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18-12-20

可是,《笑傲江湖》的「吸星大法」,卻有着一點不同。金庸在書中言明,這「吸星大法」,主要還是承繼了「星宿派」的「化功大法」一路。「化功大法」本身只化掉敵人的內力,卻不會吸收。「吸星大法」則發展至可吸人內力,但卻並非把吸回來的真氣儲在「膻中氣海」之內:


令狐沖……說道:「好,這四句口訣,你牢牢記住了:『奇經八脈,中有內息,聚之丹田,會於膻中。』你懂得解麼?」鐵板上原來的口訣是:「丹田內息,散於四肢,膻中之氣,分注八脈。」他故意將之倒了轉來。 (笑傲第二十一回) 


引文中可見,「吸星大功」反而是把「膻中之氣,分注八脈」。令狐沖看到的「吸星大法」口訣,尚有「丹田有氣,散之任脈,如竹中空,似谷恆虛」,由此可見,這兩套一脈相承的「內功採補術」,卻是同中有異,異中有同。


值得一提的是,金庸的筆下的「內功採補術」,是把道家內丹的功法借題發揮,還將中醫經胳穴道的知識寫進去。可是,其實現實世界裡,中醫所講的「奇經」,正是「督脈」、「任脈」、「沖脈」、「帶脈」、「陰維脈」、「陽維脈」、「陰蹻脈」和「陽蹻脈」。其中,「膻中」實屬於「任脈」當中的一個穴道,又如何再「分注八脈」?「任脈」已是「奇經八脈」當中的一脈了!「膻中」的真氣,分散在「任脈」諸穴,也可能講得通,再分散至「八脈」,又越說越奇怪了。當然,凡事也有可能,內丹和氣功的合理性,亦只好留代氣功師傅們詳談了。


其實,段譽本是不屑學「北冥神功」,只是少年人「好色而慕少艾」,用意不過是欣賞「神仙姊姊」的「裸照」,修習「北冥神功」時,也是隨便找一兩條經脈亂練就算,並不認真,明顯沒有練全,小說中亦已言明。正如現代男生看「色情小電影」,也不會着重劇情,甚至乎很少會把一套「小電影」看完。令狐沖練習「吸星大法」亦只為化掉體內的八道「異種真氣」,亦未必把「吸星大法」的精要學通。到底兩套「內功採補術」的整套理論是如何,就只好由讀者去自行領悟了。


由於這「內功採補術」寫得極詳細,引用了道家莊子的思想,融入了中醫的經胳要理,又有點道家內丹的描寫,可算是幾可亂真。儘管金庸寫得極神似,但如果「內功」是可以這麼容易被竊取的話,那麼武俠小說當中的諸般神通,豈非唾手可得?為可當世竟無人練得成?因此,金庸也為這類「內功採補術」設下種種限制。


首先,「吸星大法」明顯有「異種真氣反噬」的問題,最終會使修練者走火入魔,反受其害。任我行便是因「真氣反噬」而暴斃,令狐沖則全靠練了少林派的「易筋經」,才能化去體內的「異種真氣」。「北冥神功」似乎並無此問題,但其實段譽初學之時,吸了眾多高手的內功,亦曾有「真氣反噬」的情況,全仗大理皇帝段正明傳授調息之法,把其內功導入正軌。


其次,金庸對「吸回來的內功」亦甚有保留,且看看以下的一段,令狐沖被師父岳不群踢了一腳,卻不肯運功相抗,因而受傷暈倒。任我行卻完全不明白,為何岳不群踢中令狐沖後,居然會弄至腿骨斷裂:


盈盈道:「我爹爹說,你已吸到不少別人的內力,內功高出你師父甚遠。只因你不肯運力和你師父相抗,這才受傷,但有深厚內功護體,受傷甚輕……只是你師父的腿骨居然會斷,那可奇怪得很。爹爹想了半天,難以索解。」令狐沖道:「我內力既強,師父這一腿踢來,我內力反震,害得他老人家折斷腿骨,為什麼奇怪?」盈盈道:「不是的。爹爹說,吸自外人的內力雖可護體,但必須自加運用,方能傷人,比之自己練成的內力,畢竟還是遜了一籌。」(笑傲第二十八回)


由此可見,「吸回來的內功」始終質素較差,比不上自身練出來的內力,雖可護體,但卻不能自然的把勁力反彈開去,須自加運用,才能傷人。


還有,無論是「北冥神功」和「吸星大法」,都有一大難關,就是修練者先要化去自身內功。「吸星大法」先要保持「如竹中空,似谷恆虛」,才可吸人內力;「北冥神功」則亦有很強的「排他性」,話說無崖子要把體內的七十餘年「北冥真氣」輸入虛竹體內,卻先要化去虛竹的少林內功。可是,你化去自身內力,正是體虛氣弱,除非人家送內力讓你吸,否則你在毫無內力的情況下,又如何吸人內力?如何確保練得成這種功法呢?


