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19年01月24

2019-01-08

「劍宗」的諸般局限

金庸建構了「劍宗思想觀」之後,並沒有完全推翻「氣宗」。反而是為「獨孤九劍」設下種種局限。


主角只能用劍:《笑傲江湖》中對主角的一大局限,就是令狐沖所擅長的,不過是劍法,以「獨孤九劍」打敗對手,就只能用劍。如果他手上沒有劍,則連尋常高手也打不過。


故事裡,令狐沖有大部份時間都是受傷的,還有不少時候是「內力全失」,拳腳功夫也用不到,被逼用上「使招不使力」的法門,只能硬着頭皮以《獨狐九劍》當中那些幾近同歸於盡的險招制勝。如果他手上沒有長劍,更使不出「獨孤九劍」,恐怕連最尋常的江湖好手之拳腳也抵敵不住。


正如早前所說,「氣宗思想觀」下的故事不是不好看,只是當主角練成神功之後,便沒有什麼看頭了。令狐沖則不同了,有很長的時間連內力也失掉,只能勉強運劍抗敵,熟知人家的劍招,或找到敵人的破綻,才可勉強致勝,否則便會葬命,每一場比拼也是性命相搏。就算面對尋常好手,如找不到劍,也只能逃跑,偏偏內力全失,要跑也跑不快,這不是剌激得多嗎?


主角不擅「破掌」、「破氣」:《獨孤九劍》只有運劍之法,令狐沖要再有奇遇,習得「吸星大法」,把體內的異種真氣化為己用,才算是「劍氣合一」,成為真正的高手。可是,他仍非十項全能,局限不少。例如,金庸補充,令狐沖不擅拳腳功夫,其後內功雖高,但修為有限,所以最艱難的「破掌式」及「破氣式」便練得不怎麼像樣。由於令狐沖本身的氣功及拳腳功夫也不是練得那麼好,這「破掌」及「破氣」兩招,便未必可使得到家了。


左冷禪早已打聽得清楚,知道令狐沖的局限,曾想過只須以擅使拳腳的高手圍攻,趁令狐沖還未來得及拔劍前偷襲,當能制住他。此外,令狐沖曾看過方證大師和任我行赤手空拳的比鬥,也自問不甚看得懂,只可以長劍一味搶攻,才有勝望,這情況與力戰東方不敗時有點相似。到底令狐沖是否真的無法打敗用拳腳的高手呢?


在故事裡,他至少曾打敗過嵩山派的高手樂厚,破了他的掌法。整部小說當中,我們亦不曾見過如左冷禪等高手碰上令狐沖,會棄劍不用,反過來以赤手空拳攻向他的長劍。由於在現實世界裡,手上有兵刃當然大佔便宜,面對敵人,絕無棄劍不用之理;這講法太過偏離現實,金庸亦沒有詳寫。


此外,除了任我行曾運內功、以嘯聲把令狐沖震暈之外,我們亦不曾見過有絕頂高手成功以「氣功」把令狐沖打敗。因此,這兩種所謂的局限,是否真的成立呢?這就不得而知了。


當遇上出手更快的敵人:「獨狐九劍」的另外一個局限,自然是在面對「葵花寶典」和「辟邪劍法」之時。由於對方的運劍速度太快,其破綻一閃即逝,無法攻破。正如剛才所言,在《笑傲江湖》的世界裡,「獨狐九劍」算是「天下第二快」。面對「天下第一快」的「葵花寶典」或「辟邪劍法」,自然居於下風了。等到故事的末端,岳不群以新近練成的「辟邪劍法」對付令狐沖,在最關鍵的時刻,令狐沖才知道,由於其「劍招」太快,「破綻一現即逝」,無法攻破,「劍招」上稱得上沒有「破綻」,但「劍法」上尚有破綻,就是這些出奇的快劍招式,總有用完的一天,因此不免重覆。只要一重覆,令狐沖便能搶先攻破敵人的劍招。令狐沖在比劍之初尚無致勝把握,等到最後的關頭才找到對方「劍法」上的破綻,劇情緊張刺激之極。


