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料

2018年11月19

2018-11-02

曾聲言打擊村屋僭建的林鄭月娥﹙左﹚,親自頒授大紫荊勳章多寓所有僭建的張學明。
張學明領取大紫荊,家人出席支持。
張學明和兒子張以嵐寓所指多處僭建。
Google街景服務顯示,2009年寓以嵐寓所在官地興建圍牆。﹙互聯網﹚
Google街景服務顯示,2011年寓以嵐寓所在官地興建圍牆完工,地政處在2012年才批出土地臨時租約。﹙互聯網﹚
地政處曾向張氏發警告信要求清拆僭建。
張學明﹙前排左4﹚位居新界社團聯會會長,就職禮坐在時任特首梁振英﹙左5﹚身旁合照。
張學明寓所由地下至天台都被指有僭建。
大埔林村坪朗村的林錦公路上,矗立了一個巨型花牌,祝賀張學明獲頒大紫荊勳章。

 一枚勳章,代表了對社會的重大貢獻,更可成為大眾的典範模階。2018授勳典禮在禮賓府舉行,芸芸「得奬者」中,前行政會議成員張學明,獲得最高榮譽的「大紫荊勳章」。

不過,在張學明接過勳章之際,身上仍揹着一筆舊債﹕身為新界鄉議局副主席的張學明太平紳士,父子在大埔林村的兩間「大宅」共有6項僭建問題,由2009年首被揭發至今近9年,仍然原封不動。張學明背負着僭建之名,領取大紫荊,最諷刺的是頒奬人竟是當年大力打擊丁屋僭建的特首林鄭月娥。


文:李向榮     圖:翁志偉、譚建章


大埔林村坪朗村的林錦公路上,矗立了一個巨型花牌,上面寫着「熱烈祝賀林村鄉公所會長張學明太平坤士榮獲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頒授大紫荊勳章」,可見林村各界對張學明獲得政府以最高榮譽嘉許,十分興奮。可是在大花牌背後,是兩個僭建物業,而物業的主人,則是花牌恭賀的對象——張學明父子。


「張學明長期參與公職及社區服務,過往擔任行會成員及立法會議員期間,積極支持政府施政,出謀獻策,特別在有關新界和鄉郊發展的政策決策過程中,貢獻尤為顯著。」這是特區政府向張學明「頒獎」的原因,可是政府似乎看不到他在長期服務香港的同時,其物業也是長期僭建不改的事實。


兩幢寓所9幅土地   業權分散

記者翻查地政總署資料,發現張學明父子的兩幢寓所,位於大埔林村坪朗,佔地約11,000平方呎,由9幅相連土地組成,按門牌編號分別為68C、68D﹙2丁屋相連合一﹚及66A。其中張學明報稱的自住物業為66A,分別由兩幅土地組成,擁有者為張學明本人。


至於張學明報稱由其子張以嵐自住的物業﹙68C和68D﹚,大屋以及圍牆內範圍共有7幅不同業權的土地,其中6幅土地的擁有人,分別是張以嵐、力毅有限公司、張瑞光、羅運帶,另有一幅由香港政府擁有。力毅有限公司的實質擁有人,是張學明和太太陳育蘭,即是說所謂的「張以嵐大宅」,其實爸爸媽媽也有份。另外,圍牆內有部分土地,其實是官地,只是地政總署以臨時租約方式,將土地批出。


6處僭建  7年未清除

張學明首次被揭發寓所僭建,是2011年年中的事,但記者翻查記錄,卻發現早在2010年3月23日,大埔地政處已去信自住物業的68C業主Cheung Yee-Nam(張以嵐)、自住物業68D業主Cheung Shui Kong(張瑞光),指其物業的門庭和屋後的建築物,均為僭建,要求對方在28日之內清除相關僭建物。


至於66A張學明報稱的寓所,大埔地政處亦於2011年7月21日,即被傳媒揭發後兩個月左右,向張學明發出警告信,指寓所地下、一樓、二樓和天台均有僭建物,同樣要求對方於28日內全部清除。不過,記者最近到現場了解,發現該兩幢建築物的6個僭健物,事隔多年後依舊原封不動。根據土地註冊資料,該地於2014年3月獲批修改建屋牌照(Building Licence)條款,意味該地房屋可能會重建,但修改批出4年有多,仍未見住宅有任何改動,而修改後的條款也沒有放寬原有僭建部分,即其僭建仍然存在。


2011年針對政府高層最大的話題,就是「僭建」。由曾蔭權、梁振英、唐英年開始,高官連環被爆僭建醜聞,張學明也不能倖免。2011年,張學明仍未成為行會成員,便被揭發兩父子丁屋僭建,指張學明大宅建了天台屋(其實地下至二樓俱有僭建);兒子張以嵐則興建花園,有魚池、玄關,更在公地上建花圃。


不遷不拆公職續上位

張學明當時承認天台屋是僭建,但辯稱20年前已建成僭建物,更稱正等待政府理順計劃,將他的非法僭建「合法化」,對霸地一事則指「市民等車可以使用」。面對僭建風波,連特首最終都要將僭建物拆除,偏偏張學明就有能力「不遷不拆」,還成功「上位」成為行政會議成員,今年更成為「土地供應專責小組」非官守成員,而兩父子寓所的僭建物,以及兒子霸的地卻可原封不動。


張學明又曾解釋,指兩物業收到警告信後,如果不作改善,便會「釘契」(記錄在土地登記冊內),最後兒子選擇「釘契」。查實「釘契」並非對付僭建的「終極制裁」,事實上大埔地政處在兩封警告信中,已表明處方可採取進一步行動,包括「重收物業或當局認為適當的任何其他執行契約修款的行動」,即說明可以收回土地,可是7年過後,政府和張學明父子都未有任何行動。


