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18年10月22

2018-09-17

「山竹」登陸後,市民只得如常於周一上班。可是,由於「山竹」的威力太強,交通運輸系統大癱瘓,且市面仍是斷樹處處,雜物堆積如山,市民走過是大街小巷,還要提心吊膽的擔心或有物件會丟下來。不少市民已有怨言,明明交通癱瘓,街道危險,為何政府不乾脆宣布放假呢?


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已向大家解釋清楚,原來即連特首也沒有這個權力可讓大眾休假。由於香港奉行資本主義,特首也無權干涉僱員合約。另外,特首林鄭則認為,由於各行各業要復工,宣布放假的辦法不適合香港,僱主與僱員應該可以按個別情況,相互體諒云云。


簡單來說,按政府的意思,讓香港人風後休假,是不可能亦不應該的。


傾斜商家的香港政府

筆者認為「奉行資本主義」一說,不過是在鬧虛文,香港政府不能「風後休假」的真正的理由只有兩點。其一、就是可能沒有清晰的法律及現行機制可以這樣做。其二、就是香港政府的政策,大都傾斜商家。莫說是一場風災的善後工作,就算是強積金對沖、最低薪金及最高工時等等政策,都是可以拖延的拖延,縱然迫不得意成立了,也是極度保障商家的。


每當香港政府說要奉行「資本主義」之時,便會常以歐美的標準來作參考,否定國內利民的政策。可是,每當我們拿來一些歐美等西方國家的社會保障政策來作參考之時,香港政府又會說那些屬於「福利主義」,不宜照跟。想深一層,香港政府「奉行資本主義」一說,又似乎不只在鬧虛文,而是着着實實的遵守了,且我們實施了「最資本主義」的政策,即一面倒向資本家傾斜,讓商家任意剝削升斗市民!


總的來說,即使是「資本主義」國家,政府亦絕對有責任保障市民安危。風災之後,難道政府是「奉行資本主義」,就沒有責任作出相應的措施去保障市民之安全嗎?難道市民的生死也要依據與僱主的一紙合約來決定?難道香港市民如要保命,就只能希望得到僱主的同情和憐憫?


難道「資本主義」之下,香港政府只需向商家負責,不用理會市民的生死?


風災後大和解   齊齊鬧政府

風災之後,交通癱瘓,雜物滿地,市面一片混亂,市民還要硬着頭皮上班,很多人在地鐵站呆等了三、四小時,自然是罵聲四起。無論是什麼陣營,縱然是建制派人士,也對政府的善後功夫頗有微言,可見,一場風災過後,反而促進了「大和解」,大家一起冰釋前嫌,一同向政府破口大罵。


筆者絕對體諒特首沒有權力或政府沒有議好的機制去處理好風災後之事。我們也從來不指望香港政府在面對新問題時可以處理恰當。正如一抬「老機器」,你沒有訓練,沒有輸入指令,他們肯定是不會懂得變通的。我們又何必太怪責政府?


無論如何,市民本身也要小心在意。如果出門後發覺有危險,也應該告假回家,政府不配合,僱主不體諒也沒有辦法。在這個「資本主義」社會下,香港政府只會向商家傾斜,我們又怎能指望政府會對市民太負責呢?


政府行政僵化   最懂推卸責任

在風災之後,特首的一番話,雖然看似溫和,但卻透露了香港政府的管治思維。政府官員的態度,才最值得人關注。據特首所述,原來香港政府是無法讓市民放「風後假」的,市民應該自行與僱主協商。這雖然可能算是客觀事實的表述,但非常明明顯的,政府完全沒有絲毫檢討之意,反而是把責任推卸給僱主及市民本身。可是,難道政府沒有責任去保障市民的安全嗎?難道現行機制下沒有「風後假」,就不能檢討及重新考慮嗎?


重點是,居然至今仍沒有一名官員走出來質疑,這一個「只能靠僱主和僱員協商」的慣常做法,又是否合適和正確。現行機制是這樣,市民尚會諒解,但政府卻從來沒有檢討這機制的想法及態度,就教人難以明白了。香港公務員政府領導下,所有施政也是按現行機制來做,絕少有自我檢討的念頭,其文化實在是太僵化了。


筆者打賭,安在官邸的香港官員,甚至乎認為政府在處理風災一事上做得十分好,至今仍完全不明白小市民的苦況。否則,就不會不只一次的為這個颱風親自「粉墨登場」了。難道特首走出來,是打算捱罵的嗎?


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人,醉心武俠小說創作,學研社成員;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