漆黑一片,無法使「獨狐九劍」:既然「獨孤九劍」專門找敵人的破綻,如果在天黑無光之際,便無法看到人家的招式中的破綻,「獨孤九劍」便無法施展開去。在故事裡,主角至少有兩次這種經歷。


其中一次,令狐沖受嵩山派的「白頭仙翁」卜沉和「禿鷹」沙天江圍攻。由於在周遭無光,敵人雖然劍法遠不及令狐沖,但武學修為高,「聽風辨形」之能明顯較強,令狐沖在黑夜裡卻無法看清對方招數之破綻,因此連橫中招,受傷不輕,要一直支撐到天亮時才可一舉致勝。


另外一次,則在思過崖的山洞裡,一眾泰山、衡山和嵩山派高手,被岳不群邀請前來,卻被瞎了眼的左冷禪、林平之和十五名「瞎眼高手」堵塞了洞口,火把盡數掉落後,洞內漆黑一遍。左冷禪和林平之已練成「聽風辨形」之技,令狐沖在漆黑一片的山洞中,反而成了「瞎子」,無法抵禦,幸而混亂間執得一條魔教十長老留下的骨頭,並生出鬼火鱗光,仗着這點點星光,才可反敗為勝。小說中亦清楚談及「獨孤九劍」的這個局限:


「獨狐九劍」的要旨,在於一眼見到對方招式中的破綻,便即乘虛而入,後發先至,一招制勝,但在這漆黑一團的山洞之中,連敵人也見不到,何況他的招式,更何況他招式中的破綻?處此情景,「獨孤九劍」便全無用處。(《笑傲江湖》第三十八回)


令狐沖先後兩次在「漆黑一片」的環境裡,無法看到敵人的破綻,因此無法使出「獨孤九劍」制敵。另一方面,敵人的武學修為夠高,或本身就是瞎子,懂得「聽風辨形」,在沒有光之前,令狐沖就只能「死守」。值得一提的是,「案發」之時,令狐沖已習得「吸星大法」,內力深厚之極,但沒有正式練過「聽風辨形」之技,始終不是一眾老江湖的對手。


儘管漆黑一片之際,「獨孤九劍」無用武之地,但小說裡亦看到有一些例外:


令狐沖聽得他躍起的風聲,一劍刺出,正中其胸。那瞎子大叫一聲,摔下地來。這麼一來,眾人已知他二人處身的所在,六七人同時躍起,揮劍刺出。令狐沖和盈盈雖然瞧不見眾瞎子身形,但凸巖離地二丈有餘,有人躍近時風聲甚響,極易辨別,兩人各出一劍,又刺死了二人。(《笑傲江湖》第三十八回)


從這一個段落當中,我們明顯可見,令狐沖始終是名門大派弟子,加上練成「吸星大法」之後,內力渾厚之極,並非完全不懂得「聽風辨形」;相類近的情節,亦在較早前的段落出現過:


……令狐沖此刻不但劍法精奇,內功之強也已當世少有匹敵,聽到金刃劈風之聲,內力感應,自然而然知道敵招來路,長劍揮出,反刺敵人手腕。


……嵩山派三名高手接連變招,始終奈何不了令狐沖分毫,眼見他背向己方,反手持劍,劍招已神妙難測,倘若轉過身來,更怎能是他之敵? (《笑傲江湖》第二十五回)


在這一段落裡,金庸已清楚說明,令狐沖內力深厚,已有「聽風辨形」之能,單是聽到「金刃劈風之聲」,便能「自然知道敵招來路」,更可輕鬆使出「獨孤九劍」一舉制敵。因此,「獨孤九劍」以劍法為主,但令狐沖另有補足,學了「吸星大法」,內力渾厚之下,內力感應,就算背着敵人也能把他們打敗。


這幾段引文合起來推敲,令狐沖內力深厚,自然已有「聽風辨形」之能,但畢竟年輕,始終沒有正式練過,比不上一眾武林老手及瞎子,難免會處於下風。但無論如何,只要令狐沖略為掌握到敵人的動態,縱然在黑夜,仍能使出「獨孤九劍」制勝。以上的劇情可見,令狐沖在黑夜裡,仍不算是完全處於捱打的局面。可是,他始終是仗着深厚的內力才可保命,這正正反映出「獨狐九劍」及「劍宗」的不足。


如果主角沒有高強的內力,不精通「聽風辨形」,單使「獨孤九劍」,又能否在黑夜裡保得住性命呢?


