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19-02-05

此外,令狐沖不只一次的因小師妹之事失魂落魄,連身旁的恆山派尼姑也看不過眼:


忽聽得儀和一聲冷笑,說道:「這女子有什麼好?三心二意,待人沒半點真情,跟咱們任大小姐相比,給人家提鞋兒也不配。」(《笑傲江湖》第三十五回)


令狐沖給儀和提醒,才想起盈盈也在場,自己對着小師妹時失魂落魄的樣子,都肯定已瞧在眼裡。書中所述,令狐沖「對付盈盈,他可立刻聰明起來」,立刻裝着觸碰到傷口,把她的心思引開。令狐沖這一招「轉移視線」,不見得很高明。女孩子的記心很好,恐怕終生不會忘記此事。只是任大小姐秀外慧中,不計較罷了。


話說令狐沖和盈盈正在護送林平之夫婦一程,在路上卻有講有笑;盈盈心中的鬱結,才真正的得到消解:


盈盈反轉左手,握住了他右手,說道:「沖哥,我真是快活。」令狐沖道:「我也是一樣。」盈盈道:「你率領群豪攻打少林寺,我雖然感激,可也沒此刻歡喜……這時候你只想到我,沒想到你小師妹……直到此刻我才相信,在你心中,你終於是念著我多些,念著你小師妹少些。」(《笑傲江湖》第三十五回)


女孩子面對男方的「前度女友」,還活生生的在眼前,又怎可能真的不介意?男方就是明知妳介意,但見妳偏偏仍是大方得體,沒有爭風吃醋,還肯全心全意的為對方着想而不發作、不追究。這才會真真正正得到男方的敬重和愛護。盈盈沒有表現得爭風吃醋,但卻着着爭先的打動了令狐沖,這正是「攻而不攻,不攻而攻」的策略,暗合《射鵰英雄傳》結尾部份,郭靖參透「武穆遺書」後,在軍帳裡說出的「破金」兵法。


等到這時,盈盈才真真正正得到了令狐沖的心。


相反來說,坊間總有不少「花邊新聞,某大財主有很多漂亮的「女朋友」,享盡豔福。在鏡頭前,一眾「女朋友」明豔照人,卻原來在人後卻不是這麼的一回事。眾女終日爭風吃醋,互數不是。甚至有人連什麼惡毒的粗言穢語也說了出來。最終大財主情歸可處?結果,那些爭風吃醋的「女朋友」盡數退場。任你是天仙下凡也罷,如果不懂得大體,又怎能真正贏得男人的心?


《笑傲江湖》的愛情故事,正是從男性的角度出發,點明了這個重點。盈盈在起初為救令狐沖而身陷少林,令狐沖雖然是「好生感激」,還率眾到少林寺大鬧一場。但直到盈盈為了令狐沖,毫不猶疑的與他一起護送小師妹,才真真正正的打動了令狐沖。正如莫大先生覆述江湖傳言,大家都覺得令狐沖居然得盈盈青睞,確實是他「幾生修來的福氣」。


有某女作家質疑,盈盈是否在自欺欺人呢?令狐沖真的把小師妹放下?


其實,小師妹是令狐沖青梅竹馬的「前度女友」,這記憶是人生經歷的一部份,永不會磨滅。令狐沖就算在暗中護送小師妹之時,仍不忘與盈盈說笑,幾近把小師妹的安危拋諸腦後,這才是重點所在。要令狐沖如《天龍八部》的王語嫣一般,在枯井中,頃刻間把慕容復忘掉,然後全心全意的待段譽好,根本不可能,亦不現實。感情世界中,男人傾向濫情,女人則偏向絕情。男女的本質有異,不可混為一談。


或許會有女讀者認為,就算男方念着自己多些,但不怕他濫情嗎?大家大可放心。令狐沖難忘小師妹,不過是表現出他顧念舊情而已;他承諾死心塌地待盈盈好,則代表他重情重義,層次上已有高低之分。女讀者還怕男方會舊情復熾?稍後的章節裡,金庸不是乾脆把小師妹「殺掉」嗎?還要她死在夫君的劍下!男人的心思,不是已經表達得很清楚嗎?


