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料

2018-09-28

中文大學本月初舉行本科生入學典禮。
多間大學學生會選舉投票率偏低,圖中為中大。
中大學生會在校園文化廣場懸掛橫額,要求與新任校長段崇智公開會面。
中大校長段崇智。
教聯會副主席王惠成(中)指,絕大部分大學生不想學生會搞政治。
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倬僖(圖)曾為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助選。
教育大學學生會臨時委員會會長張鑫在開學禮上,公然提及港獨。
港大學生會本面臨斷莊,黃程鋒領導的內閣「星衍」在補選時參選。
港大學生會會長黃程鋒在開學禮致辭上,鼓勵大學生應有「造反」的勇氣。

政府引用《社團條例》考慮禁止鼓吹港獨的香港民族黨運作,但這股「港獨風」卻在大學校園蔓延,多間大學學生會會長竟借本月初的開學禮平台發表「播獨」等偏激言論,甚至「鼓勵」新生要有勇氣「造反」。其實各大學學生會選舉的投票率偏低,當選內閣的得票比率更不足一成半,部分學生會更因無人參選而出現「斷莊」,認受性成疑。有教育界人士認為,近年參選學生會內閣愈趨政治化及激進,而絕大部分大學生不想被捲入政治鬥爭中,唯有採取「唔參與、唔投票」方式表達「學生會不代表我」的態度。

 

文:本刊記者       圖:互聯網

 

新學年開始,各大學陸續舉行開學禮,但有代表學生的學生會會長卻在台上宣揚「港獨、自主」。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黃程鋒致辭時發表極為偏激的言論,指香港未來岌岌可危,大學生應要塑造社會,而不是被社會塑造,應該有「造反」的勇氣,更形容雙學三子之一的周永康、佔中期間的港大學生會會長梁麗幗、在旺角暴動案中罪成被判入獄的梁天琦為「英雄」等。

 

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倬僖則在開學禮發言指,現時香港政制崩壞,主權受到相鄰「國家」威脅,寄語大學生要謹記自己的身份,拒絕習慣不公,直接以行動對抗荒誕。區倬僖的發言,對港獨的態度明確不過。

 

教育大學學生會臨時委員會會長張鑫更在開學禮公然提及港獨,他在致辭時要新生「勇武抗爭」,更稱:「惟有喺中國以外成立一個脫離中國、有主權嘅國家,亦即係『香港獨立』,先能夠建立一個真正以香港人嘅利益為依歸嘅地方」。

 

每間大學的學生會,理應是為學生服務,學生會會長更應是全校學生的代表,但觀乎近年的大學學生會選舉,投票率極低,甚至更出現無人參選而「斷莊」的出缺情況。香港大學學生會自2014年佔領行動後,投票率不斷下跌,由15/16年度的39%,跌至上年度的20.65%。今年一月舉行新一屆學生會選舉,更一度出現「斷莊」,幹事會14個職位均無人參選。至4月舉行補選時,只有唯一一個內閣「星衍」參選,根據補選結果顯示,該年度基本會員有16,539人,投票人數有2,782人,投票率為16.82%,但贊成會長黃程鋒的內閣當選票數為2,548,佔整體學生人數僅15.4%。

 

四間大學出現真空

今屆中文大學學生會亦只有一個內閣「凌霜」參選,選舉結果顯示,最低法定票數為基本會員六分一,即2,953張,推算該年度基本會員人數為17,718人,「凌霜」只獲2,405張信任票當選,即支持率僅13.6%。而浸會大學雖有唯一一個內閣「漣翊」參選,但因投票率只有9.36%,未達基本會員人數10%的法定門檻而「斷莊」。

 

香港科技大學、香港教育大學、香港嶺南大學及香港樹仁大學今屆學生會因則無內閣參選,導致出缺,部分透過組成臨時委員會,維持學生會基本運作。

 

近年部分大學學生會運動變得激進,從會長背景中有跡可尋,不少更以本土派自居。現任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倬僖,就讀中學時曾於2016年新界東立法會補選及換屆選舉,分別是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及青年新政梁頌恆的助選團成員,他領導的學生會內閣「凌霜」以本土派自居,主張香港透過公投自決2047年命運,建構大學生的港人身份認同。港大學生會會長黃程鋒,本身為法學士二年級學生,他承認曾修讀佔中三子之一的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任教的課堂,而以他為首的學生會內閣「星衍」亦自稱理念貼近本土派。

 

大學學生會選舉投票率低,或多或少與學生會愈趨政治化,令學生反感有關。教育工作者聯會副會長王惠成表示,「現時好多參選學生會嘅內閣都好激進,對其他同學嘅意見充耳不聞,啲同學唔想同佢哋有正面衝突或對抗,就唯有採取唔參與、唔投票呢種方式,去表達對學生會嘅漠視同不認同嘅態度。」

 

王惠成又指,自佔領行動後,有學生會宣揚港獨等事件,令很多大學生認為學生會變得政治化,並非為同學謀福利,「變成利用大學資源去透過學生會搞政治、搞對抗」,建議大學管理層在不干預學生會選舉制度下,檢視參選內閣政綱所表達的理念,從而糾正這股風氣。

 

建議取消學生代表致辭

港大校友兼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批評,學生會會長不應搶佔開學禮平台大放厥詞。他認為,連續兩年均有學生會會長在開學禮發表「港獨」相關言論,建議大學管理層應研究是否要取消學生會上台致辭這個環節。

 

何漢權又認為,近年大學學生會愈趨政治化,再無人願意參與,「好多大學生睇到過去幾年愈搞愈亂,因此望而卻步,仲點敢上莊?做學生會服務由為快樂之本,變成為政治鬥爭之本」。他認為,「港獨」是無情、無理、無法,是屬於危言聳聽、不負責任的言行,「唔能夠畀呢啲言論咁放縱,最終唯有用立法去處理,廿三條立法係避唔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