令狐沖……心中陡地一亮:「是了,今日的局面,不是我給人莫名其妙的殺死,便是我將人莫名其妙的殺死。多殺一人,我給人殺死的機會便少了一分。」長劍一抖,使出「獨孤九劍」中的「破箭式」,向前後左右點出。劍式一使開,便聽得身周幾人慘叫倒地……(《笑傲江湖》第三十八回)


畢竟,「獨孤九劍」的運劍之法極巧,「破箭式」一招更是快得出奇,可在一瞬間連發三十劍,實是世界罕見,以這「天下第二快」的使劍速度,一出手便可連殺多人,未必一定會輸,只是沒有這麼十拿九穩罷了。令狐沖在這漆黑的山洞裡,除了以快劍殺人之外,亦曾以長劍急速在身前揮動,組成一道劍網,以防止有人攻來。簡單來說,仗着出劍夠快,或出劍殺人,或組劍網防守,其實還不算是一籌莫展。


主角的江湖經驗不足:除了以上諸般限制之外,金庸還替主角設下更多的局限。話說令狐沖得逢奇遇,習得「獨狐九劍」和「吸星大法」,內力和劍術都忽然大進,但始終太年輕,正如一些年紀輕輕的「暴發戶」般,雖是「財大氣粗」,但技藝上不夠細緻,經驗始終及不上人家的幾十年修為。


除了「獨孤九劍」有其局限,「吸星大法」又會被「真氣反噬」之外,令狐沖的臨敵經驗始終比不上一眾江湖老手,曾不只一次的被人暗算偷襲。有一次,就是與向問天結交的一段,二人受正派中人圍攻,令狐沖胡裡胡塗的被嵩山派樂厚制住。好在樂厚也是個人物,竟忍手不殺,令狐沖才保得住生命。另外一次,令狐沖被「啞婆婆」無聲無色的偷襲。直到有劍在手,才輕鬆的把她打敗。


主角的能力有局限,故事才會好看:一直以來,金庸武俠小說裡的主角練成武功後,都幾近「十項全能」。郭靖、楊過、張無忌和蕭峯等等的內功深厚,武功高強之極,且能做到「一法通、萬法通」的境界,天下武術,幾近無不通曉,可謂「無往而不利」。《笑傲江湖》展示的世界,則有所突破,與前作不同。由於「劍宗」武學有其局限,「獨孤九劍」尚有不少限制,加上主角劍術雖高,但拳腳功夫平平,臨敵經驗始終不及江湖老手,絕非萬能,且尚有大部份時間都是內力全失。幾乎每一場大小戰役,主角都要鬥智鬥力,多次還有性命之虞。由於有諸般局限,整部小說的劇情便變得更加緊張刺激。總的來說,這「劍宗武學」實比之前的「氣宗武學」寫得更出色、更好看。


到底華山派「劍氣之爭」,誰是誰非?

金庸建構了一個「氣宗思想觀」主導的奇幻武俠世界;同時間,在《笑傲江湖》的世界裡,又創立了另闢蹊徑的「劍宗」。那麼,華山派的「劍氣之爭」,到底誰對誰錯?


