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和歌山人

2017年01月21

2016-12-19


每逢過時過節,或是喜慶祭祀,都少不了一條鯛魚,日本人心中,鯛魚的地位在眾多魚食之中,地位無可比擬。鯛魚就是我們平日所食的鱲魚。


日諺有云:即使腐爛了,好歹也是條鯛魚。意思謂,高檔的東西,即使是次貨,總還算是名牌。民間對鯛魚的迷戀,到了這種境界,還能說甚麽。日本的鯛魚,主要是赤鯛及黑鯛,即是我們吃的紅鱲及黑鱲。奇怪的是,香港人嗜吃的黄腳鱲,必乎並不入流。如果將紅鱲、黑鱲,以及黃腳鱲,任香港老饕挑選,黄腳鱲想必屬首選。印象中,紅鱲及黑鱲的味道都不及黄腳鱲。當然,各自的烹飪方式不同,也難比較。港式食法是清蒸;日式是燒烤,或者做魚生刺身。


再過幾天,曰本率先告別反斗的猴年,進入雞年。過年的祝祀食物,鯛魚及鏡餅都是主角。鹽燒後的鯛魚,型格生猛,適宜擺上神枱 。


另一神枱之寶鏡餅,就是用糯米做的硬餅,質地像上海年糕。這種糯米餅,據說跟中國年糕一樣,擺到天荒地老,發了霉也不介意,過年後,照食可也。日本民眾都喜歡食黏黏糯糯的糯米製品,最經典的糯米小食,莫過於「团子」,即是素湯丸子,醮上醬油在碳火上串燒,香口煙靭,又可飽肚,不失為實際的街頭小食。故有一句形容人家實際的說法,叫做「鮮花不及团子」,即是話一些重視實際的女士,與其獲送一束鮮花,不如收到一串燒团子,至少有啖食。


年關在即,又看到用大木槌樁糯米餅的情景。當然,在一切有機器代勞的今天,樁糯米餅已變成一種過年儀式而已。

其他和歌山人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