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料

2018年12月18

2018-12-03

公立醫院輪候診症時間長,癌症病人由出現病症至確診,再接受治療,往往需時半年。(譚建章攝)
70歲的郭明患有肺癌,由生病到確診整整耗時8個月。(譚建章攝)
「同路人同盟」主席陳偉傑坦言,公立醫院診斷時間好長。(譚建章攝)
陳沛然認為,香港25年沒有興建可治療癌病的大醫院,令病人輪候時間越來越長。(譚建章攝)
醫管局回應指,會透過加建設施和增加人手提升癌症手術的服務量。(譚建章攝)
醫管局現時營辦6所以聯網為基礎的腫瘤科中心,為癌症病人提供服務。(譚建章攝)



最近連續爆出幾宗公立醫院看不到病人X光片陰影,延誤肺癌診治時機的個案,社會輿論嘩然。癌症是一種嚴重疾病,向來是越早診斷、越快治療越好。可是公立醫院病人,由出現病徵到確診,再開始接受治療,往往要半年時間,又是否可以接受?有病人咳血咳足8個月,三次入院才證實患上肺癌;也有病人因為等不到政府安排手術,要自行到私家醫院處理。


病人組織表明,診斷時間太長,主要浪費在輪候之上,希望政府增加資源,醫管局則稱正在改善之中。醫學界立法會議員則說,香港曾停建大型醫院十多年,造成今天的境況,醫療開支要增加一倍至每年過千億,才能解決問題。這是所謂「亞洲國際都市」的公共醫療情況,恐怕在可見的未來,問題都不會解決。


文﹕李向榮    圖﹕譚建章


今年70歲的郭明,回想起十一年前發現自己患上肺癌的恐怖經歷,仍然歷歷在目:「有乜理由入幾次醫院都唔知咩事?」


郭明說,未確診自己患上肺癌前,都有吸煙習慣,最多一日三包煙,加上經常捱夜看球賽,以致身體轉差。07年4月開始出現咳嗽:「夜晚瞓覺咳醒,咳出血。」於是入院治理,留醫數日後出院。到6月又咳到出血要入醫院,當時仍查不到是甚麼原因。


病情輾轉到了10月,郭明再次入醫院,仍然查不到病因:「又抽血又照X光,都係照唔到啲乜,結果又係要我出院。」直至聖誕期間,因為咳嗽太厲害,郭明轉看普通科門診,再照X光。這次終於照到肺部有一個陰影,普通科醫生即時轉介郭明到沙田圓洲角胸肺科診所,再轉到將軍澳靈實醫院。


咳血8個月才驗出肺癌


「初時圓洲角嗰個醫生以為我係肺癆,於是轉介我去靈實。」郭明說:「靈實個黃醫生真係好好,可能係緣份啦,佢幫咗我好多,同我抽組織,先證實係肺癌,係3B期。」知道是肺癌後檢查過程立即加速,3日後即到仁安醫院進行正電子掃描,再轉到威爾斯親王醫院腫瘤科掛號,至08年1月24日,即確診後一個月,才正式進行第一次化療。


由生病到確診整整8個月:「我唔敢批評公立醫院嘅制度⋯⋯都係遲㗎啦,我07年入咗咁多次(醫院)都查唔到,其實如果佢哋(政府醫院)講俾我知:『我哋公立醫院做唔到』,介紹我去邊度邊度,做甚麼檢查佢哋知嘛,喺私人化驗所都係6、7千蚊之嘛,我都俾得起,如果可以早啲知咪好囉。」


在外國,醫學界對低劑量電腦斷層掃描(LDCT)檢查肺癌有正面效果,好處是能發現X光照不到的位置,例如胸椎、心臟前後、肋骨及肝臟前後方。3D立體影象,令直徑少於 0.5 cm 的微細病灶也無所遁形:「電腦掃描07年有嘅,但一年後(才可檢查)我點等呀,我都係喺出面(私院)做,出面做晒俾(報告)佢就快好多。」郭說。


「醫生話唔知等幾耐才可做手術」


受延診影響的不止郭明,家庭主婦周太(化名),2016年10月照X光時發現肺部有陰影,醫生說懷疑她肺部有腫瘤,要求她去進行正電子掃描檢查,但單單排期檢查也花了1個月時間。完成正電子掃描檢查後又要等兩、三星期才能覆診見醫生,證實她有一個3厘米和一個1點幾厘米大的腫瘤,共有兩個。


醫生說,可以做手術切除腫瘤:「我問醫生要排幾耐,佢話『唔知幾耐』⋯⋯等嘅期間當然係好驚啦,結果等不到,去咗私家醫院做(手術)。結果是兩個多月後,政府醫院先打俾我話可以做手術。我手術都做咗啦。」周太說,兩個多月時間等做手術實在太遲。


可是噩夢未有因為手術成功而過去,今年5月再覆診時,發現有復發,要再照X光和驗血,結果又是等了4個月,到9月才決定要食標靶藥:「我覺得(等待)時間真係好長,要個病人係咁等係咁等,都幾辛苦。」周太希望醫管局盡快增加人手,在處理嚴重疾病個案排期快一點,不要等得太久。


有錢私家搞掂  無錢等到六神無主


綜合癌症科病人組織「同路人同盟」主席陳偉傑說,公立醫院診斷時間「好長」:「所以有保險的朋友,一定係去私家醫院,做晒手術,先返去公立醫院進行化療。因為癌症病人一知道有病,已經嚇到六神無主,而癌症係涉及生死的疾病,所以有錢嘅,個個都走晒出去私家搞掂晒先,最慘係嗰啲留在醫院排緊隊嗰啲,真係冇錢嘅,就辛苦啲囉。」


