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19年01月24

2019-01-08

見本網作者寒柏談金庸小說咁爽,我也班門弄斧一番。金庸去年逝世,自問不是武俠小說迷,更不是專家,只是老先生對我們這一代人的影響很大,不禁重新翻閱他的小說和電視劇。未能盡覽,暫時只是重溫過《射雕》三部曲和《笑傲江湖》這幾部而已。人到中年,看同一本書有著與當年的中學生不同的感覺。對於武俠小說中武功的部分,N年前沒練成,現在再看還是沒練成;不過對其中的男女感情關係,倒是隨著人生閱歷的豐富有著更深刻的理解。


很肯定金庸先生是一個很傳統的中國人,其男女關係的設定仍然是男尊女卑。這也沒有好不好之說,這是時代的烙印。故事的核心元素,基本上就是男主角追求忠孝仁義這種傳統的士大夫價值觀,也就是他們身上的大俠價值觀,這種追求到達了「癡」的程度。你看郭靖明明不喜歡華箏而且又深愛黃蓉,還是要回去內蒙古踐行自己的諾言,就為了信義;令狐沖明明知道師傅成了人妖,同時也是妖人,多次幾乎被殺,仍然念舊情不忍殺師傅。以現在的社會現狀,這種「癡」簡直到了神經病的程度。《射雕》裏的忠孝、《笑傲江湖》裏的正邪,這些核心矛盾,都突出在男主角這個大俠身上體現。


至於小說描述的讓人癡迷、久久不能忘懷的愛情,主要都是女主角的癡。女俠的愛都是一旦愛上至死不渝,而且為了男主角付出一切,東奔西跑。大俠跑到哪,女俠就跟到哪,給予無微不至的照顧。金庸每部小說的女主角雖然性格各異,但都有著男性夢寐以求的優良品質,卻有沒有一般女性有的缺點,例如不物質、容易哄。


看到金庸先生的愛情故事,有時候心裏會笑:這肯定是男人才會這麼寫的,人世間去哪找這樣的女子?漂亮、聰明,還當爺一樣伺候著你。武俠小說裏面的女俠可不是美國英雄片裏面的美女,女俠絕不是陪襯,而是全劇最厲害的人物。一句話概括:讓女人成就男人。無論黃蓉、小龍女還是任盈盈,從武功、智商、能力各方面都遠遠超過男主角,但卻甘於付出一切去成就男人,這是那一代男人的夢想吧。要用四個字概括金庸的愛情故事,那就是「直男童話」——男性視角幻想的完美愛情。


相反,男主角對女主角的愛其實並不癡迷,起碼遠遠不如女主角付出的多。郭靖明明跟華箏訂了婚,卻跟黃蓉好了這麼久都不交代,蓉兒從一開始就是「被小三」的,這完美嗎?按照現在的標準,這樣的渣男早就被人批鬥死了,無論出於任何理由都不值得被原諒。但金庸小說裏就是一個無上的大俠價值觀(說白了還是中國傳統士大夫那一套)就可以無限被原諒。黃蓉也往往是一句“你以後不能再欺負我”就好了(這樣的女人去哪裡找的?)。


應該說,金庸小說裏的女主角都是男人夢寐以求的;至於男主角嘛,以現在的標準,未免有點太大男人了。沒辦法,作者的內心還是以男人為中心的,當時的社會狀況也是如此。要知道小說一開始是在報紙連載的,報紙的主流讀者以男性為主,正好滿足男性讀者的幻想,作者既討好自己、也討好客戶。


金庸骨子裏就是認定男人就是追求大義,對愛情無需專一,但女人就個個都要從一而終。男主角綁著忠孝、正邪,女主角再綁著男主角,就這樣不斷攪和。


仙女是追不到的但可以被仙女追

金庸描寫的男女關係,最大的啟發是:好(好到仙女一般)的女孩是追不回來的,但可能被男性身上的某種特性吸引,而對男主角死心塌地。


黃蓉、小龍女和任盈盈的形象,你可以想像去追這樣的女孩嗎?不可能!這種女人都有一種傲氣,她們優秀到視天下男人如糞土,平常人只要不小心看到聖姑一眼,都要自挖雙目,去追的結果只有被「哢擦」一聲。因此,男主角從來沒有追過女主角,這裏追是指由不愛到愛的過程。甚至覺得,這樣的仙女,誰敢去追,那簡直就是對仙女的一種褻瀆。男人追女人,是一種帶著欲望衝動的求偶行為,在仙女面前,這種行為太骯髒了。歐陽克就作了一個錯誤示範,對黃蓉一見傾心,雖然歐陽克英俊不凡、風流倜儻,甚至在荒島上付出了兩條腿的沉重代價,但終究也不得歡心。


