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2018-10-02

立法會醫學界議員陳沛然聯同34名議員發表聯合聲明,支持政府取締民族黨,聲明一出引起業界人士強烈反彈,有人直斥「唔出聲無人話你啞」,陳沛然見勢色不妙,隨即致歉,聲稱自己倉促加名,最後更要「跪低」表示退出聲明。


陳沛然「錯」在那裡,為甚麼要致歉,他沒有信守他當選的承諾保持中立?抑或是認為政府不應取締民族黨,民族黨鼓吹香港獨立,違反基本法,觸碰國家領土完整底線,取締民族黨已經是遲來的春天,支持政府的行動何錯之有,陳沛然致歉,是否代表他支持民族黨、支持港獨,陳沛然在今次事件中「所作所為」引來業界巨大迴響,相信他始料不及,除了醫學界立法會議員身分外,他不能為一件自己認為合理、正義的事件發聲嗎?


陳沛然代表醫學界入立法會,只要為業界爭取最大的利益、維護病人的福祉,稱職不過,相信他沒有考慮或低估了業界的政治立場,本來醫學界與政治沾不上邊,醫生有政治立場只是個人問題,但香港這個政治城市,凡事政治化,只問立場、不問是非,攻擊非我族類,這種情況又何只在醫學界發生,就連宗教圈子亦出現紛爭。


梵蒂岡與中國簽署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教宗期望今次協議能撫平過去的傷痛、帶領中國天主教徒團結。教廷發言人強調,協議的目的不是政治性質,而是牧靈性質。


協議的最大突破,教宗可以參予中國的主教任命,同時認可8名本來由中國自行任命的主教,協議之後,中國已不再有甚麼「地下教會」,「地上」及「地下」教友都是天主的子民,「地下教友」有更大的信仰空間、追求靈性的生活,站在牧靈角度,梵蒂岡是「賺」了。路加福音15章第4節:耶穌基督作出一個比喻,一位牧羊人有100隻羊,走失了一隻,牧羊人放下99隻去尋找失去的羊,找到了歡天喜地回家慶祝。牧靈、牧民是教宗領導天主子民的首要任務,中國「地下教友」在困難的環境下跟隨耶穌,教宗設法將他們帶到坦途,這也是歷任教宗的心願。至於日後牧民機會多的是,中國有14億人口,只要有一成人成為天主教徒,對於教宗來說應該是個「大豐收」,全世界天主教徒都樂見其成,唯獨香港的陳日君反對。


陳日君是曾任香港教區主教,前任教宗本篤十六世在2006年任命陳日君為樞機,樞機是天主教會各級神職人員中僅次於教宗的職位,是教宗的助手及顧問。中梵簽署協議,陳日君硬要將事件政治化,一直以來陳日君視中國共產黨為邪惡軸心,認為梵蒂岡不應該簽署協議。


陳日君在香港教會有一定的地位,相信肯定有他的「信徒」,陳日君的支持者是否接受中梵協議只是牧靈性質,抑或認同陳日君意見,如果反對教宗的決定,他們會否離開教會,脫離天主教,事實上,天主教徒一切應支持教宗。將教會政治化,無異天主教有分裂的危機、甚或將香港演變成反梵蒂岡的基地?


佔中四年過去,香港這個政治城市並沒有因為時間流逝而平靜下來,相反港獨團體一個接一個誕生,提倡港獨聲音此起彼落,大學校園成為學生會宣獨的最有利陣地,每年的開學禮是絶佳的表演時刻,在可見的將來亂局只會變本加厲,教育局知會所有學校校長提防港獨,如果政府不是感到情況嚴重,又何必要求校長小心,佔中搞手戴耀廷、陳建民仍在「授課」,大學校園怎會有寧靜一天。


市民對於香港泛政治化感到厭煩,催促23條立法,只可惜23條仍停留在「審時度勢」階段,港獨有恃無恐,取締民族黨只是一個姿態,根本沒有實際作用,除了「民族黨」還有其他名稱,政府可能要用九牛二虎之力逐個取締,亂象只會愈來愈烈,當千百個「民族黨」出現,政府又如何面對!


平心而論就算23條已經立法,可以收拾現在的局面嗎?完全取決於政府的決心,是否「勇」於檢控,取締一個幾乎沒有會員的「民族黨」花了兩年時間,更遑論出動23條這把尚方寶劍,政府在面對反對派的「分裂」行動完全處於被動,23條只是一個把關手段,加強國民教育、提高香港人的國家、民族意識抗衡港獨,否則簽個名支持取締民族黨,也會招致批判!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