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陳恒鑌

2017-01-18


地方掌舵人是大部分政治人物從政的最重要目標及政治生涯的終點站,因此無論是國家元首、總統總理、州長省長,抑或行政長官候選人,為了吸引公眾眼球、搏取選民信任也好,心懷鴻鵠之志、決心服務市民也罷,其政綱總是雄心萬丈、包羅萬有。當然,有的會眼高手低,無法兌現;有的則可抱誠守真,言出必行。像美國選民對總統違反選舉承諾早已司空見慣,由尼克遜虛張聲勢,有秘密計劃(Secret Plan)結束越戰;到老布殊言之鑿鑿絕不加稅(Read my lips: no new taxes),最終自打嘴巴;到現在黑天鵝特朗普就其種族歧視主張,未就職,先褪軚的鬧劇。反觀中國執政黨對自己諸如經濟增長、人民人均收入、發展時間表等承諾總能說到做到,足見中國領導人重視信用,對民無信不立的信念。這除考驗政治人物的誠信外,亦是其執政能力、銷售政策能力、協調各界能力的挑戰。梁振英在競選時曾言道:「我不會為爭取任何一張提名票或選票,作出不能實踐的承諾。」隨著梁特宣布不尋求連任,該是埋單找數的時候。是存心走數、力不從心,還是信守承諾,不負市民,1月18日的施政報告無可避免將為梁特的政績一錘定音。回顧過去4年,市民對梁特的各項施政各說各話,亦存在爭議,而我則認為其很大部分的建議值得延續推動。


先說港人最關注的住屋問題,梁特曾承諾確保公屋一般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為3年,儘管特區政府已扭盡六壬,「盲搶地」、頻「插針」,仍然杯水車薪,房屋增長遠趕不上住屋需求,致現時公屋平均輪候時間長達4.5年。私人樓宇的租金及售價屢創新高,逼使市民藏身於板間房、劏房、棺材房等環境惡劣、有損尊嚴的侷促空間。重建屋輕配套的短視策略,令諸如泊車位、公眾街市、文娛及康體設施越見僧多粥少。其實,本港的土地及房屋資源未被充分利用,若政府能善用市區空置物業和臨時用地,及容許工廈發展過渡性房屋,將可有效紓緩房屋供應緊張的情況,壓制瘋狂的租金及樓價升幅,提供合理的居住環境予輪候公共房屋的市民。本人去年亦動議通過了無約束力的議案,促請政府增加社區設施的興建,縱然如此,以建屋為綱的施政值得支持。


在殘疾人士及長者生活方面,梁特於2012年推動「人人暢道通行」計劃,開展興建行人天橋及加裝升降機工程,共計195項工程可望於2018年完成,初步落實無障礙樓宇及通道的通用設計。惜顧此失彼,長者、殘疾人士及街坊翹首以待的上坡地區自動扶梯連接系統和升降機系統只聞樓梯聲,18項建議工程中,有15項已拖足八年,遲遲未有動工。本人近年多次建議政府設立「專款專用」的「上坡改善工程基金」,及就營造方式進行改革,以加快有關項目的審核、建設進度,卻未得到政府應有重視。


另外,我所關心的中醫藥發展,梁特於任內雖成功成立由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領軍的中醫中藥發展委員會。惟就設立中醫醫院的承諾,現屆政府只為市民及業界預留一幅空地,未有確保任何財政資源或時間表落實其興建,難保他朝新任政府上台,會否覬覦此「肥田」,令中醫醫院好夢成空。眼見近日公眾就公營醫療服務加價怨聲載道,政府與保險業界、長期病患者就全民醫保拉鋸多時、泛民對醫療改革各懷鬼胎、人手不足成為醫療服務質素及發展的死結、醫療成本對市民及政府日益沉重,醫療服務早已成為政府施政的燙手山芋。但政府若懂得從源頭著手,投放資源設立中醫中藥發展基金,推動「大健康」概念,從衣食住行、日常生活讓市民「治未病」,降低患病風險、增強患者抵抗力及自癒力、加速病後身體復元等,市民可望享健康長壽,對醫療服務的依賴亦會減少。而中醫院的設立,正是確立中醫藥地位,宣揚中醫養生功效,推廣大健康概念,重要而未見政府下決心的一著。


梁特的施政方針總體有利於民,他亦嘗試盡力回應市民訴求及滿足社會需要;惟由於政治原因,對人不對事的議會,令其政策未能凝聚社會共識,事倍功半;同時由於一屆任期有限,導致某些施政大計有頭無尾;亦有政策在提出時缺乏研究基礎,而在任內無疾而終。「惟古之聖賢建功立業,興利捍患,至於百工小事之事皆有可觀。」梁特在任期內克盡己任,興社會之大利,不論所行影響大小,皆為可敬。梁特在這最後一份施政報告雖不見得能盡數為競選承諾埋單,仍盼望能為更多好事開好頭,讓來屆政府能承傳惠民德政,並將其發揚光大,先急民之所急,再另圖發展。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陳恒鑌文章

其他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