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黃國恩

2017-01-18


「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於立法會宣誓時辱國辱族並乘機播「獨」,引致人大釋法,並被高院裁定就職宣誓無效,取消他們的議員資格。早前他倆提出上訴被上訴庭駁回,之後又向上訴庭申請終審法院上訴許可。但1月16日,上訴庭頒下判詞,拒絕批出許可,但兩人仍死纏爛打,揚言要直接上訴至終審法院。


上訴庭的判詞認為不干預政策不適用於本案,並指只有法庭有權就《基本法》第104條有關宣誓是否符合法律要求作出裁決,立法會主席及監誓人員只是負責宣誓的行政事宜。上訴庭不同意梁游的質疑指今次釋法是修法,指出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法院須依從人大釋法,又指梁游以普通法原則理解釋法是錯誤的,香港法庭不能質疑人大釋法。上訴庭最後判詞不接納梁游的上訴觀點,指出案件如何對公眾有重大利益的理據不足,其申請沒有合理成功的機會。


按香港法律,如上訴庭拒絕批出上訴許可,的確他們有權直接向終院上訴。根據《香港終審法院條例》,梁游必須提出涉及具有重大廣泛的重要法律觀點需要澄清,終院才會受理,但在向上訴庭申請批出終審上訴許可時,相信梁游法律團隊已傾盡他們的智慧提出他們的所謂上訴理據,而上訴庭亦已作充分考慮,才會作出拒絕的決定,因此,除非他們能提出新的有說服力的法律觀點,否則,相信終院批出上訴許可的機會是微乎其微。


即使獲得批准上訴,亦只會流於學術討論,因為他們的理據由始至終完全沒有觸及辯護他們辱國辱族的宣誓事實!無論是人大釋法,抑或是高等法院原訟庭及上訴庭的判詞,都非常清楚指出,兩人的宣誓不可能有效合法,因此,無論如何,他們的議員資格肯定會被取消,兩人已無翻身機會,上訴對挽回他們議員資格根本沒有任何幫助,只是在拖延時間及浪費公幣。


況且,就算上訴許可獲批,也需交付按金160萬,否則就不能開展上訴。現在他們已欠立法會百多萬薪津未還,原訟及上訴庭亦輸掉幾百萬律師費,而上訴眾籌至昨日上訴期限亦只得50多萬,遠遠不夠支付上訴按金,但奇怪的是,他們雖說還未籌足打官司的錢,但仍表示會聘請御用大律師直接到終審法院申請上訴許可,並透露已邀請大律師李志喜加入他們的法律團隊,並已有新的法律觀点可以提出上訴,但又拒绝披露,令人摸不着頭腦。大家只會覺得此兩人的行徑有悖常理,極其荒謬。讓人懷疑其垂死掙扎的終審上訴鬧劇目的只為他們的眾籌提供一個繼續生存的名目,吸金之餘,亦有可能製造機會給最後一刻才出現的不名來歷資金一個漂白的台階!大家不妨買定花生看戲好了。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黃國恩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