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鄭承隆

2016-10-13


「政」就是眾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眾人之事,便是「政治」(孫中山)


政治是人類社會中存在的一種非常重要環節,其影響涉及到市民的各種生活及行為。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受不同文化、語言或科技的影響下都會出現不同的變化。 


然而,不同年代出生的香港人,對作為中國人的身份認同有著不同的理解不足為奇。不過,實情是無論你是否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作為一個民選候任議員(未完成宣誓),一個代議士,以不尊重場合的字句及/或語句,去侮辱自己或他人的國家與民族時,他們的行為是否恰當呢?


作為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會候任議員,在立法會議議事廳以粗口去表達個人不滿,此等行為不是一個抗爭的表現,是個人品格的反映。若每個人認為自己出發點正確,為抗爭便可任意踐踏法規,羞辱整個民族,世界將會變成怎樣,是否在實踐「沒有最賤,只有更賤」的大道理。


當今,個別的政治人以嘩眾取寵的手法,去展示政治立場是否再沒有底缐,先以低俗的方式以「扑嘢,都無地方」來形容住房問題,更在立法會議事廳以羞辱性方式去踐踏一個民族,同系人種又形容自己英文差所以以「鴨脷洲口音」的誓言去「練習英文」。


筆者文化水平低,認識的詞彙少,請讀者容許本人以「賤禎」來簡簡單單總結此等人士之人格,希望各位不會認為過份。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鄭承隆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