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19-01-28

若論「金庸武俠世界」中,最多人熟悉的愛情故事,當然要數《神鵰俠侶》。楊過和小龍女固然是經典,雖然角色形象鮮明,但精雕細琢之下,反不及《笑傲江湖》那般清新自然。


《笑傲江湖》裡,雖然用上很長的篇幅描寫「江湖爭霸」、諷刺「權力鬥爭」,但在「武俠外衣之下,其實是一部情書;金庸寫《笑傲江湖》之時,可謂「以情鑄書」,雖然描寫愛情的篇幅好像不多,但精簡而深刻,卻貫穿了整部長篇小說。不少人認為《笑傲江湖》是一部政治小說,但其實它更似是一個動人的愛情故事。


出自男作家的愛情小說,更值得女讀者細讀談及愛情小說,讀者也清楚知道,不少最暢銷的愛情故事或言情小說,皆是出自女作家之手。儘管女作家理應可以觸動女生的內心深處,寫愛情小說似乎更為得心應手,但如女讀者想理解男性的愛情觀,則應該細讀金庸小說。女讀者與其沉醉於時下流行的言情小品,慨嘆為何還未碰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何不先讀懂金庸小說?其實,金庸小說裡的愛情故事也十分感人,「女金迷」眾多,與一般以男讀者為主的武俠小說不同。


讀懂金庸小說,對女讀者來說,會有什麼好處?舉例說,金庸小說中有眾多女角,到底她們憑什麼當上「女一」?為什麼她們可以得到眾多男讀者愛戴?查大俠又為什麼偏愛她們呢?


女讀者若能有所體會,瞭解得越多,或許在愛情路上可以更平坦,至少做到「多勝少敗」。當然,話分兩頭,雖然某些女角色深受大部份男讀者愛護,但也不代表女讀者一定要依樣葫蘆,照單全收。


例如,《倚天屠龍記》的後記中,金庸自言最愛是小昭。其實小昭或《鹿鼎記》的雙兒等「小丫鬟之角色,對男主角百般呵護,且十分順從,當然最受「大男人」歡迎,但卻不是所有女性都學得來。現代社會裡,女性要獨立,豈能做人丫鬟?


那麼,做「女強人」又如何?霍青桐和黃蓉,可算是「女強人了,又是否天下男子都喜歡?重點是,「女強人」的「氣牆」太強勁,不是人人經受得起。只有大智若愚的郭靖郭大俠,才懂得欣賞黃蓉,方能配得上她。大部份男生都是陳家洛,明明是「小男人」,卻又要充作「大丈夫」。面對才華出眾、個性較硬朗的女子之時,很多「小男人」都會介意,未必有很多男人都懂得欣賞「女強人」。


總的來說,「小丫鬟」太柔,「女強人」過剛,都未必值得女讀者學習。筆者認為,十四部金庸武俠小說中,最值得女讀者參考的,正是《笑傲江湖》的任大小姐盈盈與令狐沖的一段情。


小說裡,令狐沖先被小師妹岳靈珊所拋棄,後得盈盈青眼有加。一部四十回的小說,盈盈要等到第十三回左右才以「婆婆」的身份出場,至第十七回才回復真身,篇幅上卻以少勝多,壓倒一眾女角。到底盈盈是如何成為「女一」呢?


令狐沖與盈盈的「網上情緣」

讀者當然會記得,盈盈在綠竹巷與令狐沖相遇,因「笑傲江湖曲譜」結緣。起初,盈盈並沒有現真身,令狐沖還以為她是「婆婆」。其後,「簾後婆婆」教授令狐沖彈琴,聽他細訴心事,一直在「暗中觀察」,完全沒有以真面目示人;二人相交的過程,活像是現今世代的「網上情緣」!


「婆婆」就是盈盈在「網上」的「頭像」或「暱稱」,只是令狐沖隨隨便便,一直以真面目示人,胡裡胡塗的「上網學琴」,還一股兒的把所有心事都告訴了盈盈。


盈盈為黑木崖的「聖姑」,在魔教中地位尊崇,終日要安撫那些「三尸腦神丹」的「苦主」,與令狐沖結緣之前,根本無暇「拍拖」。就如現代職業女性,工作繁忙,生活圈子狹小,投身社會後較難找到伴侶。所謂知音難求,或許現代職業女性,也會如起初的盈盈一樣,有所慨嘆:


綠竹叢中傳出錚錚錚三響琴音,那婆婆的語音極低極低,隱隱約約的似乎聽得她說:「琴簫合奏,世上哪裡去找這一個人去?」(《笑傲江湖》第十三回)


所謂「女追男隔層紗」,以盈盈的美貌和身份,如果肯主動出擊,難道找不到郎君拜倒其石榴裙下?其實,始終最難的還是如何找到「知音」。而且,找男朋友不難,覓得終生伴侶,卻大非易事。正如盈盈一樣,遠離早已厭倦的「黑木崖」生活圈子,遊歷江湖,在綠竹巷之中避世隱居,鑽研音律,才會有新發現。


