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料

2019-02-04

《堅料網》收到消息,指廉政公署(ICAC)一個專責調查政府人員貪污罪行的部門,日前發生極為罕見的遺失對講機事件。廉署就本網查詢證實確有此事,惟署方在回記者查問時不願透露執勤人員在何時、何地遺失對講機,牽涉哪位公務單位或公職人員等,亦未有對外公布消息。有立法會議員擔心,會有機密或敏感資料外洩的可能。


文:潘翠華



管理層蹉跎數小時才報案


該名消息人士指,廉署屬下執行處一名調查科(三)人員在今年125日(周五)晚上,於執勤期間遺失一部對講機。涉事者向管理層匯報後,因管理層「收收埋埋唔想影響自己」,結果擾攘了數小時才向警務處報案。消息人士質疑,由執勤者遺失儀器至報案期間,如對講機已被人拾獲,當中的對話已被人竊聽,質疑廉署內部資料已外洩,而該部對講機至今仍未尋獲,對廉署保密有潛在危機。


本網記者之後向廉署查詢,廉署作書面回覆,證實消息屬實。署方指,過去十年並無遺失同類器材,現時「已按內部既定程序嚴肅處理有關事件,如發現涉事的人員犯錯或疏忽,會對有關人員施予行政或紀律處分」,但至24日署方未有透露調查進度和如何處分涉事者。


拒透露遺失對講機地點時間


廉署又聲稱,署方使用的無線電通訊系統具備先進功能,可以遙控使遺失的對講機喪失功能,以防止資料外洩,因此事件並無導致任何資料外洩。


警察公共關係科回覆本網查詢,證實北角警署於125日接獲報案,指有人遺失電訊設備,經初步調查,案件列遺失財物。


對講機是重要隨身通訊物品,如遺失了,理應可立即察覺到,更何況是受過訓練的紀律部隊隊員。到底該名執勤人員當日在甚麼情況下遺失對講機,以及事發的地點、時間,正在調查甚麼案件,牽涉甚麼人物?本網曾就此向廉署進一步查詢,但對方都不願透露。


消息人士指,今次遺失的不是一般管理員隨身的對講機,是用於秘密行動,遺失對講機極有可能漏露公署人員行蹤。他更指,「若果識玩無線通訊,執到部機又或者賣了給不法之徒,懂得用就會聽到行動通訊。」


對於廉署回覆指事件中並無任何資料外洩,他質疑署方如何可以證明沒有資料外洩:「遺失了,是否能避免『反監聽』的確存在疑問,因為頻寬就得一個,加密是可以解密的。」


有關調查員專查公職人員


他亦質疑廉署欲隱瞞事故:「警員遺失警隊提供的手提電話、委任證都要呈報,如果同樣係受紀律規犯部門,行動中遺失對講機,影響所有行動,甚至存在令機密案件外涉嘅風險。無理由遺失政府財物,大眾唔可以知情。」


根據廉署網頁資料,執行處是該署最大的部門,轄下設有兩個主要部門,分別負責調查公營及私營機構的貪污及相關罪行,再各設兩個部門,分別負責調查及支援。而今次遺失對講機的調查科(三)屬於調查政府部門的支援組,掌握極多敏感資料,包括情報、線人處理及卧底行動、證人保護及槍械,以及跟蹤及技術支援。


陳克勤:應檢討通報機制 考慮向公眾披露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主席陳克勤表示,對事件感到詫異和憂慮,因遺失的器材若被人加以利用,「有可能被拆解,甚至破解了整個通訊或監察系統,可能會對調查中的案件、涉案人物的私隱有影響,甚至破壞廉署整個監控系統,都會出現一個大的漏洞。」他認為廉署要認真調查此事,如證實有人疏忽,必須作出處分。


長遠來說,陳克勤建議署方應檢討機制,執行處人員每一次行動後,要立即在現場點算器材數目,確保不會有遺失的情況;亦要考慮是否需要設立通報機制,如職員發現遺失器材,除立即通知直屬上司外,亦需向廉署專員、特首和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匯報,甚至向公眾披露消息,以確保公眾有知情權及了解事情進展。


電子專家:可重新編程恢復對話功能


香港理工大學電子及資訊工程學系高級講師周海林表示,遺失對講機可以透過兩種方式關閉通話功能,一是以雲端功能,通過行政遙距關閉,與智能手機情況相同;二是通過重組對講機群組的密碼,令遺失的對講機功能失效。


周海林又指,遺失的對講機可通過重新編程,在其他頻率或群組中使用,但重新編程需要輸入密碼,進入其他群組亦需要密碼,故即使一般人拾獲對講機,竊聽的機會不大。


據立法會文件顯示,廉政公署於2014年獲立法會批出一筆7800多萬元的撥款,以更換公署執行處的無線電通訊系統。該系統使用《高階加密標準》(下稱「 AES)算法進行加密。AES已被全球廣泛應用為官方指定的政府加密標準,用以加密各式的電子數據及無線電傳輸,確保政府資料得以保密。此外,該系統採用最新的認證技術,只有已登記的無線電設備才獲批准使用建議系統。文件又指,該系統採用只分配給政府專用的頻段,並不會對使用不同頻率的其他持牌民用無線電通訊構成干擾。


廉政公署/對講機/洩密/獨家報道/堅料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