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18-10-09

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早前達成經貿協議(USMCA),以取代原先的北美自貿協議(NAFTA),當中更加入所謂「毒丸」條款,以中國為非市場經濟為由,阻止加拿大、墨西哥和中國簽訂貿易協定。加上美國副總統彭斯早前向中國開火,一時間,美國孤立中國、圍堵中國的呼聲甚囂塵上。轉過頭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華,又強調美國無意圍堵中國,也沒有全面遏制中國的政策。究竟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面對言而無信的人,我們可以放棄猜測他想做什麼,而改為思考:他能做什麼?以今天中美的國力和國際形勢,有沒有可能圍堵中國?

 

從經濟體量,今天的中國與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前,早已今非昔北。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不是數字上的,而是實質上的。全球大部分的工業產品都由中國生產,中國也掌握着稀土等關鍵的原料。放眼全球,要找到下一個有大量勞動力、政治穩定的「世界工廠」,暫時都不可能。眼下的現實,哪怕想圍堵,也圍堵不了。

 

更重要是從國際關係着眼,加拿大、墨西哥,分別在美國北面和南面,經濟上本就密不可分,其達成這種緊密的自貿協議不足為奇,也正好可以讓特朗普在中期選舉前向市民邀功。但要成功圍堵中國,日韓、歐盟才是關鍵。當今世界,從美國單極化走向多極化是大勢所趨,這是中國所支持的,也符合日本、歐盟等主要經濟體的利益。試想想,中國是未來最有可能挑戰美國的國家,讓中國做「大佬」固然不是日本和歐盟所樂見的,但一旦響應美國倡議圍堵中國,日歐只能繼續乖乖做美國的「小老弟」。日歐過去也吃過美國不少苦頭,都曾經想挑戰美國的地位,除非面對生存危機,否則斷不會傻到重新讓美國一權獨大。因為這對日本和歐盟絕對沒有好處。多極化的世界,大家才有空間討價還價。

 

因此,圍堵中國是不容易達成的,不是那些國家對中國好,而是他們對自己好。站在他們自己的角度出發,一切就會豁然開朗。那些覺得圍堵中國即將成為現實的人,實際上是被意識形態蒙蔽了雙眼,但實際上國際關係都是利益計算。

 

二戰之前,國際社會存在自由主義、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三種主要的意識形態,三者差異、矛盾極大。在德國走上法西斯道路之後,也早有人警告英法等國要提防和及早採取行動,以免養虎為患,但最終這些國家都要等到自己國土淪喪,才知道不得不還手。美國更要等到日本偷襲珍珠港,才正式對法西斯宣戰。在此我不想爭辯意識形態的是非對錯,我只想說,以史為鑒,自由主義的國家不容易因為意識形態而做到團結一致,除非不得不如此。在民主國家,一國之內的意見都眾說紛紜,很難達成一致。中國不是伊拉克、利比亞這些效果,對中國動手,美國付出的代價會很大很大,特朗普可以叫得很大聲,但要對華做大動作會引起很大反彈。因此我更傾向相信,特朗普和彭斯的狠話,更多是講給他們的核心支持者——美國的民粹主義者聽的,這些人也願意相信圍堵中國會發生。

 

中國也不會坐以待斃,正在與27個國家進行談判或者升級談判自由貿易協定(FTA),包含「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中日韓FTA、以及與挪威、以色列、新加坡、韓國的自貿協定都還在談判當中。以中國今天的資本,除非國內自己犯錯,重新走上閉關鎖國的道路,否則要擴大「朋友圈」並不難。

 

一句話:不用考慮美國是否真的想圍堵中國,因為想也做不到;只要中國自己不犯錯,我並不擔心美國的對華政策。

 

文: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穿梭港深兩地的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