無論如何,盈盈處理「前度女友」的問題,十分得體大方,這或許正是眾多男生夢寐以求之事。當然,如果女孩子自問無法做得到跟盈盈一樣,就不妨先等男方完全放下舊情,才正式與他發展新感情,這或許會免卻不少煩惱。


如何處理潛在的競爭對手?

盈盈除了對待令狐沖的「前度女友」表現得很好之外,對付潛在的競爭對手,也很出色。話說,啞婆婆把令狐沖和盈盈擒住,脅逼令狐沖要娶儀琳,盈盈也先同意了。盈盈在古代的標準之下,准夫君納妾,自然是夠賢良淑德了。


當然,如果令狐大哥迎娶儀琳,在故事一開始時拯救她,便似是與淫賊田伯光爭風吃醋,其善舉肯定要大打折扣;作為恆山派掌門,與尼姑門人有染,更是大大不該,在初版中,令狐沖本來是應允的,但金庸在第二版修訂本裡,不得不為男主角劃下這道「紅線」。故事修訂後,令狐沖認認真真的拒絕了啞婆婆,還表明心跡的只愛盈盈一人,充份證明他不是見一個愛一個的「無行浪子」,亦側面證明了盈盈沒有看錯人。


順帶一提,雖然中國古代算是奉行「一夫一妻多妾制」,但禮法之下,就只有皇帝可「三妻四妾」。朝廷高官尚可「一妻多妾」,卻仍要看品位高低來決定妾侍的數目,不能逾越。平民百姓,一般就只能「一夫一妻」,直至元朝後,才准四十後無子者納妾。當然,所謂「各處鄉村各處例」,朝廷執法又明顯不能覆蓋「江湖世界」,所以,就只能假定「金庸世界」奉行「一夫一妻多妾制」了。


無論如何,古代與現代不同。除非另有宗教信仰、或嫁的郎君是腰纏萬貫的大財主,否則實際上,還是以「一夫一妻制」為主。盈盈答允令狐沖納儀琳為妾,讀者大可不必理會,但她對付潛在競爭對手的方法,還值得讀者注意:


藍鳳凰……轉頭向盈盈道:「任大小姐,妳別喝醋。我只當他親兄弟一般。」盈盈臉上一紅,微笑道:「令狐公子也常向我提到妳,說妳待他真好。」藍鳳凰大喜,道:「那好極啦!我還怕他在妳面前不敢提我的名字呢。」(《笑傲江湖》第三十八回)


藍鳳凰的一句「我只當他親兄弟一般」,實在是可圈可點。現實世界中,有多少男女以「我們是親兄弟之名,肆無忌禪、自欺欺人的在人前親熱?藍鳳凰這一句「親兄弟,大有脅逼的味道,潛台詞自然是:「如果妳連親兄弟也要吃醋,不是很小器嗎?」盈盈面對這句話,只輕輕鬆鬆的回敬,說令狐沖在她面前經常提起藍鳳凰,背後意思正是:「你們的事,令狐沖也不敢隱瞞我,一切在我掌握之中,你不會有什麼作為的。」只一句話,便表明了「親疏有別」,大有恆山派武學所追求的「綿裡藏針」之意境。


讀者別要太少看藍鳳凰。儘管藍鳳凰不及盈盈年輕、樣子不夠漂亮、武功不及她強、江湖地位又不夠她高,但藍鳳凰勝在夠妖豔,殺傷力不容少覷。在舊版裡,由於令狐沖和藍鳳凰初見面之時太過親暱,害得本來對藍鳳凰單相思的點蒼派「青年才俊」江飛虹抹脖子自盡。舊版中亦更表明,藍鳳凰是雲南苗女,叫「大哥」的意思,正是「情郎」!


