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料

2019年04月19

2019-02-01


作為立法會議員,葉劉在一般官員眼中很具分量,她在議會上質詢官員時,官員都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因為官員面對的,是一個曾經在政府體制中打滾了幾十年的退休高官,對官場文化暸如指掌,正所謂官員的一舉一動,有甚麽古怪都逃不過她的金晴火眼。俗啲講句,「屹起條尾就知佢哋X定X」。

對於現任問責官員,葉劉可以說是深惡痛絕。她用三句話形容現今政府的管治文化:迴避,逃避,怕負責任。


2003的23條立法葉劉可說是一敗塗地,特區政府最後被迫撤回草案,葉劉亦以家庭理由辭職。


「當時董生不收我的辭職信,就算我有家庭理由都叫我不要走。當年離開當然有家庭因素,其實亦有因為條例通過不了的『責任意識』而離開,咁多人反對,我都唔會厚面皮留低。」


葉劉說,港府現時所謂的問責制已名存實亡,近年不曾再有官員問責下台。而沒有官員問責下台的問責制,究竟又是一樣甚麽怪胎的存在?


「起碼第一屆政府都有三個官員自動問責,包括我本人,都唔會咁厚面皮,個個都自動(問責),灑脫啲又好,面皮薄啲又好,個個都是自願的,後來就越來越⋯⋯所謂問責制,其實名存實亡。」


葉劉口中的自動問責官員,都是董建華當特首時的班子,包括因涉嫌偷步買車辭職的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前香港衞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和葉劉淑儀自己。


沙中線事件: 政府想避咗唔俾人知


換句話說,葉劉是認為現在的官員是「不夠灑脫」又「厚面皮」,缺乏了她以前的承擔精神?她以港鐵沙中線剪鋼筋事件為例,「港鐵係妹仔大過主人婆(政府)」、「港鐵獨大無監察」、「政府官員好識迴避問題,其實好怕負責任」。句句夭心夭肺。


「剪鋼筋事件,明顯有問題啦,第一:港鐵檢察工程的判頭有問題;第二:政府實在無監察港鐵,根本是港鐵強,政府弱。政府每一次驗鋼筋都是盡量用技術性語言迴避問題,不承認自己失職。你睇下成件事,運輸及房屋局新聞稿竟然係叫你自己睇返條連結,用啲好技術性字眼,不會直接話你知,例如測試了9條有幾多條不合格?政府想避咗唔俾人知!」

沙中線工程連環傳出問題。


回顧一路走來,問責制下的新產物:副局長及政治助理「存活率」都很低,究竟此中有何玄機?是政府的官僚體制讓他們難有表現,又抑或是議會「醃尖聲悶」,令這些「誤入官場」的新鮮人難於應付意興闌姍?


「政治助理表現有些參差,很多都未進入角色。副局政府經驗不足,來到立法會只是讀政務官幫你準備嘅紙,問多兩句就唔識答,有個(副局)話你睇我哋網頁啦,即刻俾自由黨啲議員鬧。」


葉劉淑儀以她的前黨友陳岳鵬為例,陳岳鵬退出新民黨,辭職不做區議員後,出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政治助理,後獲擢升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她引述陳岳鵬說,和一些政務官合作後,先覺得自己不足,即係基礎唔得,對政府知識太少,工作面太窄。雖然如此,葉劉還是認為不可能推翻問責制。


「現在好難走回頭路,無法取消(制度),問題是怎樣豐富。副局是需要的,畢竟局長職務繁多,如果局長長期坐在立法會開會,就無時間做其他事務,副局可以代為開會,有一定幫助。但應該擴大副局工作面,可以仿效政務官(AO)咁做法,多做幾個政策範疇,讓他們擴大涉獵面,累積政府知識。一個副局直升局長之前,可以先做下運房,又去做下環保,調多幾瓣。」


歸根究柢:香港無人才!


葉劉認為,歸根究柢還是人才不足問題:「我覺得我哋(香港)其實比較自滿,政府又自滿,時時都只是報喜,其實人才好不足,商業都不夠(人才)。政府搵人好難,來來去去都是嗰班人。 我們的部長級官員學歷同新加坡差好遠, 香港政府官員有港大畢業已經好滿足⋯⋯可能殖民地做落咗,教你做嘢你做得好就得,你不需要有好宏觀嘅志向,呢個係我哋嘅缺點。」


相關圖文:

【專訪葉劉淑儀1】17年後的今天應該要討回公道  葉劉淑儀:23條隨時可再立法

【專訪葉劉淑儀2】23條立法應與時並進 「網絡、科技、金融都要處理!」

【專訪葉劉淑儀3】三項讓步  草案被「剝牙」 23條仍然未能過關

【專訪葉劉淑儀5】自掏腰包2,000萬組黨  選特首不被祝福  「人哋比我優秀囉。」

【專訪葉劉淑儀6】30歲初戀  嫁葉文浩鬧出家族風波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