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料

2018-10-01

經過漫長暑假,莘莘學子本月開學,有調查顯示,每2名中學生1人抑鬱,近三成受訪學生更曾萌生自殺念頭。去年19歲以下青少年自殺死亡人數高達36人,有人留下寫有「 自己做得唔好」的遺書後,從住所大廈天台墮樓身亡,情況令人擔憂。今年中學文憑試7科5**女狀元陳曉汶中五時因學業壓力爆煲患上抑鬱症,她不止一次企上天台尋死,幸得班主任如天使般的耐心聆聽和指導,令她重新出發。她已入讀港大醫科,希望他日鑽研神經外科,拯救病人。


文:郭延桐       圖:陳家榮


今年18歲的陳曉汶是將軍澳官立中學的首位狀元。常流露出青澀笑容的曉汶,看上去很樂觀自信,其實她有着不為人道的過去:「在我患病(抑鬱症)最嚴重的時候,我爬上了學校的天台,如果十分是最想死的話,我當時都有七、八分,我是想跳落去。」


曉汶是一個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特別是對於學業。在她中三的時候,課程越來越深,她的壓力和負面情緒慢慢開始萌生:「我覺得讀書令我好大壓力,當時我的中文成績一直不太好,都是合格邊緣,我只能強迫自己讀書,可是看到全版的中文字,我哭了出來,把書大力扔到地上。」更有一次數學卷考了八十幾分,她把試卷直接撕爛了,當時似乎有一把魔鬼般的聲音在耳邊說:「點解咁蠢㗎你,你中三的數學都讀到咁,咁你中四中五中六點算。」


過半中學生抑鬱徵狀

升讀中五的時候,曉汶的負面情緒越來越大,開始自殘,嚴重時甚至有生命危險。剛開始的時候是一星期兩至三次的自殘:「我會用雕刻印章的刀子,尋找動脈,然後割自己的手腕和大髀,我見到流血會好開心,因為我很想傷害無用的自己。」最嚴重的時候,曉汶爬上了學校七層高的天台:「我當時爬上天台爬了十分鐘,到達天台欄杆後,企了十幾分鐘,我本身畏高,但我不怕死,有一個魔鬼叫我跳落去⋯⋯我只要行前一步,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浸信會愛羣社區服務處進行「中學生抑鬱焦慮狀況調查2017」發現,有高達53%的受訪中學生呈抑鬱徵狀,創6年來新高,相當於每2名受訪學生中,便有1人受抑鬱困擾。在抑鬱徵狀方面,有59.1%受訪學生表示,有「我有些時候感到悲傷」的徵狀,其次則是「我有時覺得自己無法作決定或注意力不集中」,佔45.6%。


另外,有25.2%受訪學生亦出現高焦慮狀況,當中以高中生呈高焦慮徵狀的比例較高,中四至中五的數字分別為29%、28.7%和27.1%,比中一至中三的18%、23.9%和22.9%高。機構指,自殺念頭是抑鬱徵狀之一,調查發現,24.6%曾想過或實際上試過自殺。


幸好曉汶當時似乎聽到一把天使般的聲音,告訴她既然你可以什麼都不要,那還有什麼輸不起呢:「學業只是人生的一部分,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只有好好活下去才能找到人生的價值。」那聲音,曉汶確定是班主任黃玉瑤的,她表示,黃老師是她的救命恩人。


「聆聽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曉汶形容:「班主任是我最大的聆聽者,是我的天使,她很明白我的想法,也會站在我的處境去幫我考慮,如何改變思維去解決問題,也會給我安慰,讓我的心舒服一點。」在天台站着的時候,她想到班主任平時說的話,最後選擇活下來。


甚麼都做錯討厭自己

在平常人看來,抑鬱症病患者往往被標籤為精神病患者,覺得她會是一個行動失常,會平白無故躲在角落哭,全天鬱鬱不歡,甚至完全不懂得和人相處的人。在曉汶看來,抑鬱只是情緒低落到極點的事,不應被外界標籤成一個外星人,更不應該自己標籤自己為不正常的人。


其實有時候很多壓力來自於他人的眼光:「我好驚人地會唔鍾意我,我好驚人地覺得我有病,我好驚人地唔肯同我玩,我好驚成績考得唔好,我好驚爸媽擔心我的病,我好驚被人背叛,好驚有人話我死讀書。」曉汶形容,患抑鬱症的時候,通常都是覺得自己毫無價值,覺得自己做甚麼都是錯的,很想傷害自己,很討厭自己,就像討厭一個你的敵人一樣。


曉汶說:「未來做醫生,一定會經歷病人死亡的事,抑鬱症復發是絕對有機會的,我覺得需要學識自己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找一個寧靜的地方,找一個自己覺得舒服的方式坐下來,停下腳步,給自己時間呼吸。」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