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鄭承隆

2016-10-06


回歸19年,香港還剩餘多少香港元素,香港還是我們的香港嗎?

今天的香港,作為代議事的議員,為了嘩眾取寵,竟然有女性議員在公眾論壇,用極貼地並且粗鄙的方式,表達香港土地問題的嚴重性。其說法是年青人缺乏「扑嘢」空間,是由於需要還學債,而無錢租樓買樓。此外,又有建制派議員為了爭奪立法會主席席位,而要求在建制派內有民主成份的初選,相信連該位議員也忘記,自己當初也是被其他人協調出來的,簡直厚顏無恥。


公職人員被禁言或被離職,為的就是不顧公義的保護顏面,手法低劣。更有為官者可以不理政治倫理,只要能達到目的,什麼也能夠成為交換的條件,背信棄義亦司空見慣。


回歸以來香港實在存在太多的陰暗面,道德蕩然無存,金錢、地位、權力,一切個人「利益」凌駕於群體的福祉,當權者對群眾的意見總是拒於門外。

最近,就以石門的足球訓練中心為例,機構由申請到建成訓練中心用了數年時間,亦動用了八千四百萬元建築費,中心落成一年,不單為區內中小學提供足球訓練場地,亦是香港代表隊訓練場地之一。此外,鮮為人知的是,此中心亦是本港唯一為中學生提供六年合共一萬小時的專業足球訓練機構。政府一邊鼓勵發展職業足球,配合習近平主席倡議在全國開辦足球訓練學校的國情,另一邊卻要搶球場起樓,絕對是「觀奇洋服」。明顯反映出政策局之間毫無協調,地區專員亦無發揮向政策局表達區情的應有功用。


回歸以前街頭巷尾八公與三姑都只會談論炒股買樓。回歸將近20年,全民論政,是覺醒還是沉淪?選舉過後,大家是否真正可以「停一停,諗一諗」讓自己良心重新運作。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鄭承隆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