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2017-01-14

(堅訊)去年南海仲裁案的結果鬧得滿城風雨,中國對領土完整態度強硬,並發表《南海白皮書》稱「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不執行」的「四不」立場,民間亦發起「一點都不能少」活動,宣示南海群島主權,並批評仲裁南海問題無法理依據。但南海問題的前世今生,大家又知多少?勵進教育中心特意邀請鄭若驊大律師,以歷史及法理角度講述南海問題。


菲律賓在2013年,單方面向海牙仲裁法庭對南海爭議提出十五項仲裁訴求,務求透過仲裁,判定中國實際控制的南沙群島實為岩礁,間接否定中方在有關海域上的領海及200海里專屬經濟區。


中國領土法理主張有根有據 


鄭若驊指出,若要了解南海爭議,就要了解聯合國在1982年發布《國際海洋法公約》(UNCLOS),其中第298條文至為關鍵,「《公約》中的298條指出,若出現任何有關在海洋劃界,包括歷史性海灣和歷史性所有權的事情,國家可作出一個聲明而不會受到《公約》仲裁庭或者海洋法庭的管轄。」鄭若驊指,條文訂立時有超過160多個國家簽署,但當時中國尚未參與,直至2006年中國簽訂《公約》十年後才對298條作出保留。 


若要介定將某個島嶼視為自己領土,國際一貫做法為「發現」或「先佔」兩點原則,包括該土地是否有國人居住及行使國家管轄權。鄭若驊指出,南沙群島早在公元二世紀的東漢時期已有中國文獻記載,往後多個朝代亦有記錄。「清末至二戰時期,這段時期中國國力很弱,周邊島嶼先被列強,後被日本佔領,二戰結束後,包括《波茨坦公告》及《舊金山條約》均清楚訂明,南沙所有島嶼的主權都歸還中國,這是十分清晰。」


仲裁法庭無權仲裁南海問題


鄭若驊質疑海牙仲裁庭在考慮菲律賓的仲裁申請時,明顯清楚中國與菲律賓在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互相重覆出現爭議,這必然涉及海洋劃界問題,而非仲裁庭所指僅為決定海洋地脈(Maritime feature),判定是島抑或是礁的單純決定。「仲裁庭在2015年10月時曾經作出一個裁決,指仲裁庭有權對是島是礁問題有管轄權,但對中國『九段線』主張則未有結論,證明仲裁庭無權判定爭議,當中亦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但仲裁法庭在裁決上卻將海洋劃界,即仲裁法庭不能決定的事一併處理。」根據公約第298條,只要問題是「涉及到」或「有關係」海洋劃界的事情時,任何強制性的法庭或仲裁庭都無權處理。鄭若驊認為,仲裁庭自身不能以不會理會兩國邊界及主權問題為理由而作出任何裁決。


九條線本無事 石油惹塵埃


仲裁庭在南海仲裁案判決時「超裁」,直接否定中方60年來以南海「九條線」以此作為主張南海各項權益的邊界依據。此線要追溯至1947年由當時的中華民國提出「十一段線」,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後再變成現在的「九段線」。鄭若驊指中方多年來向聯合國遞交了很清晰的文件,強調中國「九段線」的海域上擁有歷史性的所有權和行使管轄權,60年來一直相安無事,但為何過了60年後才出現紛爭?  鄭若驊指大約在70年代,聯合國在南海水域勘察時發現或有深海油田及其他資源,消息一出即惹來周邊多個國家在島嶼上採油及填造人工島,但當時中國還未參與,故提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主張。直至2002年,因應南海爭議,東盟各國簽訂《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期望通過友好磋商和談判,並以和平方式解決領土和管轄權爭議。「一直以來,東盟國家樂於先磋商談判,而非一有問題就訴諸法庭,中國和菲律賓,大家都是抱著同一個態度去處理,但海牙仲裁庭卻擅自認為自己擁有管轄權的仲裁權力,進而裁決中國主張的『九段線』無效。」仲裁庭的「超裁」,變相指中方在九段線內享用的歷史性權利上,並無法律基礎。



摒除仲裁結果 各方回歸理性討論


雖然仲裁的結果中方表明「不接受、不承認」 ,但往後會否成為各國佔領南沙各島的法理依據?鄭若驊認為不應單純以仲裁法庭的結果而作出判斷,領土討論的同時亦要關注受影響海域漁民的生計,中國與菲律賓應以東盟成員友好談判的原則下繼續協商,「未來的發展應根據2002年東盟和中國的行為宣言,亦符合自1995年以來,雙方認同要通過協商去解決事情的立場,繼續通過協商繼續解決事情,所以爭議並不一定會因為仲裁事件而結束。」



足本版本請按以下連結觀看 
https://endeavour.org.hk/index.php/top/china-development/seminar/seminar-video-2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