理論上,「氣宗」和「劍宗」都只是側重了其中一面,可謂各得一偏。楊過在怒潮中練劍,學成獨狐求敗的「氣功」後,尚要把從前所學的諸般武技逐一融匯貫通,創下「黯然銷魂掌」。令狐沖習得「獨孤九劍」後,學通了其「劍術」的部份,至於「內功」方面,則有「吸星大法」把體內的異種真氣化為己用。由此可見,最理想的情況,當然是「劍氣雙修」,最終做到「劍氣合一」。其實這種道理十分淺白,即連武功低微的華山派小師妹岳靈珊也想得通:


岳靈珊道:「我想本門武功,氣功固然要緊,劍術可也不能輕視。單是氣功厲害,倘若劍術練不到家,也顯不出本門功夫的威風。」(《笑傲江湖》第九回)


華山派的高手武功越高,見識越廣,反而有所偏執,才會不接受這種講法。每當一種觀念形成,逐漸多人取信,最終成為「信仰」之後,便會有一定程度的「排他性」,甚至會有人把不同的意見當為「邪道」。深陷其中的人,就算連最淺白的道理,也不會願意聽,更加不容你作理性的討論。這種情況,相信大家亦不會感到陌生。


此外,「劍宗」和「氣宗」分成兩支,爭做「華山派正宗」;一派之內同室操戈,已並非武學歧見那麼簡單,而是明顯的權力鬥爭,已不是講道理的時候了。


若從「金庸世界」的角度看,「氣宗」又比「劍宗」勝一籌。一直以來,「金庸武俠小說」都有着極濃厚的「氣宗思想觀」,任何誇張失實的大威力,都是從「內功」而來。而且,只要練成內功,學習諸般武技,便如「探囊取物」般容易,何不練好內功再算?因此,在「金庸世界」裡,岳不群認為「內功是本、招數居末」,並沒有什麼不妥。此外,「劍宗」的武學明顯有諸般局限,「獨狐求敗」的劍術雖然是十分高明,但尚有其限制,不就是證明了「氣宗」才是最正統嗎?


據岳不群所言,二十五前的一場「正邪大戰」,「氣宗」的前輩仗着深厚的內力,以拙勝巧,打敗了「劍宗」的高手。華山派一連損折了二十多名高手,「劍宗」的師父「被自刎」,沒有死的便退隱。這不就是「氣宗」始終比「劍宗」強的證明嗎?


可是,讀者當然知道,岳不群其實是「偽君子」,說話不盡不實,原來所謂的「正邪大戰」,卻另有隱情:


沖虛道:「當年武林中傳說,華山兩宗火並之時,風老前輩剛好在江南娶親,得訊之後趕回華山,劍宗好手已然傷亡殆盡,一敗塗地。否則以他劍法之精,倘若參與鬥劍,氣宗無論如何不能佔到上風。風老前輩隨即發覺,江南娶親云云,原來是一場大騙局,他那岳丈暗中受了華山氣宗之托,買了個妓女來冒充小姐,將他羈絆在江南……」(《笑傲江湖》第三十回)


當年,「氣宗」打贏了這場戰役,全因為使奸計把風清揚引開,贏得絕不光彩。在《笑傲江湖》的世界裡,「劍宗」風清揚的劍術高明,應當屬絕頂高手之列,遠非岳不群可比。就算不把風清揚計算在內,「劍宗」另有高手封不平,他的一百零八式「狂風快劍」亦是非同小可,「劍法」明顯比還未練成「辟邪劍法」的岳不群凌厲,「內力」亦不見得較弱。由此可見,「劍宗」雖然以練劍為主,但並非放棄內力,「劍宗」高手,反而率先做到「劍氣合一」:


這套「狂風快劍」果然威力奇大,劍鋒上所發出的一股勁氣漸漸擴展,旁觀眾人只覺寒氣逼人,臉上、手上被疾風刮得隱隱生疼,不由自主的後退,圍在相鬥兩人身周的圈子漸漸擴大,竟有四五丈方圓。 


此刻縱是嵩山、泰山、衡山諸派高手,以及岳不群夫婦,對封不平也已不敢再稍存輕視之心,均覺他劍法不但招數精奇,而且劍上氣勢凌厲,並非徒以劍招取勝……(《笑傲江湖》第十二回)


「以氣功為本」可算是「金庸武俠世界」裡的「普世價值」。岳不群向門人闡釋這「大道理」,也說得條理分明,十分動聽。可是,把這「大道理」套入華山派之情況,又是否一定合適?是否符合華山派的「國情」?