但同時,金庸筆下的這些仙女卻都是內心極度空虛的,很需要愛的。沒爹疼、沒娘愛,能力超強,在江湖鬥爭中,其實很需要愛。但你去追她們一定失敗,因為她們傲。


這樣的仙女不能追,但可以被仙女追啊。怎樣才會被這樣的仙女追呢?我總結了一下,就是:示其空、行其正,從而俘其心。


示其空,是這些大俠一般開始的時候有著缺陷和空虛。令狐沖和任盈盈的名字,正好是《道德經》中「大盈若沖」的體現。「沖」是缺月,是空的,令狐沖在小說一開始就是被師父師娘失去信任、被小師妹拋棄,天天借酒消愁,天地間沒有容身之所了。而「盈」是滿月,正好可以填充這種空。郭靖一出江湖就顯得笨頭笨腦,要不是黃蓉,別說學會絕世武功,估計很快就死翹翹。既然仙女的能力這麼強,這種空,正好滿足了她們的傲。


這裏多說幾句,《笑傲江湖》處處在體現這種「空」和「盈」的辯證法關係。第一是上面說的令狐沖和任盈盈的名字,本身就是「空」和「盈」的關係。第二是兩人的人物背景,令狐沖是一無所有的「空」,沒爸沒媽的孤兒,師父師娘不敢要,小師妹也拋棄了;但任盈盈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隨便一句話就有無數人為之拋頭顱灑熱血,除了情感上空虛以外。兩個人就是一無所有的屌絲和大集團繼承人的對比,就像大家也將華為的孟晚舟稱為「聖姑」一樣,這也是「空」和「盈」的關係。第三是武功,令狐沖劍法雖好,但內功不行,因此陰差陽錯被輸入多股內力之後一直受嚴重內傷所困,後來是練了「吸星大法」解決了這個問題。吸星大法的口訣是什麼?小說裏交代的有這麼幾句:「當令丹田常如空箱,恒似深谷,空箱可貯物,深谷可容水。若有內息,散之於任脈諸穴。」令狐沖也覺得很奇怪,師傅說練內功都是要充氣丹田,這個怎麼要說讓丹田裏什麼都沒有呢?這其實也是「空」和「盈」的辯證關係。反正無論名字,還是被聖姑追,還是練功,都在傳達這一個「大盈若沖」的道理,面對「大盈」、「盈盈」,唯有「空」、「沖」方可勝之、方可得之。


但是練了「吸星大法」還是會不時痛不欲生,最終解決之法是煉了《易筋經》,這部經書可以讓人獲得重生一般。這也與令狐沖和任盈盈兩人衝破正邪之別,達到人生的昇華是一樣的。這個經典愛情故事雖然過程是大男人了一點,但我覺得故事講述了「至空」與「至盈」作合昇華的故事,還是蠻有點哲學意味的。


以上兩段我不知道是作者本意,還是我自己想多了,但我覺得可以這麼解釋。


回到行其正,大俠雖然智商武功都不如仙女高,但他們身上卻有著作者所推崇的種種正氣凜然的人格特質,那就是我上面說的那種對中國傳統忠孝仁義價值觀的癡迷。郭靖的笨,恰恰是他的正,他就請黃蓉吃一頓大餐,就把心靈空虛的黃蓉感動了。為什麼呢?因為當時黃蓉是女扮男裝乞丐打扮,郭靖根本沒有泡她之心,是如此純粹地「對一個人好」。就是這種「正」吸引了仙女。歐陽克請黃蓉吃100頓大餐都可以,但黃蓉不會有這種感覺的,因為居心不正。如果說仙女的美是極端的,那麼大俠的這種正也是極端的,那種無論你給他多少好處、多少磨難都不會走上邪路的態度。


當然,首先當然是大俠要有這樣的命,遇到這樣的仙女並且兩人之間發生如此多的故事啦。


總體而言,金庸筆下的男女關係就是傳統男人為主的價值觀下,男人夢寐以求的純美的愛情故事,給了那個時代的男人無限的幻想。只是隨著社會變遷,我近年已經感受到,那種女人成就男人的社會關係,可能逐漸失去經濟基礎了。


文: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穿梭港深兩地的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