,必須提出檢控,交由法庭裁決。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在新一屆的法律年度開幕也慨嘆,某些人士完全罔顧證據及法院的判決,批評恰當的刑事檢控,只因他們支持被告的政治立場;同樣地,政府執行基本法下的責任,則被形容為政府漠視民主,就好像「選民的支持可化作無視法定要求的盾牌」,袁司長指出,漠視法律責任及不恰當的政治化批評,與法治是背道而馳的,這情況實屬不幸。


反對派以法律專業的招牌損害法治,加上特區政府給人有法不依,執法不嚴的觀感,香港的法治基石被逐漸侵蝕,致使港獨自決抬頭,且越來越猖獗,國家安全及領土完整備受威脅,若再不撥亂反正,香港只會走上絕路,到時的惡果將會是由全港市民一起承擔!特區政府必須重建特區法治的權威,堅決維護國家安全及領土完整,這也是特區政府應有的責任。香港從來不是一個政治城市,香港的優勢就是經濟和良好的法治,只有注重發展經濟配合國家發展,香港才能走出困局,重回正軌,這才是香港的出路。


新年伊始,雖然可能是椽木求魚,但正如反對派的郭榮鏗最近撰文也說要「時刻聚焦於公眾利益」,聆聽港人聲音,真的希望他們在2017年能拿出一點良心,回頭是岸,重新關注香港的民生發展,莫再繼續做出破壞香港的事情。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黃國恩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