很自然的又會聯想到一些「男女雙修」的「採補法」了。同門師兄弟或姐妹,甚至乎是夫妻,又能否可以互相信任的一起修練?散去內功的人,又能否確保對方不加害自己?讓人吸掉內力的一方,又如何確保對方不會盡取?被人吸一些內功,會否對身體有害?大家開始有小成之際,又是否要不停找獵物,吸掉他們的內功?這類型的內功,牽涉太多利害關係,所以十分難練,亦順理成章的「逐漸失傳」。


此外,修練「北冥神功」之後,雖然容易習得諸法神通,但「禪定功夫」卻平平。「逍遙派」當中的無崖子、童姥和李秋水三老,都無法參悟生死,未能放低執念,深受貪、嗔、癡三毒之苦而無法解脫。「逍遙派」妄求神通而深受輪迴之苦,亦或許是金庸對一些修道之士的一些忠告。


「內功為本,招數為末」的武林世界

總括而言,金庸描寫了一個奇幻的武功世界,大部份主角都因習得神奇內功而練成諸般武功,成為一代高手。修練內功之法,可以是內丹靜功、氣功和由外而內的動功,或是一些發聲的吐納術和瑜伽術等等。主角亦可能得逢奇緣而瞬間練成神功,除了誤服丹藥或進寶之外,金庸更多描寫的是「衝破玄關」和「內功採補大法」,等到主角內功有所成之際,便可以學習諸般武術,達至「無往而不利」的境地。


金庸武俠小說世界,一直瀰漫着這種「氣宗思想」。「射鵰三部曲」當中,勝負之數往往取決於內功高低。郭靖有很好的「全真教內功」根基,才能學得成「降龍十八掌」。後來經洪七公指點,郭靖亦是先練「九陰真經」中「易筋段骨章」內功。楊過領悟的獨孤武學,也是習其「氣」為主。張無忌練成「九陽神功」,幾乎可以立刻練成「太極拳」和「太極劍」。修練「乾坤大挪移」的大前提,當然是先要有高明的內功。張無忌有高強的內功,所以可以轉眼間練成;楊逍等高手的內功不夠,強練下去,還可能會走火入魔!


等到《天龍八部》的世界裡,更幾近是純走「氣宗」路線。《射鵰英雄傳》雖是成書較早,但發生在南宋年間,等到《天龍八部》面世,讀者才知道原來北宋年間的武林世界更為有趣。「降龍十八掌」之前,原來有「降龍廿八掌」,「一陽指」之上,尚有「六脈神劍」。「逍遙派」的武功更是神奇,有「北冥神功」、「凌波微步」、「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陽掌」、「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和「小無相功」等等,實不似是人間武術。這「非僧非道」的武功一出,連「全真教內功」和「桃花島武功」都要靠邊站。


在《天龍八部》裡,誇張的情節不少,例如是蕭峰,他畢僅試過以「劈空掌」的手段,以掌力隔空殺人來立威,還曾露出一手「擒龍功」,凌空拾起地上的單刀。他亦曾試過徒手搏虎,以「降龍十八掌」擊斃一頭猛虎。屬知劇情的讀者,自然知道,蕭峰的手段還不算是最神怪。「逍遙派」內功可使人駐顏不老,九十幾歲的人武功不下於少年,虛竹依童姥之法擲松果,竟可隨手把人家的肚皮打穿。段譽手中的「六脈神劍」,形成「無形劍氣」後,隨意揮舞,世上更無敵手。「少林派」無名老僧不僅佛法高明,其武功已接近「神級」,給人打斷了肋骨也如無知覺一樣,其輕功更是如鬼如魅,根本不似是凡人。


早在《天龍八部》開場之初,其實金庸已借書中人物之口,確立了這世界的秩序,說明了「氣宗思想」的論點:


「……是故本派武功,以積蓄內力為第一要義。內力既厚,天下武功無不為我所用,猶之北冥,大舟小舟無不載,大魚小魚無不容。是故內力為本,招數為末。」(天龍第二回)


等到《笑傲江湖》面世,金庸對「氣宗思想」有更進一步的闡釋:


岳不群道:「……華山一派功夫,要點是在一個『氣』字,氣功一成,不論使拳腳也好,動刀劍也好,便都無往而不利,這是本門練功正途。可是本門前輩之中另有一派人物,卻認為本門武功要點在『劍』,劍術一成,縱然內功平平,也能克敵致勝。正邪之間的分歧,主要便在於此。」(笑傲第九回)


《笑傲江湖》的時代背景為明朝,成書亦在「射鵰三部曲」和《天龍八部》之後,這「氣宗思想」建基於之前的著作,先練好內功或以內功為重,在金庸世界裡,實是合情合理之事,甚至乎成了「王道」;在華山派裡,若有不同的意見,更被打為「異端邪說」!


金庸建構了一個「氣宗思想」的世界,又能否再有突破?


(《漫談金庸:貫通武俠小說的「氣宗思想」》全文完)


文: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