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18年11月19

2018-10-22

近日,港澳辦與香港傳媒高層訪京團會面。據消息引述,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稱,當年,已故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在1982已提過要防止香港成為反共反華基地;並指出:「有一些中央領導人善意提醒香港也非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其後,港澳辦發稿說明,張曉明引述鄧小平之說話稱,要防範有人「把香港變成一個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對大陸的基地」。

 

是次會面,港澳辦亦表明:「港獨性質嚴重、情節惡劣,不能聽之任之。」明顯是表態支持港府「處理港獨」,更進一步說明,港獨是違法行為,政府依法取締,不能說是收緊香港的自由空間。這亦呼應了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訪港時提出的「三條底線」,亦即是:不允許危害國家主權安全、不允許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區基本法權威、不允許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

 

簡單來說,港澳辦再次表明港獨是違法行為,支持港府取締港獨,亦向香港傳媒作出善意提醒,表明港媒不能以「新聞自由」之名而從容及包庇港獨。

 

港澳辦「吃掉」鄧小平的原話?

正如港澳辦說明,以上的言論,是中央官員對港媒的善意提醒,與「言論自由」毫無關係。可是,有個別港媒在引述其言論時,在字裏行間,仍伺機炒作,總要塑造出一個「中央政府有意干涉香港言論自由」的假象。

 

該港媒指出,雖然鄧小平確實有說過要防範有人把香港變成一個在「民主」幌子下反對大陸的基地,但港澳辦卻「有意無意」的「吃掉」了鄧小平的前一句話:「有些事情,比如1997年後香港有人罵中國共產黨、罵中國,我們還是允許他罵。」此外,該報道還指出,鄧小平亦說過,97後台灣駐港機構仍然可以存在,仍可以宣傳三民主義等等。

 

港澳辦的言論,重點明明是說明港獨是違法行為,取締港獨與「言論自由」無關,中央官員說「小心有人以『言論自由』之名,促使香港成為反共反華基地」,亦是中央政府多年來的一貫講法。有個別港媒卻在雞蛋裏挑骨頭,硬要說港澳辦不引述前一句,皮裏陽秋,似乎有意暗示,中央政府現在「不准人罵共產黨」、「不准人罵中國」和「不准人宣傳三民主義」呢?

 

引用先賢的原話,怎會一整篇的說出來?

港澳辦引述已故最高領導人的原話,實不必一字一句也說出來。原話可以涉及不同範疇,與特定事件無關。以常理計,引用先賢的說話,又怎會整篇文也登出來?此外,省略某些部分,亦絕不代表港澳辦不贊同。這明顯是普通常識,為何有港媒卻要藉此大造文章?

 

正如國文老師引用孔子的說話:「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藉這簡單的幾句話來說明人生道理及一些應有的態度。老師授課,因材施教,亦會按個別情況而引經據典,絕少會朗讀整篇原文。難道說《論語》時,就一定要一口氣把一整篇話說完?難道只談「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就代表老師否定了「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等等的說法?

 

個別港媒似乎想暗示,中國政府「不准罵共產黨」。可是,請問這麼多年以來,為何我們仍可以看到這麼多抹黑中國的新聞呢?為何仍有這麼多人可以公開批評中國政府呢?其實就是因為中國政府處事文明和開放,十分包容不同意見和聲音,在港貫切落實一國兩制,港媒才可以擁有這麼大的自由度去批評中國政府。

 

簡單比喻:可以罵人,但不能殺人

中央官員只想表明港媒不能以「言論自由」之名包庇港獨。難道這個概念,真的這麼教人難以明白麼?正如,在一般法律的框架下,我們有「言論自由」,可以罵人。我們不會因罵人而被捕。但如果我們的言論,是煽動殺人的話,那便可能有罪了。

 

「言論自由」不可能沒有底線,某一人的自由,亦不應影響到另外一人的自由,更不應破壞社會的秩序及安寧。因此,一切自由,亦應受到法律的約束。

 

港媒普遍的說法,是認為討論港獨亦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可是,這一論調,卻明顯有意誤導觀眾。舉例說,殺人或煽動殺人,皆屬違法。公開談論殺人事件,亦有煽動之嫌。既然殺人是犯法,為何有人卻這麼詳細的討論殺人細節?甚至教峻受眾殺人?或藉討論之名,為殺人的行為辯護?縱然要公開討論殺人,最低限度亦應先否定殺人的行為,清楚表態反對殺人,更不會請殺人犯分享「殺人樂趣」罷?

 

如港媒煽動港獨,應屬違法

此外,亦有港媒認為,只「討論港獨」,又不是「鐵桿起義」,不能算是犯法。可是,言猶在耳,佔中之前,戴耀廷等人在鑽法律空子,多次舉辦研討會,教導年青人如何「非法佔領」和如何「對抗警察」等等,亦只是在「討論層次」,結果如何?無論是古今中外,「言論自由」肯定會有界線,我們不能以「自論自由」之名惡意中傷或誹謗他人,更不可以煽動違法行為。

 

一般市民對「言論自由」只有片面的理解,但作為傳媒,掌「第四權」,理應明瞭「言論」的威力。又怎會不明白當中的關鍵?部分港媒大造文章,有意想把「自論自由」的底線往下推,亦不過是想獲得更大的權力罷了。

 

總的來說,就算有外國記者在港明顯有煽動港獨之嫌,港府亦只是依法施政,不再向他發工作簽證而已。在地球的另一邊廂,那沙特記者又遭遇到什麼事呢?相比之下,港媒應該好好珍惜當下享有的「言論自由」空間,絕不應伺機宣揚港獨等違法行為,讓國家添煩添亂。


文: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人,醉心武俠小說創作,學研社成員;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