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田洪

2016-12-27


台灣新竹光復中學學生,於校慶日扮演戰爭狂人希特拉閱兵,行納粹禮,在校內巡遊,隨即引起寶島內外一片指責之聲。以色列及德國等均予抗議,指此舉不尊重飽歷戰爭苦難的猶太人,為「肆無忌憚」之行為。該校在輿論壓力下,允諾追究事件責任,並加強對學生的有關教育,校長也引咎辭職。

看了這則新聞,不禁喟然長嘆,怎麼台、港都有一些年輕人對人類歷史是如此的無知,竟然做出這些丟人現眼,令人痛心與憤慨的行為!是時候把學生從沉醉於科技電玩及物質享受中喚醒,回到重視歷史學習的正確方向來了,否則類似香港有人為日本侵略者張目;台灣有人為希特拉塗脂抹粉的事件還會重演。

正由於對歷史的無知,台學生還以模仿行納粹禮為「有型」,殊不知此為侵略的象徵;也是失敗的先兆,此中玄機,倒值得回顧細談。

納粹行禮方法是把右手平胸伸直,或微向上舉,就像一把劍直指前方,取劍指前方,一往無前之意,這把意象劍五行屬金,充滿殺氣。而希特拉婑小個子,膚色偏黃,聲音帶沙,料應屬土,正好生旺此劍,所以1941年納粹德軍以閃電式戰術入侵蘇聯時,起初所向披靡,確佔了些便宜,似乎不可一世,但最後還是以慘敗告終。這在現實上是蘇軍以血肉長城,英勇抗敵的成果;冥冥中則是德軍與其難兄難弟日本一樣,邪不勝正,天助蘇軍殲敵。

另一方面,蘇聯位於地球北面屬水,在土生金旺的情況下,旺盛的金轉而生水,蘇聯的水勢便更為澎湃,令希特拉這個土人變成弱土,不但剋不了水而被強水反剋。此亦契合天意,當德軍正在進攻斯大林格勒,勝敗取決於這一役時,剛好為冬季,一夜間突轉入零下40度超寒天氣,漫天風雪,切斷交通,德軍無法運送前線軍需物資,後繼無援,斷了生路,大量士兵餓死凍斃,以致三十餘萬軍員,僅幸存數萬人,蘇軍乘勢反攻,勢如破竹,直搗黃龍,與聯軍攻入柏林,終使德國投降。

後來有一名德軍在日記中寫道:「是天氣打敗了德國。」其實應該是正義與天意戰勝了侵略者!

思路從回憶中回到現在,西九文化區擬設故宮文化博物館,此其時也,教育機構在將中史獨立成科的同時,今後也可多帶學生參觀該館,多管齊下,靈活地讓學生從各方面認識歷史,鑑古知今,打好全面知識基礎,將來才能更好為社會服務。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田洪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