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料

2018-09-25

新加坡的城市規劃,為下一代設想。
.榜鵝區的大型商場「水濱坊」,是榜鵝首個綜合海濱住宅和零售發展項目。
「水濱坊」擁有全新加坡第一個地下戲院,播放IMAX電影。﹙互聯網﹚
2011年啟用的榜鵝水道公園座落新發展區,設計得到多項國際建築大奬。
邱瑞榮則認為,是特區政府沒有膽量向地產商和地主「討地」。
曾蔭權。﹙互聯網﹚
林鄭月娥房屋指政策被指朝令夕改。﹙互聯網﹚
這是新加坡歷年填海發展圖,粉紅色為立國至今的填海、紅色為到2030年的填海予想。
冼日明指曾蔭權是香港房屋政策的罪人。



房屋政策:遠見、決心、勇氣

新加坡完美演繹

驕人成就


新加坡立國之初,面對土地不足,人口擠迫。但政府總是能迎難而上,透過填海擴大面積,配合有遠見、大刀濶斧和長遠的政策,加上無比決心,改寫國家的命運。但是香港這些年來則嚴重滯後,自從東涌之後,15年無新市鎮規劃,難怪公營房屋短缺嚴重,樓價升天至怨聲載道。

學者力數歷任特首失敗的房屋政策,無建樹、無決心兼無遠見,認為如果特區政府要改變當前局面,銳意增加土地供應,必然會挑戰大地產商的利益,「但總要有人做黑臉」 。

文:李向榮         圖:譚建章


今時今日的新加坡是如何建成的﹖記者的旅程,由新加坡城市規劃展覽館開始。這個位於市區重建局大樓內的展覽館,雖然正在翻新中,但記者仍可看到兩個巨型的新加坡模型,一個是全國的建築物模型,一個是市中心的建築物模型。

記者留意到一個新發展區,看來甚有瞄頭,一個小小的新市鎮,竟然會有IMAX電影院,又有填海用地,又有自然生態公園。那裏的人口增長非常迅速,由2011年的2.3萬人,至去年已經住了14.6萬人。這個新發展區叫榜鵝區。


不似悲情的天水圍    榜鵝是星洲「新天地」

榜鵝和香港的天水圍十分相似,天水圍的對面是深圳,而搒鵝的對岸則是馬來西亞,位處新加坡邊境。不同的是,天水圍被視為「悲情城市」,公共設施嚴重不足,榜鵝則是新加坡人的新天地,更發展出地區旅遊。

記者發現,榜鵝的地鐵站附近的大型商場「水濱坊」﹙Waterway Point﹚,是榜鵝首個綜合海濱住宅和零售發展項目,於2016年1月18號正式營業,是一個中高消費的商場,擁有全新加坡第一個地下戲院,播放IMAX電影。


人工水道變公園   屢獲建築殊榮

除了商場,榜鵝水道公園也是近年的旅遊景點。有別於香港濕地公園,榜鵝水道公園是興建人工水道而成的公園,於2011年開放。人工水道全長4.2公里,由東面的實龍崗蓄水池,流經榜鵝市鎮到西邊的榜鵝蓄水池。這條耗資2.25億新元建造的水道,更得到多項國際建築大獎。

隨着香港東涌在2003年開始發展,香港再無新市鎮,反觀新加坡則沒有停下腳步,榜鵝是在2010年代才開始興建,最新一個市鎮登加新鎮(Tengah)更是該國首個「森林市鎮」,是一個無車市鎮,當地首批1,500間組屋將於11月出售。


土地從何來  填海講決心

為了發展,新加坡這麼多年來不斷填海、填海、再填海。房屋政策似乎和土地供應密不可分,沒有土地的話,所有的建屋計劃都只會停留在空中樓閣。

1965年立國之初,新加坡便開始大刀闊斧填海,令土地面積由580平方公里,至現在已增加100多平方公里至721平方公里,比原先多出23%。政府期望,至2030年,新加坡土地面積可增至約777平方公里。

「不錯,我們是靠填海得到土地。」一位在新加坡市區重建局任職項目經理的城市規劃師,向記者介紹新加坡的城市規劃。規劃師向記者表示,因為在政府工作,故不便實名發表意見,但卻向記者說明政府為甚麼可以大肆填海。


「值得做就要做到盡」

「新加坡人的想法大膽,只要認為值得的,都會認真去做。」他舉例說,享負盛名的濱海灣花園﹙Gardens by the Bay﹚是填海而成,填海看似不環保,但新加坡卻用填海地創造保育空間。「這或多或少是顯示了我們新加坡精神,局面是創造出來的。」

他表示,香港本身也有很好的城市規劃,但要增加土地、要填海,便要夠大膽﹕「就算要在港島南區填海,有甚麼問題,Why not?只要有需要的,政府便應切實執行。」他認為,新加坡房屋政策成功之處,是有遠見、大刀濶斧和長遠的建屋政策﹕「如果一個房屋政策要30年才會有效果,那就讓它展開吧,不展開的話,房屋問題30年後肯定不會解決。」


歷任特首無建樹、無決心、無遠見

「香港各任特首的房屋政策,曾蔭權是大罪人,梁振英誤導了很多人,林鄭就朝令夕改。」中文大學商學院客席教授冼日明,道出香港房屋政策多年滯後的原因。冼說,曾蔭權上場時,面對的是飽受金融衝擊的香港,當時為了救市,停建居屋,減少房屋供應。「結果呢,香港十多年再沒有新填海計劃,令現在的土地供應面臨很大的挑戰。」

至於梁振英,冼日明說他表面上增加房屋的決心很大,稱房屋政策是「重中之重」,又指要見縫插針。「他的姿態其實是為樓市帶來不穩定因素,很多人以為政府出手樓市到頂,於是賣出物業。」結果見縫插針變成「盲搶地」,新增的土地十分少,樓價於是繼續升天,落了車的前業主,「上返車」無期,而年輕一代距離買樓上車,又後退了一大步。


林鄭短視亂出招  

「林鄭係有努力過,但請她要做便要幹大事,做事也不能無決心,決斷力。」冼舉例說,林鄭月娥本來搞「土地大辯論」,突然間又要土地供應小組由原本的12月,提早在10月提交報告;一時又推出娥6招房屋新政策,將市建局項目,撥作成為首個「港人首置上車盤」項目,令市建局無從應對。

「當日市建局收購土地,係為了興建某個特定級數的地產項目,林鄭將它改了,市建局日後如何定收購方針﹖佢係靠長官意志,朝令夕改,只想着即時反應應對樓市,但實際上沒有長期策略。」冼日明認為,政府必須要清晰、長遠的規劃,否則只會一事無成。


「總要有人做黑臉」

新加坡管理大學地產金融與投資客席講師邱瑞榮則認為,香港即使不用填海,其實也還有很多土地可以使用,比如新界的農地和棕地,只是特區政府沒有膽量向地產商和地主討地。

他又指,如果特區政府銳意增加土地供應,必然會挑戰大地產商的利益,成功與否是關乎決心和勇氣﹕「但我們真的要認真為下一代、下下一代着想,總要有人做黑臉,將土地發展。」邱瑞榮說。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

Kinliunew AD 728 x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