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18年12月18

2018-12-05

金庸武俠小說當中有很多神奇武功,各有各的特色,讓讀者神往。但想深一層,小說裡的諸般神通,往往威力太強,幾近脫離現實,到底是如何練成的?現實世界裡,所謂「雙拳難敵四手

,卻為何總會有小說人物角色,可以一擋十,甚至以一敵百?絕頂武學高手,甚至乎可以單槍匹馬的出入戰陣,尚能保得住性命?


近代有北少林武術家顧汝章表演過「鐵沙掌,曾一掌打碎十多塊磚,並有相為證。當世泰拳拳王播求,曾只以十多記「鞭腿」,便把一棵芭蕉樹踢倒,該視頻亦被放到網上。


可是,《射鵰英雄傳》裡的郭靖,為何可以「降龍十八掌」一掌打斷松樹?松樹比芭蕉樹堅硬得多,絕不可能有人類可以赤手空拳打斷碗口粗幼的松樹。熟知劇情的讀者當然也知道,郭靖的武功固然是厲害,但他所使的「降龍十八掌」還不算最神奇,金庸小說世界裡,尚有不少更離奇荒誕的武術。


畢竟,武俠小說就算是誇張失實,但人物始終是凡人,描寫的武功都是人間武學,絕非仙法妖術,路線屬《水滸傳》和《三國演義》一類,與《西遊記》不同。武俠小說裡的武功如描寫得太過誇張失實,反而會使讀者難以代入。武俠世界也是歷史世界,兩者雖然都是虛虛實實,但不可能全虛。


隨便舉一個例子,《天龍八部》裡,蕭峰曾在漠北之地,徒手搏虎,很容易教人聯想起蘇軾的一首詞:「親射虎,看孫郎。」歷史上,孫權獵虎也是很出名的,亦有徒手搏虎的傳說。蕭峰雖是虛構人物,但在小說世界裡,他卻與歷史人物遼國皇帝耶律洪基結交。蕭峰「徒手搏虎」可謂「大有古人之風」,把這個虛構的英雄人物,放到歷史人物耶律洪基身旁,始終不會太礙眼。


可是,如果小說裡的武功描寫得過離譜,例如說「蕭峰一掌打破一座山」或「蕭峰與三大高手決鬥,最終毀滅了月球」之類,則劇情太過荒謬和失實。歷史中嚇嚇有名的人物,卻遇上了「毀滅星球」的「異能人」?這種荒誕不經的情節,其實幾十年來也有其他作家嘗試過,但始終難以融入武俠小說世界,無論作者怎樣妙筆生花,也不可能讓讀者投入。


武俠小說裡的歷史,在大事上總不能與史實相差太遠;武俠小說裡的武功,總不能太過脫離現實。就算偶然寫得荒誕,對諸法神通,總要有個合理的說法。那麼,金庸在描寫諸般神奇武術之時,又如何自圓其說?凡人豈會有神力?怎能有神通?這自然是要靠「內力」或「氣功」了。


打坐練氣得神通?

金庸小說與不少武俠小說相同,都充滿着「氣宗思想」的味道。主角只要練成內功,真氣所至,自能耳聰目明,反應遠比常人靈敏,舉手投足之間,還能生出大威力,學習諸般神奇武功之際,自然能得心應手。當然,金庸筆下所描繪的內功,不僅比較細膩,且有根有據,做到三分真,七分假,與現實世界的氣功可謂絲絲入扣,一般武俠小說實在難以媲美。


正如《射鵰英雄傳》中,小郭靖隨「江南六怪」學習武功多年,進境本是甚慢。後來他得全真教長教馬鈺千里迢迢來到漠北傳授內功及輕功兩年,才漸漸把六位師父的武功學懂。馬鈺在「射鵰三部曲」的世界裡,還不算是絕頂高手,但他所教的全真教道家內功,卻號稱為「天下玄門正宗」。那麼,這內功是怎樣練成的?


那道人(馬鈺)道:「……我就傳你一些呼吸、坐下、行路、睡覺的法子。」郭靖大奇,心想:「呼吸、坐下、行路、睡覺,我早就會了,何必要你教我?」……那道人道:「這樣睡覺,何必要我教你?我有四句話,你要牢牢記住:思定則情忘,體虛則氣運,心死則神活,陽盛則陰消。」……那道人道:「睡覺之前,必須腦中空明澄澈,沒一絲思慮。然後斂身側臥,鼻息綿綿,魂不內蕩,神不外游。」當下傳授了呼吸運氣之法、靜坐斂慮之術。


郭靖……漸感心定,丹田中卻有一股氣漸漸暖將上來,崖頂上寒風刺骨,卻也不覺如何難以抵擋。 (射鵰第五回)


上述的內功,主要還是道家靜坐吐納之法。這玄門正宗道家內功心法,還可包括了呼吸,坐下、行路和睡覺等等。總括來說,馬鈺傳授的正是現實世界裡都有的道家內丹。金庸世界裡,主角如何練成諸般神通?原來就是靠修練現實世界裡都會有的道家內丹!金庸描寫道家內功的修練過程頗為詳細,小郭靖初學窄練,起初思潮起伏,逐漸修攝心神,丹田便有一股暖流走出來。作者只簡簡單單的幾筆,已繪形繪聲的把練習內功之情況刻劃出來,讀者極易代入,直如與主角一起修練一樣。


