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料

2018年11月19

2018-11-06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本(11)月25日投票,劉小麗被取消參選資格,李卓人(阿人)以當然Plan B姿態頂上。馮檢基(阿基)不滿「欽點」,毅然參選,之後遭受來自四方八面的攻擊與批評,指他年紀大、說了不選又再參選、收錢參選,甚至同性戀。


文:暮成雪


阿基深信,種種動作背後一定有個總指揮。他引述網上分析說,有人提供資源,支援個人、網民和團體聯手攻擊他:「非建制派發動所有機器打我。」


馮檢基今年65歲了,他曾經嘗過無數次選舉,有勝亦有敗,一手創辦民協,卻又退了下來,然而他的字典裏,找不到意興闌珊四個字,之前揚言不再參選,今次不滿非建制有違民主程序,不惜出爾反爾,連他太太也「頂佢唔順」。


無服務 無選票 無社區關係

阿基在深水埗麗閣邨一個居民協會接受《堅雜誌》訪問。他說,基本法訂明行政長官由選舉或協商產生,民主派在多年前對協商已感到反感,怎料今次泛民竟搞協商,其實非建制派有三數個年輕人想參選,結果就讓決定人選的民主動力壓了下來。

*馮檢基在九西,最多曾取得6萬票。


阿基說,今次選舉決定得很急,那就是9月9日民主動力「欽點」了李卓人出選那一刻,他批評,李卓人在九龍西三無:無服務、無選票、無社區關係,容許他作為Plan B參選,是倒退、反民主,「好可悲」。


阿人和阿基都是老將,阿人比阿基年輕4歲,卻都已經6字頭,兩人同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新界西選區落敗,二人均曾揚言不再參選。阿基說:「所有鬧我的問題都可以喺李卓人身上搵到,例如年紀大和選民已感到厭倦,點解只係鬧我?咁鬆散嘅人物同組織,甚至互相無關係的,來自每個角落,針對同一個人,用同一論據抹黑我,你話無統籌無操控是不可能的。」

*李卓人(前右二)聲稱為下一代而戰。(fb)


跟潮流戴郭富城手袖箍

退出了民協,阿基沒有了政黨,等如沒有了選舉機器,然而阿基自言有的是信心,選舉機器沒有了不是問題,他早午晚「真身」站到街上拉票,有揚聲器就夠了,選舉團隊就由幾個人開始。他自言「自我感覺良好」,年紀雖不小,卻仍有改進空間。他聽從兒子意見,換走了鬆身淺色衫褲,穿上深色的貼身衣服,也換走了阿伯眼鏡,深色眼鏡框令他看來年輕,竟然有點IT味。訪問當日,他還戴了手袖箍,他聞說郭富城戴了之後就流行起來,他的競選團隊有人認為不要執輸,要阿基趕上潮流。


2016年「空降」新界西選舉落敗,阿基原計劃籌備成立壓力團體,專注研究除了他熟悉的房屋問題,還有老人,關注老人是他活到103歲母親給他的經歷。馮老太離世前幾年,和阿基一家同住,由於媽媽腦退化,連兒子也不認得,曾經試過阿基將臉湊近媽媽,原意是噓寒問暖,怎料給媽媽一把巴掌打過來,因為媽媽已認不得兒子,以為把臉湊過來的人,是要侵犯自己。馮老太也試過連續呼叫36小時,不眠不休,之後又連續睡了24小時。阿基說他一家人感到徬徨無助,不知如何應付,此時此刻阿基才切身感受、香港的安老服務如何不足。


專攻房屋問題及安老

上世紀八十年代,阿基由壓力團體公屋評議會出來,三十多年後,他又準備走回舊路,在決定參加補選之前,正籌組壓力團體,專攻房屋問題與安老。他說,這不是重覆再做,也不是對與錯的問題:「政黨係想將政黨政策變成社會政策,但相信在我有生之年,都見不到有政黨執政。」於是,政黨的廣闊網絡可以收窄,不必再搞蛇齋餅糭,不必再為街坊量血壓,而是聚焦、強而有力地研究特定議題,若有議員這類政治身份,才能較直接將意見向上反映。馮檢基現時不是議員,他欲向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反映意見,陳帆只肯透過電話對話,婉拒見面。


本刋同時邀約李卓人和陳凱欣接受訪問,唯至截稿為止,二人未有回應。面書上所見,李卓人的競選口號,是「為下一代,背水一戰」,他在候選人簡介會上發難,抗議劉小麗被取消選舉資格。顯然,抗議劉小麗被DQ,是他今次的選舉主題。陳凱欣則主打民生事務,尤其是熟悉的醫療問題,並積極落區爭取選民支持。

*5號陳凱欣主打民生事務。(fb)


今次補選,候選人還有社運人士曾麗文及IT男伍廸希。


相關圖文:

城寨女孩 期望港人走出對立

阿基阿人倘同輸 得票較少成罪人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