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18-10-03

近日,香港宣布發現全球首宗人類感染大鼠類戊型肝炎病例,袁國勇教授認為:「我不是說這次一定會出大事,但逢是首次發生的事情,大家都不要當作沒事……因為香港真的有很多老鼠,我相信香港的老鼠數目不低於人口。」此外,袁教授亦強調,2003年的SARS爆發之後,香港政府曾大力清潔後巷、水溝等公眾衞生隱患。可是,如今香港的衞生情況已大不如前。

 

仍未破解當年SARS的成因

雖然當年SARS成災之際,坊間有很多報道,但多年以來,始終未能真正破解其成因。起初,香港醫學界鎖定了「果子狸」,認為SARS的起因,全是因為有人吃「野味」,加上大陸隱瞞病情,香港政府又未能及時處理,才會引起社區爆發。

 

可是,據後來的研究得知,「果子狸」也因感染SARS而病況嚴重,不符合病毒宿主之條件,到了後來,才有研究人員進一步找到源頭,認為蝙蝠才是真正的病毒宿主。總的來說,我們至今仍未完全掌握SARS爆發的所有成因及細節。

 

據報道指出,中國的研究團隊在過去14年以來追查病毒的起源,最終在雲南省一個偏遠洞穴裏的「菊頭蝠」體內找到SARS病毒的全部基因組組分。研究人員稱,由於病毒毒株基因重組頻繁,類似SARS的疾病仍可能在人類之間爆發。研究團隊在雲南的「菊頭蝠」發現了15株病毒毒株,發現它們共同包含構成人類版病毒的所有基因組組分。據研究指出,這一次的分析,已有99%的可信性,如果能在實驗室裏證明,病毒由「菊頭蝠」傳至另外一種動物,再轉至人類,則是次研究可算是完滿。

 

儘管如此,是次研究仍未解釋到SARS的全部真相。假設SARS病毒由雲南的「菊頭蝠」傳出來,但蝙蝠洞內卻沒有完全一致的病毒排列,當年雲南偏偏沒病情爆發。如果病源在雲南,理應會在當地大規模爆發SARS才對,縱然有關當局在起初曾隱瞞疫情,亦不可能把真相永遠封存所有病例。其他中國城市皆有上報病患者,雲南亦沒有隱瞞疫情的必要。

 

為何病源在雲南,偏偏洞內只有毒株,卻沒有排列一致的SARS病毒呢?當地亦沒有染病例子,反而在中國各大小城市爆發?此外,不少蝙蝠愛好者更指出,自己經常近距離接觸蝙蝠,亦沒有感染致命病毒,為何近年諸般的致命病毒,皆由蝙蝠傳出來?

 

其實,不只SARS,變種的伊波拉病毒及中東綜合呼吸病毒,也被懷疑與蝙蝠有關,真正的傳播途徑依然是一個迷。最離奇的是,這類病毒,在自然界裏,有的則不會傳人,有的則致命率高而傳播率低。不知何故,病毒經洗牌後,不僅變得容易人傳人,而且致命率相對降低而傳播率大幅提升。難怪有不少人認為,這些病毒根本適合用來作「細菌武器」,不排除「洗牌」是人為所致。

 

無論如何,不管其成因如何,病毒經「洗牌」而導至容易在社區爆發,實是防不勝防。除了「預防」之外,「應變機制」也異常重要。雖然自SARS之後,香港政府對疫情爆發有一套應急機制,但亦應該時刻審視這個機制是否仍然有效,有沒有改善的空間,並應作跨部門的「演習」,以策萬全。


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人,醉心武俠小說創作,學研社成員;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