金庸描寫修練內功的情節實在太詳細及好看,可謂以假亂真。例如,剛才的引文裡,郭靖跟馬鈺修練的道家內功,馬鈺即傳授口訣:「思定則情忘,體虛則氣運,心死則神活,陽盛則陰消。實是似模似樣,卻原來是引至《丹陽修真語錄》,果真是馬鈺所註的!丹陽子馬鈺在歷史上真有其人,郭靖隨真人練氣,才融匯貫通了「江南六怪」所教的武功。及後,他有了良好的根基,方能練成「天下剛陽第一」的「降龍十八掌」,再修練一脈相承的「空明拳」及「九陰真經」等道家武學,亦來得合情合理。


此外,《丹陽修真語錄》裡所述的口訣,又如何具體的修練呢?大家知道要「情忘」的話,先要「思定」,要「氣運」呢?則先要「體虛」,但如何「思定」?如何「體虛」?金庸當然沒有再詳解下去,但卻仍不時在小說裡引述道家內丹口訣以作補充:


梅超風……忽地心念一動,朗聲道:「馬道長,『鉛汞謹收藏』,何解?」馬鈺順口答道:「鉛體沉墜,以比腎水:汞性流動,而擬心火。『鉛汞謹收藏』就是說當固腎水,息心火,修息靜功方得有成。」梅超風又道:「『奼女嬰兒』何解?」馬鈺猛地省悟她是在求教內功秘訣,大聲喝道:「邪魔外道,妄想得我真傳。快走快走!」 (射鵰第六回)


那麼,我們又如何「固腎水,息心火」呢?馬鈺又豈能把真訣告訴女魔頭梅超風?當然也不能讓讀者知道了。無論如何,這「全真教內功」的修練之法,在《神鵰俠侶》時又再有補筆:


這一言提醒了楊過,忽然想起趙志敬傳過他的「全真大道歌」中有云:「大道初修通九竅,九竅原在尾閭穴。先從湧泉腳底沖,湧泉衝起漸至膝。過膝徐徐至尾閭,泥丸頂上迴旋急。金鎖關穿下鵲橋,重樓十二降宮室。」於是將這幾句話背了出來。(神鵰第六回)


讀者別要再追問查大俠了,他已乾脆把全真教內功的出處引出來,讀者如想進一步瞭解內功,意想一下如何「運氣通關」,不妨自行看看《全真大道歌》。


道家武功,竟取材自「道德經」?

在「射鵰三部曲世界裡的「全真教內功,雖然號稱為「玄門正宗,但一般人修習後的進展卻慢,主角縱然是性子相近,但武功要短時間內更上一層樓,始終還要修習更高階的武術。因此,郭靖意外獲得了「九陰真經」。這神奇武功的出處又是什麼呢?卻原來都是道家神通。小說中所述,「九陰真經」的作者黃裳讀遍道藏而悟出武學,創下這套神功,其口訣的層次,自然更加高。話說黃藥師以三道試題招親,最後一道試題要郭靖和歐陽克一同默唸「九陰真經」:


郭靖……只見第一行寫道:「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是故虛勝實,不足勝有餘。」正是周伯通教他背誦的句子,再看下去,句句都是心中熟極而流的。(射鵰第十八回)


原來,天下間至高無上的「道家武學」,果真從「道藏」悟出,第一句口訣的首半段,便是出自《道德經》!此外,其時郭靖還從周伯通身上學到另一門高深武功,名為「空明拳」。這「空明拳」純走以柔制剛的路線,與一般人對「太極」的理解和印象近似。周伯通如何悟出「空明拳」呢?據他所說,亦是從《道德經》中想出來的。


總的來說,武俠小說世界裡,絕大部份武功所以能生出諸般神通,都以內功為根基。其中,「射鵰三部曲」都以道家內丹為主旋律,當中的武學理論,更明顯取材於道家哲學。主角從《丹陽修真語錄》及《全真大道歌》等得其「術」,學懂練氣之法,武功要再上一個台階,自然要從《道德經》中,方能體會其「道」了。


讀者不可能見識過「降龍十八掌」的威力,世上亦無「玄鐵重劍」和「乾坤大挪移」,更加沒有「六脈神劍」或「凌波微步」,但大家卻或多或少都聽過道家內丹、內功或氣功;就算完全沒有見識過,也曾看到公園裡有人修習「八段錦之類的功法。無論如何,就算你不相信內功、內丹或氣功的功效,但這些功法確實存在於世上。金庸筆下的道家內丹描寫得越詳細及神似,就會越容易使讀者代入。讀者有了現實世界的依據,由實返虛,再看到那些神妙武功,便會不經不覺的接受了。


順帶一提,金庸世界裡,描寫主角打坐練內功的例子不少,但也有變奏。可能作者見男主角一個人練得沉悶了,便引入「一男一女」的模式,兩個人一起練。首先是《射鵰英雄傳》的郭靖,因被西毒歐陽鋒打傷,還中了楊康一刀,只得躲在牛家村的密室療傷。郭靖身受重傷難以提氣,便借助黃蓉的真氣替己療傷,二人一同修練,要用上了七日時光。這種「一男一女」的模式,等到《神鵰俠侶》的時候再發揚光大,楊過和小龍女練習的玉女心經練至某一個階段,居然要全身衣服暢開,一同對練,情節香豔,越搞越像「雙修大法」。


(待續)


文: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