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和歌山人

2016-06-06


東京的成年人,大抵都知道吉原是個甚麼樣的地方。位於都內台東區的吉原,江戶時代至今,都是地道的色慾之地,日本人稱之為「赤線」地帶,摩登的講法係「性與愛的主題公園」。這些天,吉原的經營者都盼望著2020東京奧運會早點到來。

紅燈區吉原,第一次跟東京奧運會眉來眼去,已經是上世紀1964年的事情。當時政府希望藉1964東京奧運,讓世人看到日本如何從敗戰的廢墟中,重新回到國際舞台上。吉原的老者回憶稱,奧運期間,露天小店同客人塞滿了吉原的街道,各地的性工作者,都蜂擁而來,場面就好似祭會盛事。所謂回憶總是美好的,對於現今了無生氣的吉原,經營者都幻想著2020東京奧運,可以成為景氣的起爆劑,回到未來。

經歷多場大火及戰火摧毁的吉原紅燈區,總能快速地從捧場客的慾火中重生,直至八十年代,日本被捧為〝Japan is No.1〞的年頭,衣食足而後知榮辱,政府推出風俗法,吉原才像被擺上神枱的大桔,讓歲月陰乾。1964東京奧運,吉原紅燈區有二百二十間色情場所,到了今天,只剩下一百五十間,大部分經營一種叫做「土耳其」的泡浴場。當年土耳其駐日本官員,曾經就這個與其國家名字相同的風俗名稱提出抗議。事件當然如浴場的泡影,不了了之,而這個無厘頭的名稱,也就成了一代「經濟戰士」的集體回憶。

政府規定吉原現存的色情場所,不得改建,年老的持牌人過身後,牌照要交回政府,而政府亦不會發出新的牌照,希望一切都隨風而逝。江戶幕府時代,吉原已經係官方認可的風月場所,故有吉原遊廓,以及遊女三千的描述。當中的遊女,據說都要懂得茶道、花道及琴棋,而嫖客亦至少跟遊女見面三次,始可一親香澤云云。

知情者說,吉原的經營者,包括飲食店東主,希望2020東京奧運,為生意帶來廻光返照,也許是一廂情願。原因係政府於九十年代大阪國際花展期間,清洗太平地,將市內的泡泡浴場趕盡殺絕。至於今次東京奧運,政府會否故技重施,不得而知。畢竟,一邊享受浴女的服務,一邊欣賞奧運的聖火,多少有點日本人常說的違和感。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和歌山人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