陳說,他們最近有一個癌病個案,一個已接受乳癌治療的病人,由8月18日開始肺部病發,到今日(11月2日)仲未搵到原因:「先先就當佢係肺癆,之後又當咗佢係肺炎,個幾月來照了CT(電腦掃描)、PET(正電子電腦斷層掃描)同取了組織化驗,到今天才到外科覆診看看是甚麼事,究竟是肺癌原發還是乳癌復發轉移,所以話公立醫院真係好慢。


陳偉傑說,同路人組織也很想找合適的病友陪她,和她分享治療心得,讓她踏實一點,可是根本不確定是那一種癌,很難安排。


大腸癌等77日有得醫


目前醫管局是如何對付癌病的?醫管局表示,局方現時營辦6所以聯網為基礎的腫瘤科中心,而各中心與聯網內其他醫院和診所組成網絡,提供住院、日間醫療、門診和外展家居照顧的癌症護理服務,涵蓋診斷以至治療、復康、紓緩治療和晚期護理。醫管局亦與非政府機構聯網,為癌症病人及其家人提供社區層面的心理社交支援。


根據局方提供資料,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期間,大腸癌、乳癌及鼻咽癌病人由確診到首次獲得治療的第90個百分值(即有90%的病人而言)輪候時間分別為77日、63日及57日,而16至17年則為80日、65.5日和54日。2016至17年度,病人接受根治放射治療的第90個百分值輪候時間為28日,該數字在過去兩年保持穩定。


陳偉傑認為,等候時間太長,所以他們有時都會建議病友,財政許可的話,便到私院做手術:「始終都係有個癌症喺身體度,係人都驚嘛,尤其是影響生活的病友。


醫管局﹕改善中


陳相信,導致今天的境況,肯定和醫護人手不足有關。他們一直爭取,在醫療每年開支方面,由17%加到20%:「希望增加嘅撥款,係用喺增加醫護人手上面,因為我哋而家醫生又唔夠,護士又唔夠,如果短時間內不夠醫生補充,由海外聘請醫生是救命措施。」他又建議醫管局考慮增加普通科門診人手,將病人分流減輕專科負擔。


醫管局回覆本刊查詢,為進一步提升服務量,醫管局會繼續增加手術室節數,並透過加建設施和增加人手來提升癌症手術的服務量。另外,待基督教聯合醫院重建工程於2023年完成後,在該院啟用第7所腫瘤科中心,以滿足九龍東居民的需要。醫管局未來亦會增加放射治療和化學治療的服務量。


在診斷上,鑑於市民對確診癌症個案進行造影的需求不斷增加,醫管局自2012年5月起實施公私營協作放射診斷造影先導計劃,為癌症病人提供電腦掃描造影和磁力共振掃描造影檢查。多年來,這項計劃的目標病人類別已予擴大,令更多癌症病人受惠。


另外,醫管局除已設置兩部「正電子電腦斷層掃描機」,為病人提供服務外,還在過去數年加裝額外的電腦掃描造影機和磁力共振掃描造影機,以提升服務量。由於市民對醫管局提供的外科手術、化療和放射治療服務整體需求增加,醫管局已逐步增加各聯網的手術室節數和化療診所數目,以及延長放射治療服務時間。


議員陳沛然﹕醫療開支是政治問題


「醫療開支,從來都係政治問題。」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說,香港政府每年都有施政報告,只要看看醫療部分在報告中的排位,便能看到政府的重視程度。陳沛然於是揭開今年的施政報告,在後段才看到提及醫療的部分。就算是醫療,政府的着眼點也不是癌病,而是中醫醫院、開設基層醫療診所,而這些診所並沒有癌病醫療服務:「這就是政治。」


陳沛然認為政府的資源是用在其他方面為主,例如基建投放差不多1,000億,第2及第3高的是社會福利和教育,之後才是醫療:「如果政府將醫療放在第一位,我即刻舉腳贊成,但其他事項是否扣錢呢?其實大家都在爭資源。」


政府每年醫療開支達600億,相對全港700多萬市民,每人8,000元左右。目前的困局是甚麼呢?


「而家有嘅錢(預算)就係得咁多,現在係市民唔會因為冇錢而唔醫,但咁就要等好耐。我哋堅持平價有質素的醫療服務,困難點就係時間,我們而家係追時間,而解決方法就係錢。」


25年無建大型醫院   造成今日境況


「如果你問我,我覺得醫療開支要翻一倍先夠,但都未達到最先進國家的水平。目前呢一刻係做唔到嘅。」陳沛然說,導致今天的情況,還有一個原因,是香港在曾蔭權主政時有一段時間停建大型醫院。對上一次有癌病治療的綜合大型醫院建設,是東區尤德醫院:「醫院剛剛慶祝25周年。」近年新建北區、將軍澳醫院都是小型醫院,但大醫院就欠奉:「我睇返資料都滴晒汗。回歸以來人口都多了100萬,停建大醫院嘅副作用就係輪候時間越來越長,但係市民只會怪醫生醫得慢,唔會怪已離任的特首。」


不過陳沛然也指出,目前香港人均壽命全球第一,癌症存活率與國際水平相若:「但這並不代表香港醫療沒有問題,應該要加快和處理得更好。」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