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丁煌

2016-12-30


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計劃於回歸前,正式宣布於《1998年度香港行政長官施政報告》,冀望以該區出發將香港發展成為亞洲文化藝術中心。20年了,今天的西九文化區仍未見藝術、文化、人才和娛樂及消閒設施匯聚景象,而陸續上馬的工程也尚未帶來如期的經濟效益。20年後,傳來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將與故宮博物院合作的消息,將在未來的5年內興建西九文化區的核心文化設施---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長期展出故宮博物院的文物珍藏。消息剛到,批評聲起。


首先,我不同意「在西九建故宫文化博物會不倫不類」的說法。很多人一致認為世界上最美的地方是故宫,而故宫的文物典藏充滿文化藝術的能量和涵養。相信,故宫博物館將成為西九文化區「鎮區之寶」,煥發中國文化神彩,與西方文化相輝映!


再有,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引用條例第601章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 (“西九條例”)第19條質詢政府没有就建造故宫博物館進行公眾諮詢。但是,西九條例第21條3(a)賦予管理局酌情權。西九管理局按權定下建設目標,無口可非。在不損害第21(3)(a)條的原則下,管理局須就關於發展或營運藝術文化設施、相關設施及附屬設施的事宜,及任何其他管理局認為合適的事宜,在該局認為適當的時間,藉該局認為適當的方式,諮詢公眾。陳淑莊言論片面着重於第19条,而忽略第21条的規定。另外,認為不應為「速度」而放棄既有價值。倘若西九在過去20年來形成的內有價值是「拖」的話,這與百年來講求效率的香港價值已背道而馳。


此外,有建築業界人仕質問為何場館設計師的委任没有經過公開招募程序。或許還真應該給予業界公平的機會。


管理學將領導風格分為「獨裁」、「民主」和「放任」三種。自由發揮的放任式領導是創作業的恩物,任由組織中人隨心所欲,發揮最大的創造力。倘若一個國家或地區民眾質素了得,放任式領導或還會有用武之地。但就目前情況而言,在任何一個國家或地區採用放任式領導必然招致混亂。另一厢,民主領導是港人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一般來說,當民眾的教育水平愈高,參與決策的訴求便水漲船高。不錯,在擁有十分充足時間,而相關的任務需要更多不同範疇的專業知識和使用者的意見時,民主領導遠勝獨裁領導。但是,倘若時間有限,所要處理的方案或工作不僅重要,而且複雜又帶有困難時,獨裁式領導將是最佳的選擇。例如︰面對SARS疫症,如果失敗會造成嚴重的後果,獨裁式領導是唯一選擇。「獨裁」、「民主」和「放任」三種風格各有可取之處,在不同的處境下發揮不同作用,產生不同的果效。過去多年,西九文化設施都經過詳細諮詢,才能成功拖近20年。社會上種種出自於政治考量的批評,正正將民主參與的詬病無限放大,忘卻了核心的發展前途,未來的命運。西九工程急嗎?急!敢問香港還有能力再等幾個20年?


台灣著名時事評論家名嘴李敖認為,西方民主制度是一盤散沙,軟弱無力。他說,連美國自己也承認,凡是實行了美式民主的國家,至今未有能夠在經濟方面取得成功的。20世紀初期,德國和日本工業化進展最快,君主專制制度起了重要作用,因爲強大的中央集權體制,把資金集中於重工業。戰後,日本和「四小龍」高速發展。其中,日本由自民黨長期執政,新加坡是李光耀家族掌權,香港是殖民統治,台灣和韓國則是軍人獨裁。李敖大膽地說認為,中國沒有在20世紀後半期實行美式民主,是中國的大幸。如果要阻止中國在21世紀成爲世界首強,最好的方法就是實行歐美式民主制度。


質問聲中,有人直言「你估香港係中南海咩!」從這句話中可以看到,有些港人將香港與內地的關係拉向極端。而那些「豎起港獨的旗幟」的人亦一而在再,再而三地挑戰中央政府的底線,使內地政府對香港處於高度警戒狀態。常識告訴我們,毫無理性地掙扎,只會使縛身之繩越綁裝緊。換言之,不要以為抗爭可以獲取更多自由,事實剛好相反。在一個機構內,一位有能力帶來利潤但不守紀的員工,管理層往往會在可容忍的範圍內加以保護。在一個家庭中,就算是不肖之子,只要不觸碰家庭有可容忍的底線,家人亦給予容忍。我們應將我們的精力放在如何發揮香港得天獨厚的能力而不是搞對抗。


梁振英表示,700萬中外居民和每年來港的2000萬外國旅客將有機會通過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了解中國歷史和中華文化。香港可以進一步促進中外文化理解,擴展中外人民友誼。我們共同期待!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丁煌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