單以華山派的「武學倉庫」來評論,「劍宗」手上最高深的武學,自然是「獨孤九劍」,其次才是以上的一套「狂風快劍」;「氣宗」所恃的,就只有「紫霞神功」。令狐沖以「獨孤九劍」邀鬥天下群雄,敗盡高手;岳不群的「紫霞神功」雖然高明,但明顯頗不及少林派的「易筋經」,也不見得比武當派高明。即使是魔教中的「吸星大法」或左冷禪的「寒冰真氣」,亦明顯更勝一籌。岳不群練了數十年的「紫霞神功」已有大成,但實力亦只屬中上而已。他明顯知道華山派「氣宗」的局限,自知單以這一手「氣功」,還不足以稱雄,所以才這麼用心的佈局巧奪「辟邪劍譜」。岳不群為了稱霸,除了對「辟邪劍譜」窺伺已久之外,即連華山派「劍宗」的絕招也不放過。話說在少林寺裡,岳不群與令狐沖交手:


岳不群施展平生絕技,連環三擊,仍然奈何不了令狐沖,又聽得眾人的叫喚,竟是都在同情對方,心下大是懊怒。這「奪命連環三仙劍」是華山派劍宗的絕技,他氣宗弟子原本不知。當年兩宗自殘,劍宗弟子曾以此劍法殺了好幾名氣宗好手。 (《笑傲江湖》第二十七回)


最主要的問題是,華山派的「氣功」始終沒有這麼厲害。岳不群以「紫霞神功」對付尋常高手尚可,但還不足以打敗少林派方證、武當派沖虛和嵩山派的左冷禪,亦比不上魔教的任我行。「氣宗」門人太側重「氣功」,看到人家的「劍法」厲害時便斥之為「邪道」,根本發揮不到華山派的長處。「偽君子」岳不群是一位聰明人,雖然以「氣宗」自居,嘴裡說得動聽,但行動最實際,還不是乖乖的走去偷學「劍宗」的絕招?


最後,我們再看一次「劍宗」封不平的那一席話:


封不平插口道:「……岳師兄……誰不知道華山派是五嶽劍派之一,劍派劍派,自然是以劍為主。你一味練氣,那是走入魔道,修習的可不是本門正宗心法了。」


……封不平冷笑道:「……一個人專練劍法,尚且難精,又怎能分心去練別的功夫?我不是說練氣不好,只不過咱們華山派的正宗武學乃是劍術……」(《笑傲江湖》第十一回)


相信讀者起初看到封不平的這一段說話,都覺得他胡說八道,滿口歪理。封不平的辭令遠不及岳不群,甚至乎令人生厭。可是,他的一席話雖然沒有很深厚的理論基礎,亦說得毫不動聽,但卻道出了實情。


真相始終是,華山派所擅長的,其實是「劍術」;能夠與天下群雄較一日長短的,亦只有「劍術」。而且天下武功包羅萬有,太多太廣,習武是「有崖隨無崖」,如果要把華山派發揮光大,最紮實的做法,自然是要先練好華山派最擅長的「劍術」。這「劍宗」的取態,才真正符合華山派的「國情」。


「氣宗」純因自己的道理說得動聽,就妄顧「客觀事實」,以「正宗」自居,排斥了「劍宗」,還把對方當成是「邪道」,並趕盡殺絕,見到對方有厲害的絕招,卻又毫不要臉的來偷學,十分卑鄙下流。反過來說,「劍宗」雖然專練「劍術」,但從來沒有排斥「練氣」,只是反覆強調「劍術」才是華山派所擅長的。那一方做學問的態度才算正確呢?


事實和真相,說起來往往毫不動聽;務實的作風,亦不會這麼容易受人欣賞。反而,滿口「大道理」而妄顧實情的人,更容易取信於人。「氣宗」一席話,不僅能騙過「外行人」,還可讓天下各大門派都折服。他們能說會道,輕易迷惑大眾,甚至乎大權在握,呼風喚雨。


所謂「戲如人生」,相信讀者亦不會對這種情況感到太陌生。


《另闢蹊徑的「劍宗武學」(完)》

文: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和《天人》等小說。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