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陳恒鑌

2016-11-10


近年,激進人士為求奪取政治眼球,將港獨議題放到螢幕上,並冠以所謂「言論自由」的道德高地上傲視一切,再利用媒體天性幫其造勢,喊得聲嘶力竭。雖然貌似滔滔偉論,但實質對大部分香港人來說,「搞獨立」根本不能接受。然而,激進分子卻利用「獨立自決」的議題,挑起各種各樣矛盾,騎劫港人輿論,使社會出現一種「被港獨」的奇怪現象。今次的人大釋法,不僅是對港獨分子發出嚴厲的批評,更是解脫香港大部分政界人士或市民「被港獨」的困擾。


我曾經翻查過一些有關港獨立場的論述,當中以搏出位的成分居多,就如要求歸附英國、台灣,或與附近城市自組「城邦共同體」等等,均是清一色違反《基本法》的原意及宗旨。猶記得,先前的立法會選舉,有些「本土」人士甚至提出「勇武抗爭無底線」,冀望在香港「搞局」,策動暴力場面。但「寧為玉碎」本身的價值是何在呢?他們又何以見得暴力可以緩解當前的政治局面?對於這些涉世未深的支持者來說,可能未曾深思其立場背後的真正含義,卻憧憬那種流血犧牲、生死考驗,《復仇者聯盟》式以一擋百,拯救世人的「浪漫式英雄語境」。但革命不是拍電影,更不是食花生,「而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行動」。香港,有需要聽任本土派的指揮,過著永不安寧的日子嗎?


當「本土」人士想將社會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之際,中央政府必須果斷出手。不難想像,「本土」每天說的革命、暴動、流血,就是惟恐天下不亂;而人大常委會作出的回應,其實只是撥亂反正,闡明《基本法》的立法原意,重申從政者支持基本法、擁護一國兩制、愛國愛港等保障香港「高度自治」的根本要求。況且,人大釋法本來就是「一國兩制」下的憲制安排,平時皆為「潛龍勿用」,而今次中央經慎重考慮的情況下才作出釋法決議,從不存在所謂破壞法治的動機。若然將「革命流血」和「闡釋法律」加以比較,那誰是假力於人,誰在以理服人,相信大家自有分辨。


話風一轉,泛民的朋友應該感謝人大進行釋法,起碼能將他們從「被港獨」的困局中拯救出來。雖然一如以往,泛民對人大釋法猶如鯊魚嗅到血腥般咬着輿論不放,要指「香港法治已死」,又或「一國兩制已禮崩樂壞」,但槍頭一轉,他們可能已經暗自偷笑。學者葉健民教授曾指出,有些泛民明明是支持港獨,但又沒有勇氣承擔。實際上,我不太同意這個觀點,因為普遍泛民根本就無想過獨立。只是近年「本土」抬頭興起,被其侵蝕票源根基,泛民才被動地對「獨立自決」含糊其詞,以為可以兩邊討好,左右逢源。但久而久之卻消磨了自己的個性及立場,一併「被港獨」同化,變得左右不是人,進退失據。今次中央出手,泛民即能名利雙收,既消滅選舉上的潛在競爭對手,又以衞道之士繼續「做好呢份工」。但我希望,泛民的同事還是盡早與「本土」劃清界線,一來為其護短根本不是你們的工作;二來「獨立自決」的理念,就是在蠶食「一國兩制」的根基,泛民包庇就等於助紂為虐。不過,正如葉教授所言,當今的泛民最缺乏的,正正就是勇氣,一種具有「是其是非其非」承擔的勇氣。


最後,每當提到抗命,港獨者必搬出孫中山先生的事蹟,但我們必須看清楚本質分別。孫先生打從整個民族角度去考慮問題,而非港獨者的狹隘畫地為牢。對於五十年不變的問題,港獨者亦無需大放厥詞,若然香港安定繁榮,即使2047年的期限已到,「一國兩制」的原則相信也能持續下去;但若然久不久就鬧着「港獨」,時不時就催着「自決」,從政者繼續與港獨「有染」,我想中央政府也不能坐視不理。


故此,就在墨漬未乾之際,還望「被港獨」的時代能夠就此結束,讓其黯然離去,勿再回頭。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陳恒鑌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