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料

2019-02-03

 

改革開放40年,中國的經濟、民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內地居民生活好起來之後,大幅提高了對健康的關注,醫療健康行業成為投資熱點,就像當年投入房地產業一樣,千軍萬馬爭着向醫衞行業投資,而醫療改革也成為備受關注的焦點之一。內地中歐國際商學院衞生管理與政策中心主任、經濟學兼職教授蔡江南,在香港公開大學就中國醫改作演講,表達了他對中國醫療改革的看法。


文、圖:文 武


蔡江南教授認為,中國深化醫療改革的核心問題和難點,是醫生問題,「如果中國最好的人才願意去讀醫,畢業後願意當醫生,這將是中國內地醫改成功的最重要指標。」他認為,中國下一輪的醫療改革,應將重點轉移至供給方改革,重點是醫生和公立醫院改革。


曾參與美國第一個全民醫療保障制度改革方案的設計、實施和評價,亦參與了中國新醫改方案研究,蔡江南是中國醫療改革的專家。


蔡江南分析中國目前醫衞領域存在的問題指出,一個嚴重的問題是醫療資源和服務繼續向大醫院集聚,出現倒金字塔的狀況,也就是說基層的醫療服務佔有最少的醫療資源,而最高級的三級醫院則佔有最多的資源和服務。蔡江南教授指出,在一般正常的情況之下,應該由基層醫療服務機構,比如診所等,提供最大數量的常見病、多發病和慢性病的醫療服務,而大型的三級醫院則主要負責疑難雜症,以及醫學研究,但在中國的情況則完全相反。


醫院越大越人滿之患

中國的大型醫院控制了國家大部分的醫療資源,好的醫療設備、最好的醫生都集中在大醫院。2009之後,國家完善醫保,同時由於高鐵令交通發展,結果北京、上海等地的大醫院人滿之患。


根據2016年的數據,三級醫院佔全國醫療機構總數的比重為3%,但提供的門診服務量佔41%,擁有的衞生技術人員(醫生、護士等)數量佔41%,擁有的病床位和住院量佔77%,直接醫療費用佔78%。這一數據顯示,儘管三級醫院的數量只佔3%的少數,但卻控制了全國近八成的醫療服務市場份額。2016年的數據顯示,三級醫院提供門診服務為16.3億人次,佔全國總數50%,提供住院務為7.7千萬人次,佔全國總數44%。這顯示,三級醫院控制了大部分的醫療服務市場。


蔡江南指出,大型醫院控制絕大部分醫療服務資源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這些大型醫院具有虹吸效應,吸收了最好的醫生,而導致一般民眾不相信基層醫療機構,選擇前往大型醫院看病。


另一個嚴重的問題是中國擁有學位的高質素醫生嚴重短缺。蔡江南指出,如果將中國每十萬人口的醫生數目,與其他國家相比,俄羅斯每十萬人擁有43.1名醫生,為全球最高;其次是美國,有24.5名醫生;日本有23名醫生,中國則為14.9名醫生,比印度的7.0名醫生為高。表面上看,中國的醫生數量並不少,但如果繼續分析下去就會發現,中國265萬名醫生中,只有58%具有大學本科以上學歷,其餘26.8%為大專學歷,13.3%為中專學歷,1.5%只具有中學或以下學歷。


外國沒有非大學學歷醫生

這一數據在一些外國人眼中不可思議,因為多數國家沒有非大學本科學歷的醫生,而中國由於當年有赤腳醫生的政策,所以仍然存在一批低學歷的醫生。如果扣除了這些沒有大學本科學歷以上的醫生,中國每十萬人口中擁有的醫生數目實際比印度更少。


為甚麼中國的醫生數據會這樣?查看另一組數據顯示,中國內地1978-1987年,大學醫科畢業生數為27萬多人,而新增醫生數為64萬多人;1988-1997年,大學醫科畢業生人數為48.5萬多人,新增醫生人數為38.1萬人;1998-2007年,大學醫科畢業生人數為146.9萬人,新增醫生人數為20.2萬人;2008-2016年,大學醫科畢業生人數為478.1萬人,新增醫生人數為98.9萬人。這些數據顯示,改革開放之初,中國因教育未跟上,有許多非學歷醫生加入市場,由1998年開始,卻出現大量的醫科畢業生不願意當醫生,醫科畢業生中只有不足四分之一選擇當醫生,這是中國目前面臨的最大的問題。


看醫生5元  看電影50元

蔡江南認為,導致這一現象最主要的原因,是政府將醫療服務的價格定得過低,「這幾乎是一個笑話,內地許多地方看醫生費用是5至10元人民幣,但看一場電影卻要50至100元,把醫生的服務價格定得過低了。」


與其他國家及香港不同的是,內地的醫生絕大部分是醫院的僱員,醫生無法依靠專業技術獨立執業,不能多點執業,醫生的收入過低,「如果情況持續下去,未來十多年後,中國可能只有三流的人才願意去當醫生。」


蔡江南指出,內地存在醫療資源行政壟斷的問題,政府部門透過對公立醫院的控制,實際成為醫療資源的壟斷者。醫療資源主要分四大部分,醫院、醫生、藥品、檢查,許多國家和地區這四大資源,分屬不同的所有者,而內地的公立醫院壟斷了大部分的醫生(因醫生都是大醫院的僱員),控制了70%的藥品供應,90%的健康檢查,因而存在行政壟斷的問題。


政府把醫療服務的價格定得很低,醫院在醫療服務虧損的情況下,自然會以藥養醫,以檢查養醫,就是為病人開超過實際需要的藥,或提供過多的檢查、重複檢查等,以彌補虧損。


此外,政府對公立醫院及私營醫院亦有不同的對待,包括在市場准入、醫療服務規劃、醫療機構和醫生評級、醫生的編制、科研經費的發放,以及醫保等方面,都有不同的政策,這令私營醫院處於不公平的處境中,開業的門檻很高,經營方面亦存在較多困難。


讓醫生開辦私家診所

因此,蔡江南認為,中國下一步的醫改,應該將重點放在醫生和公立醫院改革方面。他有三方面的建議:首先應開放醫生辦理民營診所的大門,類似香港的做法,讓具有醫生執業資格者都可以開辦私人診所,提供家庭醫生服務;其次開放醫生集團醫療執業的限制,讓醫生集團成為醫生多點執業和自由執業的通道,讓醫學畢業生打開從事醫療服務的途徑;第三,迅速調整嚴重偏低的醫療服務價格,建立合理的價格機制。



市民擔心醫療費用增加


深圳人民醫院是深圳最好的三級甲等醫院(三甲醫院),郭先生在惠州居住及工作,他專程到深圳第一人民醫院看病,他告訴《堅料網》記者,看病的門診費為33元人民幣,但預約及等候檢查結果的時間較長,這使他每次到深圳看都要花上一至兩天的時間。


他說:「人人都愛到大醫院,如果看病的錢一樣,大家都想去大醫院,因為效果會好一點,心理上可以放心一點。」


深圳居民聶先生對於提高醫療服務收費的建議有保留,他表示,到醫院看一次病,問診雖然最低可低至16元人民幣,但加上藥費,經常高達300-400元人民幣,如果還需要做檢查的話,一次看病的費用可能高達700-800元人民幣,這對於普通的收入的居民來說,仍是一項較重的負擔。


相關圖文:

【中國醫改】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 支持民營醫院跨區辦醫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