地政總署:暫緩進一步行動

就兩屋僭建一事,地政總署回覆本刊查詢,指大埔地政處分別於2009年底和2011年中,發現坪朗68C及68D號村屋(張以嵐寓所)及66A號村屋(張學明寓所)有僭建物,並分別在2010年3月及2011年中,向張以嵐寓所及張學明寓所的業權人,發出警告信,要求糾正違契事項,但業權人並沒有移除相關僭建物,地政處遂於2010年4月及2011年9月,將警告信送交土地註冊處註冊(俗稱「釘契」)。


地政總署續指,有關僭物物屬於屋宇署首輪取締目標的新界村屋僭建物或僭建物申報計劃下可申報僭建物,地政處按指引暫緩採取進一步執行契約條款行動。雖然如此,地政處已分別於2017年11月及今年5月發信提醒業權人,相關地段上有仍未糾正的違契事項。 


未批地先建圍牆涉霸地

另一個問題是,張氏大宅中有一部分為政府土地,為何會「臨時」批予他人使用,成為張氏大宅的一部分?地政總署回覆指,是業權人於2008年申請將一幅政府土地用作花園用途,由於該幅政府土地不具備獨自發展的潛力,政府當時亦無計劃發展該幅土地,故於2012年9月向申請人批出有關短期租約申請。


記者翻查Google街景服務,發現2011年6月時,在上址已建有圍牆,模樣和現在一樣,即是說,有人在政府未批出土地前,完成土地上建築,造成既定事實,有霸地之嫌。事有湊巧,傳媒在2011年踢爆張學明寓所僭建,但少有提及稱張以嵐寓所的問題,而事件發生後一年多,地政總署才批出短期租約,也有事後「補鑊」的可能。


當被問及有關租約金額和年期時,處方以合約涉及第三者資料,除非獲得承租人同意,地政總署不宜對外披露相關資料。


立會申報   不盡不實

據悉,張學明被踢爆父子寓所僭建一事後,指68C和68D為兒子寓所,與他本人無關,傳媒亦信以為真,原因可能與張學明在任立法會議員期間,未有向立法會詳細申報擁有的物業有關。例如2008年向立法會申報的「土地及物業」項目之中,並沒有申報透過力毅有限公司擁有的物業,即「張以嵐大宅」的其中一幅土地。張學明在「董事職位」中,雖然申報了力毅有限公司50%權益,但公司性質卻是「貿易」,難以使人聯想到張其實透過這間公司,擁有土地。


「學明黨」Vs「太子幫」

現年66歲的張學明,打從新界王劉皇發去世後,在鄉議局勢力壯大,「學明黨」之名不脛而走。


自從梁振英2012年上台後,張學明獲委任為行政會議成員,劉皇發則任期屆滿下台。這和「發叔」將鄉議局位置傳給兒子劉業強有關。時勢造英雄,在劉業強資歷尚淺之下,身為鄉議局副主席的張學明,獲梁振英委任為其班子下首批行政會議成員,加上他身兼新界社團聯會會長,得到中聯辦支持,張學明便「食住上」,自此鄉事派便分為「太子幫」﹙劉業強﹚和「學明黨」兩大陣營。


雖然張學明表面上已經慢慢退下,但他的實力仍然不容忽視,但在新界仍甚具影響力。上屆特首選委選舉,張學明派系的當選人數明顯比劉業強多,而他及後亦成功「轉型」,成為林鄭月娥競選辧公室的資深顧問。


林鄭「好打得」  打不贏新界人

提起林鄭和張學明,不禁使人想起2011年時,「好打得」的林鄭時任發展局局長,曾「挑機」稱要取締村屋僭建,要求新界村屋業主自行申報僭建狀況,以安排清拆。不過,事件引起原居民極大反響,公民抗命不申報,有激進村民更揚言「反英抗暴」。打擊村屋僭建問題最終不了了之,林鄭也要在禮賓府,將大紫荊勳章,授與張學明。


到了今年張學明以「眼疾」為理由,表明不再繼續當行政會議成員,於是劉業強才有機會再上一層樓,當上三料議員,而張學明亦得到一份安慰奬——大紫荊勳章。今年7月,在鄉議局執委會會議上,張學明和劉業強上演一幕「世紀握手」,兩人似是一笑泯恩仇,有鄉事派則指出,事件其實說明張學明仍然很有實力,「世紀握手」才如此矚目。


本刊曾嘗試透過電話聯絡張學明,及電郵至新界鄉議局,要求張學明作出回應,惟對方至截稿時仍未有回覆。


范國威:公職人員品格要比紙更白

立法會房屋事務委員會委員范國威表示,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在2011年時任職發展局局長,當時聲稱「好打得」的林鄭欲取締丁屋僭建,但政策最終並沒有落實執行。於是,本身有僭建問題的政治人物,變相得到縱容,最後導致今天貴為行政會議成員,又或者鄉議局內的人士,都似是受到包庇,一直有僭建但沒有人敢取締。


范國威說,從小市民的角度出發,會覺得特首和特區政府屈服於這些勢力之下。范指公職人員品格當然要比白紙更白,但如果這些獲嘉許人士本身有違規情況,便會給人「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的印象,對授勳制度是一種諷刺,亦會增加民眾對政府的不滿,降低他們對香港的歸屬感。


相關圖文:

2011申訴專員報告揭序幕 僭建風暴官商名人全中招

測量師:政府可強行清拆僭建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