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19-01-22

絕頂高手也不能飛

「金庸武俠小說」對武功的描寫,與某些「科幻小說」、「神魔玄幻小說」和「修真小說」等等,還有什麼明顯的大分別?就是「金庸武俠小說」世界裡的人物,肯定不懂得飛。


《射鵰英雄傳》中的郭靖,曾跟馬鈺習過全真教的輕功「金雁功」。兩年間,每晚都攀爬着一個蒙古的懸崖。這「金雁功」與「全真教內功」兩者一起練,或許有練氣之效亦未可知。據書中描述,這一門「金雁功」是一門極高明的輕身功夫,練習的方法更與後世的「攀石」近似。當然,郭靖練成「金雁功」後,不用「安全繩」,又不見用上專門攀爬的工具,只一會兒就爬了上去,自然比現實世界裡的「攀石專家」厲害得多。話說大約二十年之後,郭靖的武功已有大成,還曾在兩軍對疊時使出這門輕功:


郭靖……危急之中不及細想,左足在城牆上一點,身子陡然拔高丈餘,右足跟著在城牆上一點,再升高了丈餘。這路「上天梯」的高深武功當世會者極少,即令有人練就,每一步也只上升得二三尺而已,他這般在光溜溜的城牆上踏步而上,一步便躍上丈許,武功之高,的是驚世駭俗。霎時之間,城上城下寂靜無聲,數萬道目光盡皆注視在他身上。(《神鵰俠侶》第二十一回)


《神鵰俠侶》中,郭靖的武功境界已臻絕頂之境,使出「金雁功」一類的「上天梯」輕功,居然可在光溜溜的城牆踏步而上,一躍便是丈許,書中稱之為「驚世駭俗」。城牆面明顯無處借力,如無攀爬工具,怎能踏步而上?恐怕連「攀石高手」也無法做到。


這種「異能」並不常見,筆者聯想起的是美國超級英雄電影《蜘蛛俠》的情節。「蜘蛛俠」除了被拍成電影之外,尚推出了不少電腦遊戲,角色除了能「吐絲」之外,就是可以在高樓大廈的外牆之上急速踏步或爬行,情況與「上天梯」近似。


無論如何,就算郭靖這「上天梯」的功夫如何神妙,亦始終不懂得飛。而且,這輕功也有限制。原來當晚楊過「搞鬼」,「行刺」郭靖失敗後,順勢裝着「走火入魔」,使郭靖為了救他而大耗真氣,使這「上天梯」功夫時便大打折扣,加上金輪法王知道這功夫只能用上「一口氣」,不能中斷,便發箭騷擾,使郭靖無法繼續踏上去。


《倚天屠龍記》中,輕功最高的自然要數韋一笑。張無忌則因內力深厚,輕功也十分高明。此外,武當派尚有一門「縱雲梯」輕功,尚有不少高手。縱然一眾輕功高手在對戰時翻騰縱躍,亦始終無法真正飛起。


「射鵰三部曲」中,沒有人能飛得起。那麼,更為誇張荒誕的《天龍八部》呢?話說虛竹吸收了無崖子那七十餘年的「北冥真氣」之後,童姥和李秋水的一身功力,也一起迫進他體內。他身具「逍遙派」三大高手的功力,內力之深厚可謂「曠古爍今」;小說中,就似乎只有段譽可比。虛竹體內真氣充盈,又能否懂得飛呢?


虛竹抓住鐵鏈,將刀還了石嫂,提氣一躍,便向對岸縱了過去。群女齊聲驚呼。余婆婆、石嫂、符敏儀等都叫:「主人,不可冒險!」一片呼叫聲中,虛竹已身凌峽谷,他體內真氣滾轉,輕飄飄的向前飛行,突然間真氣一濁,身子下跌,當即揮出鐵鏈,捲住了對岸垂下的斷鏈。便這麼一借力,身子沉而復起,落到了對岸。他轉過身來,說道:「大家且歇一歇,我去探探。」(《天龍八部》第三十八回)


由此可見,虛竹雖然內力深厚,但依然無法飛行,「體內真氣滾轉」,只能教他躍得比人遠得多,但時候一久,依然無法敵得過「地心吸力」,只一會兒便感到「真氣一濁」,然後「身子下跌」,只得非常精準的「揮出鐵鏈」,捲着對岸的一段斷鏈,才能借力再上。


及後,他在靈鷲宮的密室之石壁上,看到有不少「逍遙派」的武學秘要,以三大高手的內力依法運功,仍然無法飛得起:


……那老僧在二人掌風推送之下,便如紙鳶般向前飄出數丈,雙手仍抓著兩具屍身,三個身子輕飄飄地,渾不似血肉之軀。 


原理上,「逍遙派」三大高手的內力非同小可,每人也有大約七、八十年的功力,虛竹集三大高手的內力,學得幾招,最多也只是感到「輕飄飄地凌虛欲起」,但依然「無法離地」。以此觀之,理應沒有人可以真正的飛得起。當然,虛竹和段譽的內力,是否真的「空前絕後」?既然有武功秘要留下,「逍遙派」的前代高手之中,又是否有人真的懂得飛呢?如果有人可以用北冥神功「採補」,把一、二十位如「無崖子」等同級數的高手之內力逐一吸入體內,又能否做到真正的「離地」呢?這就不得而知了。