所以,如果女孩子想找到如意郎君,最根本的不二法門,還是擴闊生活圈子。重點是,盈盈順其自然的遊歷,並沒有出席江湖上的大小派對,只躲在綠竹巷裡彈琴,就如現代人多學一門手藝一樣。現代人參加職場上的活動,出席朋友間的聚會,或到酒吧喝酒談心,最多只能廣交朋友,不易找到「真心人」。無論是男是女,如要結交朋友,何不考慮發展一門手藝,或多做自己想做之事?縱然找到不知音,也可建立在工作以外的「生活圈子」,擴闊眼光,暫時拋低工作壓力,情緒又得到舒緩,對身心也有裨益。


令狐沖和盈盈就是透過「學琴」,把世俗的煩惱暫時擱下,把江湖上的腥風血雨拋諸腦後,以音律來陶冶性情。最終二人才這麼容易打開心扉,漸漸發展出真感情。


值得一提的是,令狐沖一直在「明」,盈盈卻在「暗」,並有充份的時間對令狐沖觀察得一清二楚。盈盈不過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始終敢亂交朋友,還算是懂得保護自己。此外,男孩子也是人,與女生一樣,亦需要抒發情感,心裡有事始終需要找人傾訴。盈盈由始至終都是一個很好的傾訴對象。話說令狐沖學琴二十餘天之後,習練「有所思」一曲,卻想起了小師妹:


令狐沖生性本來開朗,這番心事在胸中鬱積已久,那婆婆這二十多天來又對他極好,忍不住便吐露自己苦戀岳靈珊的心情。他只說了個開頭,便再難抑止,竟原原本本的將種種情由盡行說了,便將那婆婆當作自己的祖母、母親,或是親姊姊、妹妹一般,待得說完,這才大感慚愧……(《笑傲江湖》第十三回)


由此可見,盈盈除了是「興趣班導師」之外,還是一個很好的「聆聽者」。作為「聆聽者」,未必需要替「苦主」解決多少問題,也不用給予太多意見,而是認認真真的傾聽對方的想法,有所交流,使對方感情有所抒發。盈盈以「婆婆」這個「網名」或「暱稱」,一邊教琴,一邊還成為了令狐沖的一個「聽眾」。


總的來說,這「學琴興趣班」發展出來的「網上情緣」純屬巧合。音律是一門興趣,乃「治心」的法門之一,並非求偶的手段;盈盈透過音律來陶冶性情,改善了人緣及「氣牆」,以教琴來打開令狐沖的心扇,用心聆聽,緣份才逐漸把二人拉在一起。


「網上騙案」多,女性應謹記「慎交遊」

盈盈與令狐沖的結交,有點像「網上情緣」,但重點是作為女方的盈盈,十分懂得保護自己,一開始沒有以真面目示人,更沒有表露身份。剛巧令狐沖或許因身受重傷,加上為同門所忌,心情低落,在綠竹巷裡學琴之時,才完全放下了戒心。


女方應如盈盈一樣,要好好保護自己,在網上不要「亂加朋友」,最好不要以真面目示人,更不應該學令狐沖這般,胡亂跟陌生人談心、隨隨便便的把自己的秘密說出來。


似乎科技日新月異之下,我們最難的就是與至親的人好好溝通,反而偏向盲目相信網上新相識的陌生人:


那婆婆道:「原來如此……此中情由,你只消跟你師父、師娘說了,豈不免去許多無謂的疑忌?我是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何以你反而對我直言無隱?」令狐沖道:「弟子……想是聽了前輩雅奏之後,對前輩高風大為傾慕,更無絲毫猜疑之意。」那婆婆道:「那麼你對你師父師娘,反而有猜疑之意麼?」 (《笑傲江湖》第十三回)


所謂「相見好,同住難」,骨肉至親,反而有所猜忌,這也在所難免,但我們亦不要輕信在網上的陌生人。我們和陌生人在日常生活上沒有交集,自然少了很多矛盾,而且「網上騙案」多,至少雙方都可把缺點及真面目掩飾得好。盈盈雖然謹慎,但在「網上聊天」,便開始對令狐沖動情,仍有不少風險。盈盈在什麼時候開始對令狐沖傾心呢?


盈盈道:「……如果你當真是個浮滑男子,負心薄倖,我也不會這樣看重你了。」低聲道:「我開始……開始對你傾心,便因在洛陽綠竹巷中,隔著竹簾,你跟我說怎樣戀慕你的小師妹……」(《笑傲江湖》第三十六回)


其實,盈盈遇到的是令狐沖,實在比較走運。現實生活中,卻有多少男子藉吐露心事之名,騙過少女芳心?


(待續)


文: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