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料

2018-09-27

爆疫源頭的獅子山公園已關閉一個月。
在獅子山公園對出的涼亭休息的晨運客,稱從未採取任何防蚊措施。
長洲天主教聖心學校8月底舉行新生入學家長會,家長均為子女噴蚊怕水、貼蚊貼防蚊。
食環署上月底派員到長洲大滅蚊。
食環署人員在坑渠噴蚊油。
長洲居民盧先生:「可能我已經有抗體,唔怕。」
長洲有不少閒置土地,內裏雜草叢生,成為蚊患源頭。
長洲區議員鄺官穩指,島上甚少有居民投訴蚊患問題。
長洲學生滿腳被蚊叮咬痕跡。
晨運客杜太認為,當局趕走獅子山公園附近的馬騮會更好。
年屆70的晨運伯伯(右)數十年從未採取防蚊措施:「我日日被蚊針都無事。」
馬仔坑食水配水庫有條小溪澗,有附近居民用溪水洗衫、洗頭。

「我日日被蚊針都無事」、「我本身唔惹蚊,唔怕」、「我係原居民,可能我已經有抗體」。本地登革熱大爆發,但位於兩大爆疫源頭獅子山公園及長洲,不少居民在零防蚊措施下,如常到公園附近晨運或出入,完全無懼「毒蚊」肆虐,反映不少人對登革熱的感染風險欠缺認識,掉以輕心。

文:陳明  圖:譚建章


政府8月17日起關閉登革熱爆發源頭之一的獅子山公園,附近一班街坊晨運客便轉移陣地,在公園毗鄰黃大仙翠竹花園入口外,一條通往馬仔坑食水配水庫的小路上,繼續每日晨運。

該處極近獅子山公園,小路兩旁有不少大樹,亦有一條小溪澗。


獅子山公園晨運客膽博膽

年屆70、拒絕透露姓名的伯伯,身穿背心短褲由小路入口來回慢跑至配水庫閘口7個圈,「我喺度跑咗差唔多30年,我住翠竹花園,搬入嚟我已經跑喇」,記者問他有沒有做防蚊措施、是否不怕蚊,他答:「無,乜都無,幾廿年嚟都無,我日日被蚊針都無事。」他又批評政府關閉公園是閉門造車:「搞到生人勿近,咪無蚊患囉。」伯伯指,平時每朝會到公園跑圈10多里,風雨不改,但因為公園被封,轉而在配水庫小路跑:「呢個最有益,我幫政府慳咗唔少錢呀,嗰啲醫療費呀,你知唔知?起碼我唔會霸住啲床位。」

在小路旁做伸展運動的杜太指,之前每日7時許到公園內的球場做運動:「封咗咪喺附近配水庫行囉,(唔怕有蚊?)無乜怕唔怕,不嬲都多,啲蚊會飛㗎嘛,周圍都有蚊,其實佢哋趕咁啲馬騮就仲好,咁多馬騮,幾百隻都有呀,好壯觀架,嚇到你死呀。」她亦知第二次感染登革熱的嚴重性:「會死人囉,我都無乜防蚊,其實我唔係好惹蚊,所以我都唔係好驚。」

當中亦有晨運客知悉登革熱的傳播途徑及嚴重性,但仍無阻他們做運動。有晨運婆婆說:「唔怕嘅,實有蚊咬,不過佢係要白紋伊蚊咬你先得,其實好少撞到,除非咁唔好彩啦,咁就無得講。」


長洲閒置土地惹蚊患

至於另一疫點長洲,居民居亦未見有特別防蚊措施,有長者在門外撥扇乘涼,門窗大開,部分家住地下單位的住戶,均栽種不少盆栽,小朋友出入亦只穿背心短褲,完全視「毒蚊」如無物。

居於長洲山邊路達苑地下單位的盧先生,距離爆出感染個案的花屏路及龍仔村路極近,但他仍一身短衫短褲打扮:「我一出世就住長洲喇,唔怕,可能我自己已經有抗體,唔驚,屋企都無乜特別防蚊,一直都只係裝咗蚊網,咪密啲清門外花盆啲積水囉。」他又指,食環署有事才到長洲滅蚊,平時並不常見,故不少居民對蚊隻是習以為常,「都好嘅,咪搞下啲衞生囉。」

長洲區議員鄺官穩表示,甚少有居民投訴蚊患問題,即使在爆發登革熱後,亦未收到居民反映意見,他說長洲有不少閒置政府或私人土地,荒廢或欠缺管理,令雜草叢生:「入面有好多垃圾,膠樽呀、罐頭呀、汽水罐呀甚至小型家庭電器,都喺草叢入面,影響衞生,亦好可能係蚊患源頭。」他指,這類閒置土地尤其是私人土地不少與民居只相隔兩至三米,認為政府應加強處理。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