其後的「第二修訂版」及「最新修訂版」中,把這一大段略去,盈盈與藍鳳凰的關係變為上司與下屬,亦算是朋友,不再是情敵。可是,藍鳳凰對令狐沖的心意,依然埋藏在骨子裡。所以,藍鳳凰對這上司或朋友,還有一句話作試探:「我還怕他在妳面前不敢提我的名字呢!」盈盈處變不驚,簡單的把話題岔開就是了。


作為「正印」的女士,難免會面對其他女子的挑戰,但要得男子歡心,總要表現得大方得體。「一哭、二鬧、三上吊」絕不能解決問題,至少不能多用;嚴厲監管或封鎖更會惹人生厭。反而,如盈盈那般淡然處理,才更有建設性。


這句「他也常向我提到妳,說妳待他真好」,女讀者更應該要謹記。


「賢內助」要懂得做什麼?

就算「大男人」未必喜歡「事業型女性」,但也希望伴侶在關鍵時刻可以幫他一把。此外,金庸小說裡的女角,就算如小昭或雙兒這一類「小丫鬟」的角色,也十分能幹。一方面,「大男人」不喜歡女子太強;另一方面,又總希望她們有助力。這「賢內助」的角色,絕不易幹。


在《笑傲江湖》裡,盈盈的政治手段,明顯比令狐沖高;影響力也遠勝,但偏偏沒有把令狐沖壓倒,做得恰到好處。由於正邪兩派不宜有太多交集,令狐沖成為恆山派掌門後,盈盈並沒有參與「日常業務」,亦不曾見過她有多少意見,但在關鍵時刻,她又能及時出手幫忙。例如,令狐沖接任恆山派掌門當日,魔教來襲,盈盈及時出現,救了方證大師、沖虛和令狐沖等人,還邀得一班旁同左道之士,以壯恆山派的聲勢。後來,她還替令狐沖在五嶽劍派的併派大會裡,暗中搗局。盈盈在最重要的關頭,對令狐沖十分有助力,還懂得低調出手,平素又不「干政」,這正是「賢內助」的最高境界。


當然,盈盈正是男人夢寐以求的「賢內助」,要女生向她學習,未免要求太高,或許對女生有點不公平。退一步來說,不論男女,都希望另一半對己有點助力,但在工作及日常生活上,更希望大家有一點空間。盈盈給予令狐沖很大的空間,也懂得「放手,這正是兩人相處融洽的關鍵所在。


此外,有不少人曾說,女孩子要「留得住男子的心」,先要「留住他的肚」;烹調功夫好的女生,肯定會更受男人歡迎。盈盈的廚藝如何?「金迷」當然會記得:


忽然間從花香之中,聞到一些烤肉的香氣。盈盈拿起一根樹枝,樹枝上穿著一串烤熟了的青蛙,微笑道:「又是焦的!」令狐沖大笑了起來。兩人都想到了那日在溪邊捉蛙燒烤的情景。兩次吃蛙,中間已經過了無數變故,但終究兩人還是相聚在一起。(《笑傲江湖》第三十六回)


令狐沖與盈盈享受下廚之樂倒也不妨,但女方的廚藝亦不必太高明。現今世代裡,反而廚藝高超的男生大有人在。既然任大小姐懂音律,令狐沖又喜歡撫琴,二人已有共同興趣,實不必再學廚藝了。盈盈烤蛙的火勢也拿捏得不好,燒焦了青蛙,反而成為二人交往的一件趣事。


盈盈當上《笑傲江湖》中的「女一」,讓令狐沖「死心塌地的待她好」,還在讀者心裡佔重要的一席位。由此可見,廚藝不成,又有什麼相干呢?


(《盈盈如何當上「女一」?》完)


文:寒柏

從事金融業,自由撰稿,醉心武俠小說創作;近期發表《汴京遊俠傳》、《獵頭交易》、《清明上河記》和《天人》等小說。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