石壁上天山六陽掌之後的武功招數,虛竹就沒學過。他按著圖中所示,運起真氣,只學得數招,身子便輕飄飄地凌虛欲起,只是似乎還在什麼地方差了一點,以致無法離地。(《天龍八部》第三十九回)


讀者自然會記得,《天龍八部》中,還有一名「神級高手」:


蕭峰縱身急躍,追出窗外,只見那老僧手提二屍,直向山下走去……不料那老僧輕功之奇,實是生平從所未見,宛似身有邪術一般。蕭峰奮力急奔,只覺山風刮臉如刀,自知奔行奇速,但離那老僧背後始終有兩三丈遠近,邊邊發掌,總是打了個空。(《天龍八部》第四十三回)


「掃地僧」活像是「菩薩化身」,輕功更似是「邪術」一樣,借掌力推送,可以「飄出數丈」。無論蕭峰如何追趕,也始終有兩三丈之遙。金庸描寫「掃地僧」的輕功,亦始終是用上一個「飄」字,且在蕭峰等絕頂高手眼裡,「掃地僧」使的仍是輕功,還不算是飛。


值得留意的是,在《天龍八部》裡,「掃地僧」是一個近乎「神」的人物,不僅妙悟佛法,武功也是最出神入化。「金庸武俠小說」世界裡,亦只有「掃地僧」有一道「無形氣牆」包圍着,不僅可把絕頂高手鳩摩智的偷襲化解於無形,還可以「氣牆」把人抬起,武功之高,實已類近「玄幻神魔小說」級別。這個「神級高手」仍然不懂得飛。可見,「飛行」在「金庸武俠小說」世界裡,已被列為「禁術」;連唯一一個「神級高手」也不見得能飛。


此外,這個「神級高手」也非無所不能。他要出手時,還是會被蕭峰的「降龍十八掌」打中,還斷了幾根肋骨,「無形氣牆」顯然無法用得上,只是受傷吐血後行若無事,這又是一奇了。


「無形有質」還是「無形無質」?

如前文所述,「金庸武俠小說」的諸法神通,皆因內力而起。那麼,內力的特性是什麼呢?儘管金庸描寫得條理分明,但若窮其枝葉,亦不難發現當中的些許矛盾。筆者所講的前後不一,並非指那些與現實不符的情節,而是十四部書中,在細節上,無法「自圓其說」的部份。筆者認為,唯一值得討論的,就只有以下的幾段,都是關於內力特性的描寫:


令狐沖……說道:「我和小師妹正在鑽研一套劍法,藉著瀑布水力的激盪,施展劍招……咱們和人動手,對方倘若內功深厚,兵刃和拳掌中往往附有厲害的內力,無形有質,能將我們的長劍蕩了開去……」 (《笑傲江湖》第五回)


本因道:「六脈神劍,並非真劍,乃是以一陽指的指力化作劍氣,有質無形,可稱無形氣劍…… (《天龍八部》第五回)


蕭峰……這一掌實是他生平功力所聚,這細細一的一枚鋼針在尺許之內急射過來,要以無形無質的掌風將之震開,所使的掌力自是大得驚人。 (《天龍八部》第二十五回)


由於諸般奇技,皆由「內功」而起,所以「內功」的特性便值得一提。金庸對內功的描寫,縱使是十分細膩,亦難免會有前後不一的情況。特別是關乎「劈空掌」或「凌空用勁」之時,有至少兩次說明,內力是「無形有質」的,但亦有另外一次是說「無形無質」。到底「內力」是「無質」,還是「有質」呢?這就留待讀者去想像了。


小總結

「金庸武俠小說」對內功的描寫雖然神妙,但諸法神通,亦始終有其局限,不會與現實世界相差太遠。絕頂高手的武技極巧,當可真正的「四兩撥千斤」,但自身亦最多只能發出近千斤之力;凌空傷敵,也不可能超過五丈。此外,一眾高手的輕功就算如何了得,亦不可能懂得飛。


這種「有局限」,總比「無往而不利」有趣。


正如美國超級英雄電影裡,二零零二年版的《蜘蛛俠》,主角雖有異能,但始終有其限制,其體力及負重之力大約是人類的十倍左右,反應及身手有如蜘蛛般快,遠勝凡人。可是,蜘蛛俠依然無法抵擋槍炮,只能趨避,中槍後也會受傷,甚至乎有性命之虞。這主角的實力設定較弱,但電影情節卻十分緊湊,可算是經典之一。


反之,另一邊廂翻拍的《超人》,實力太強,一身如鋼如鐵,上天下地,作戰方式更不似人類,縱然有實力相近的敵人,電影亦不甚吸引,只是賣弄電腦特效之作。主角「實力太強」,反而成為電影的一個負擔。此外,縱然是「超人」,最終亦要有其弱點和破綻。否則,還有什麼戲好做呢?


總的來說,但凡同類型的故事,能力之設定,始終是以「有局限」比「全能無敵」優勝。成書幾十年的「金庸武俠小說」,明顯已掌握了這個重要道理,所以才教人百看不厭。


(《也談談氣宗的局限》(完))


文: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