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料

2018年11月19

2018-11-08

香港市民居住「難」成為社會最大的問題,樓價不斷飆升,市民「上車」難,年青人更是不易找到一處容身之所。內地改革開放後經濟發展迅速,社會民生的發展也十分快,遠在黃土高原的陝西韓城市,作為內地一個只有五十萬人口,卻擁有千多年歷史的小城市,不但保留了千年古城的風貌,同時也解決了市民安居樂業的民生工程。《堅雜誌》記者十月前往韓城市,考察了該市在保存古城和解決市民居住問題的做法。


文:文武 圖:譚建章


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韓城市,那就是「古城古,新城新,金塔覽古今」,韓城市有一座保留完好的明清歷史古城,今日到韓城的中外遊客,可以原汁原味地體驗建於千多年前的古城。韓城市為了保護好古城,發展旅遊業和文化產業,在古城外,另建了一座新城,向市民提供居所和現代城市生活設施。韓城市有一座古代建築——金塔,居高臨下,站在金塔上,可以同時飽覽古城和新城,一眼看完韓城的古代和現代風貌,所以稱為「古城古,新城新,金塔覽古今。」

韓城古城保留了舊有的面貌。


陝西山西交界位處偏遠

韓城是黃河邊上的一座小城市,地處陝西省與山西省交界處,位處偏遠,城內的古城遠近聞名。韓城市自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就意識到保護古城和文物對城市發展的重要性,他們在古城區以外另建新市區,將原設於古城內的市政府遷出古城。


韓城市的官員介紹,韓城古城早年出現破敗的情況,1984年韓城由縣改為市,當時市委、政府機關和各政府部門都擠在古城,古城區有上百家政府部門,2萬多人口。當時的首任市長劉遵義,有比常人更有遠見的主張,決定將政府部門遷出古城,建新城。八十年代末韓城成立名城保護管理及文化旅遊開發的專職部門,在古城內推行保護文物獎勵制度,鼓勵古城內的原住居民自行保護好家居內的文物。又設民居修復定點管理,由政府協助將民居中的古代建築,按原始的風格保存下來。2011年,韓城市成立文化產業國企發展古城旅遊,進一步完善古城內的修繕保養,同時,將一部分古城居民遷往新城。

韓城金塔,站在塔上可便覽古城、新城,故有金塔覽古今。


經過三十多年,歷經多屆政府的努力,時至今日,韓城的古城不但得到了較好的保護,古城的旅遊業發展了起來,已成為韓城市經濟發展的支柱之一。留在古城內的居民可以繼續在古城內經營原風味的小商舖,按原有的民俗生活,而遷往新區的居民則居住於新城的現代化社區。


在韓城古城區開店舖,自稱為「釘子戶」的一對不願透露姓名的老夫婦告訴記者,他們是古城東營村人,該村於古城的原居民原有三百多戶,當年政府以每平方米2,500元人民幣的補償,讓村民可以選擇遷往新城,按當時新城的房價,可以購入全新的居所,大部分村都選擇接受補償遷往新城居住,而他們一家則選擇留在古城區內。他們有老宅子二分地(約133.34平方米),前舖後居,一直住在古城的大街上,售賣雜貨維生。他說:「古城的居住條件雖比不上新城的高樓,但我們留下了舖面,現在如果想住新城,我們也買得起。」近幾年,韓城的旅遊興旺,老夫婦的生意很好,他們對自己當初的決定很滿意。記者亦訪問了古城老街的其他商戶,他們中不少人雖為韓城人,但原本並不居住於古城,而是由其他地區搬遷至古城,租賃店舖做生意,現時的租金每間舖約一萬元人民幣。

自稱「釘子戶」的老夫婦,一直居住古城裹。


低廉租金保障基層

韓城市民梁先生是一位當地的水果批發商,主要經營香蕉批發,常往廣東東莞、東盟老撾等地購買香蕉,銷往西北地區。梁先生2013年以約60萬元人民幣,在韓城新城區的東晨溫泉公寓購入一個140平方米(約1400平方呎)的居所,一家四口人居住,他很滿意現時的居住環境,他說:「這個小區環境比較好,住得比較安靜,經常外面下雨了,我在家裏都不知道。我喜歡種花,唯一感到不足的,是想要有一個露台,我們家現在有陽台,但是封閉的,我希望有個露台,這樣更適合種花。」


韓城市住建局副局長程三強表示,韓城市現有商品住宅(相當於香港的私人樓宇)約8.5萬套,而韓城市近五十萬人口中,居住市區的城市居民,約為二十萬人,因此,全市約九成的人口都住在自己購買的商品房內。


