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丁煌

2017年01月23

2017-01-04


自從1948年聯合國大會通過《世界人權宣言》,2016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英國學者羅思義先生向世界宣佈,中國人權成就世界最高。


一直以來,中國人權狀況備受國際關注。為何世界如此關注中國人權問題?早在2014年羅思義先生已撰文說明,他認為如果中國奉行親美政策,那麼中國人權問題便不會被美國批評。而美國及其追隨者攻擊中國人權的真正原因,是擔心「民族復興」會讓中國變得強大。他更直言,美國政府批評中國人權問題並不是意在捍衛「人權」。


何謂人權?人類應該享有的,與生俱來的基本權利,是自由而平等地生存與發展的權利。看,今天仍備受戰火蹂躪的叙利亞人民便没能得到自由而平等的生存權,更別提什麼發展權了。


馬思勞需要階梯理論把人潛藏的需要劃分為五個不同層次,包括生理、安全、社群、自尊以及自我實現的需要。當低層次的需要得到滿足以後,高層次的需要便會取代成為推動行為的主要原因。


生存權屬於較低層次的需要,當社會穩定及經濟發展時,人們吃的權利和安全居住的權利才有機會得到滿足。羅思義先生贊揚中國政府人權成就其中一個重要的理據,是中國在脫貧工程上取得的重大成就。根據國務院新聞辦發表的《中國的減貧行動與人權進步》白皮書,中國是世界上減貧人口最多的國家。自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已有逾七億貧困人口擺脫貧困,農村貧困人口減至去年的5575萬人,貧困發生率下降至5.7%。與此同時,中國積極支持和幫助發展中國家滅貧。自中共建政以來,已向166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近4000億元人民幣的援助。但是,按照世界銀行界定的國際標準,其他國家的(不包括中國)貧困人口數量在過去三十年卻有增無減。與中國給人類帶來的這些真正的福祉相比,世界上根本還沒有哪個國家取得的成就能與之相匹配。


發展權則屬於較高層次的需要,西方社會對中國人權批評針對的是參與政治的權利,包括缺乏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等。2016年3月10日,聯合國及其他12個國家的代表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31次會議上,對中國進一步惡化的人權狀況提出批評,並呼籲中國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律師和其他維權人士。中國政府的回應是「只有13億中國人有權決定中國人權」。


生存權與發展權難以明確地二分。廣大民眾生存權得到滿足的前提是經濟發展,而經濟發展的前提是社會穩定。以政治訴求為主的發展權若得不到有效的控制,大有可能危及社會穩定,繼而影響經濟發展。人權不可能無限制地擴張,應受其他價值制衡。


中國人權起步較晚,最早人權概念可追溯至民國初年,改革開放近三十年來,中國人的生活水準大幅提高,人民也獲得越來越多的人身與言論自由,在旅行、就業、教育、文化、工作與住房選擇方面,中國公民已經擁有了一定的選擇權。我們應明白社會穩定是前提,經濟發展是條件,政治權利是升華,不是靠別人而是靠自己!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丁煌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