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18-09-03

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先生,於擔任特首期間,在沒有死一人的情況之下,平定佔中暴亂,還在卸任前,出奇不意的一連DQ六名泛民議員,其堅忍無比、不動聲色的作風和手段,印證了當初為何他還未上任特首之前,便引來本地財閥和泛民的不滿;他尚未開始工作,已是劣評如潮。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正因其能幹,才會讓本地傳統勢力對他如此忌憚。


被人抹黑的真相

當年,由於梁先生在當選前,還沒有具體的工作,又或許唐英年先生大熱倒灶之情況,實在事出突然,本地媒體還未來得及搜集有關梁先生的資料。當時。有網台已率先開咪,利用道聽途說和以訛傳訛之方式,說某人是零售商,曾賣家庭電器給梁先生,送貨時被冤枉貨不對辦,說梁氏一家經常以法律和公權力,欺凌老百姓云云。可見,梁先生還未上任,對他的抹黑已排山倒海而至,而且一早禍及家人。


重點是,諸般抹黑,根本是人身攻擊,且無法辨別其真偽,實有違新聞道德操守。媒體在梁先生還沒有推出任何具體政策之前,已出盡力抹黑他的人格。顯而易見,政經圈內早知梁先生之能,亦非常擔心中央政府施行的改革會動搖自身的利益,才有當年鋪天蓋地的抹黑。


以一人之力,挑起整個泛民?

梁先生在卸任之前,一連DQ六名泛民議員,完全是技術性擊倒對方,幾乎是以一人之力,挑起三分之一個泛民。泛民不僅損失議席和相關的利益,甚至乎連民心也失掉了。在功利的香港社會之下,市民不介意你奸詐和卑鄙,但最看不起失敗者。


泛民議員不熟例,技不如人,還有什麼好說呢?經此一役,泛民人心盡失,士氣低落,加上特朗普上場後對類似的運動及團體之經費大幅削減,蘋果又業績差劣,建制和泛民的強弱之勢,可算是正式扭轉過來。及後,就算建制派議員一直都是洋相百出,市民整體支持度亦不見有顯著上升,但依然因為泛民對手太不濟而多贏了一些議席。


儘管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女士,沒有乘勝追擊,在中央政府多次表明要打擊「港獨」的情況下,林鄭並沒有積極回應。另外,在中國政府推行全國性的調控樓市之長遠計劃之際,在房屋問題上,香港政府依然停留在討論階段。在這個大環境之下,香港的土地發展方向研究,只有靠「團結香港基金」負責;走在最前線打擊「港獨」的,就由梁先生一人出馬。


梁先生起初只針對一些誹謗他的議員,多次發律師信,並要求他們公開道歉。筆者推測,或許某些涉事的泛民議員在「技術位」上理虧,近來實不見他們斗膽在該事件上公開與梁先生逐點對質。


以上對泛民的攻勢,還可算是「私怨」,可從法律途徑解決。但有媒體評論認為,梁先生執意要告發他人,肯定會因輸官司而破產云云。筆者認為,梁氏夫婦是專業人士,熟知香港法律,而且他們白手興家而致富,如在法律層面及金錢上沒有把握,不可能貿然出手。此外,該誹謗案雖看似是「私怨」,但他在卸任後,依然採取行動,相信肯定得到最高層的共識。處理「私怨」,不過是一個切入的手段而已。


稍後,梁先生在「港獨問題」上立場強硬,多次發言評擊FCC和香港民族黨。在此之前,亦不只一次質疑不同泛民團體的「港獨」意識。梁先生一連攻了幾個月,直至近期,才罕有地見到戴耀廷和張達明二人,以法律學者身份作反擊,甚至乎邀請他公開討論「港獨」。可是,梁先生亦即迅速回應,簡單直接的反問,要求戴耀廷在討論前,能否先清晰表明自己反對「港獨」。「港獨」是違法行為,任何言論,就只有在同意其違法之本質下才可進行。否則,就很容易有煽動之嫌。梁先生的發文一篇接一篇,且一針見血,把不少煽動「港獨」的言論逐點擊破,甚至乎類近筆戰,幾乎是向整個泛民的「港獨團體」開戰。


梁先生已是全國政協副主席,在國家層面上身份尊貴,亦明顯有倡議「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的實質工作要做,此間分神單挑泛民,大打輿論戰,不可能是個人行為。筆者相信,他的言行肯定得到高層的共識,至少完全沒有違背。以梁先生的往績及今時今日的地位而言,絕不可能做一意孤行之事。正如當年,梁先生DQ泛民議員之初,很多評論亦多次作人身攻擊,認為這只是他的一意孤行。但直到中央表態及釋法,大家才恍然大悟。侮辱及分裂國家這條底線,絕不能逾越。


值得一提的是,林鄭數月前忽然跑出來否定傳言,說律政司還沒有結朿對UGL案的研究,且近期又再炒起「行李門」事件。此外,加上有兩位法律專家走出來挑釁。反對聲音似乎傾向於法律界別。既有政治勢力調撥資源反擊,亦足見梁先生的言行,肯定非簡單的個人行為。否則,對方就不會這麼重視了。


為港府設下底線?

筆者認為,林鄭AO政府長於吏治,且熟知香港本地實情,對各「山頭」的利益關係亦十分了解。林鄭執政至今,純以香港政事來說,實是「政通人和」。不僅本地財閥表態支持她,連泛民也沒有再對特首人身攻擊,至少,本地財閥、泛民和香港政府,著實成功的「大和解」起來。


傳統以來,若本地權貴對某些施政方針有意見,或認為對其利益有損的話,都會有人站出來做「大黑臉」,亦多次對特首作人格抹黑。可是,林鄭上任後,這情況完全倒過來。在蛛絲馬跡中可見,我們甚至懷疑,林鄭一直有替香港各界人士向中央傳話,也極有可在中間承受了很多不必要的壓力。純以本地財閥和權貴來說,林鄭著實是「大好人」。


可是,縱觀中央官員的言論及中國對各個城市的施政中可見以下兩點。其一、中央政府對「港獨問題」是零容忍的,在大方向上,一定要遏止「港獨」。雖然中央肯定會有調研,甚至乎已有具體可行方案,但如何執行,依然由港府按實際情況而行。要麼,就是以現行法律解決「港獨」。要麼,就是立23條。另外,在調控樓市方面,各個城市已按不同的情況,在長遠供應、短期操施及資金鏈監控上,作出多角度的調控。香港政府如何做,亦有一定的話語權。


「團結香港基金」對土地樓房的調研及梁先生在處理「港獨問題」上的表態,其實亦是更具體的把中央施政的方針加以闡釋。至少,提供了寶貴的意見。梁先生的言論,甚至乎非常清楚的表明了中央的立場和底線。總的來說,房屋與「港獨」問題,明顯是中央政府最關心的兩大事項,一定要做好,港府不能不察。


預期,如果港府或林鄭本人對此有異議,亦要非常具體的向中央政府解釋清楚,不同意的原因是什麼,問題在那裡,有什麼難處等等。或再因應這兩大原則,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及執行計劃。筆者認為,中央政府當然明白,個別地方政府的執政肯定有異同,需要因地制宜,所以港府肯定會有施政空間。可是,大方向是不能有異的。


文: 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人,醉心武俠小說創作,學研社成員;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

Kinliuview AD 728 x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