梁先生購買自己的居所時,韓城市的樓價大約每平方米4,500元人民幣(約每平方呎450港幣),現時在韓城市出售的新樓的樓價,約每平方米5,000-6,000元人民幣。程三強表示,以韓城市現時工資水平,中等收入的市民每月約3,000人民幣,購入80平方米的商品房,每月須繳付的銀行貸款約在1,000至2,000之間,若以夫婦兩人均有收入的家庭計算,每月用於供樓的費用,大約佔家庭收入的四分之一,這對絕大部分中等收入以上的家庭來說,並不困難。

梁先生購入140平方米的商品房。


記者在韓城市所見,新城區內出現許多新建的樓盤,為改善居住的環境,韓城市政府近年在新城區新建了南湖公園,環境清幽,環湖約三公里,湖邊則均為高檔次的居民小區。


對於中等收入以下的城市居民,韓城市亦按國家的政策,提供租賃型和銷售型的保障性住房。韓城市住房保障中心主任張擁軍表示,韓城市每隔兩年,會依照政府統計數字,確定中低收入的保障線,目前,年人均收入在3.2萬元人民幣以下的家庭,都為符合中低收入保障的群體。


租賃性的住房保障分為廉租房和公租房,廉租房的租賃對象為韓城市民政局登記的低保戶,主要是傷殘、年長的弱勢群體,他們可以以每平方米每月2.86元的水平租住政府的安居房,租住面積按家庭人口而定。公租房則只要家庭年人均收入在3.2萬元人民幣以下,在韓城市內沒有私人住房,均可申請租住,租金是每平方米每月6元人民幣。


銷售性的住房保障為政府提供的經濟適用房,目標對象也是人均年收入在3.2萬元人民幣以下的中低收入家庭。經濟適用房的銷售價按照建樓的成本,再加5%。程三強說:「成本包括建樓的所有費用,比如:土地費、設計費、建築費等,而增加的5%也不是說政府要賺取利潤,主要是用於項目管理、財務方面的必要開支。」

韓城市的匯豐園小區是政府的安居工程,全市其有7000個這樣的福利性住宅單位。


除此以外,韓城市亦考慮到剛就業的年青人存在居住困難的問題,他們正打算向就業五年之內的年青人提供公共租賃住房保障。「剛就業的年青人,比如大學生等,他們沒有能力購買商品房,他們的工資收入,又超出租住和購買保障性住房的標準,我們準備提供另一種保障,以每月每平方米8元人民幣的價錢,租房子給他們住,這個租金標準,大均是市場價的50%左右,租住期限為五年。」


朱愛麗是傷殘人士,她與丈夫及兒子一同,租住政府提供的廉租房,租住面積為54.67平方米,她對記者說,因她本人傷殘及多病,丈夫需要照顧她,經常要到醫院,故家庭收入很低,為韓城市民政局登記的低保戶,每月向民政局領取政府福利金,除了享有廉租房的福利之外,政府並減免他們的取暖費和醫療費。


孫女士是單親家庭,她在韓城市的疾病防治中心上班,與一名孩子同住政府的公租房。孫女士租住的單位約40平方米,除了一間長方型的住房之外,還有獨立的衞生間和廚房,另有一個小陽台。目前,她的孩子正在西安市上大學,平時只有她一人居住。除去住屋的費用,她還有盈餘可以購入一輛私家車,生活簡單但她很滿足。

韓城保留了明清古城,同時在古城邊上建了新城安置居民。


保護古城旅業興旺

住在孫女士隔隣的賀老師,是一名退休的教師,她的住所是與女兒共同購入的面積58平方米的經濟適用房,她說:「按政府規定,購買經濟適用房的面積標準是每人20平方米,如超出面積,就要按市價購買多出的面積。」她現居住的單位,兩室一廳一廚一衞,還有一個地下室,花大約13萬元人民幣。賀說:「我覺得國家的這個政策很好,房子就是要用來住的,我住得很簡單,家裏沒有什麼家俱,但住得很舒心。」


程三強表示,韓城市現有的保障性住房約7,000套,基本能滿足社會的需要,未來他們還會根據城市的發展需要,作出調整。


韓城市的古城古,使旅遊業興旺起來,已成為韓城經濟的重要部分,今年的國慶黃金周,韓城市接待遊客176萬人次,比全市人口多2倍多。而新城新則為市區的居民提供了足夠的居住單位,韓城居民的居住條件亦相當不錯。 


相關圖文:

【韓城專題2】建於隋唐   明清風貌  首任市長力護古城

【韓城專題3】地產商曾重點發展推豪宅  房地產熱潮有減退迹象

【韓城專題4】居民讓出舊屋  政府建新村安置  明清古村發展旅遊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