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2019-02-08

每逢農曆新年,新界鄉議局主席都會跑到到車公廟,話要為香港求籤。以前是新界王劉皇叔,現在輪到他個仔劉業強。抽完籤後,一眾廟祝風水佬便會走出來解籤,其他文人墨客也會撈過界,拿着籤文大玩穿鑿附會。這一奇趣現象,跟一群鄉愿跑到黃大仙爭住裝頭注香,以及新年期間電視必定會請風水師傅,講述各個生肖的流年運程,成了新年必定出現的三大反智現象。


友人對此現象感到不滿,批評香港民智未開,他真是old news is too exciting﹗陶傑曾經講過,中國人有小農文化DNA,外表上雖是血統論,其實符合唯物史觀。古時農民靠天開飯,時常望天打卦,自然喜歡求神問卜。現時香港雖有人不認自己做中國人,但在封建迷信方面,卻完全繼承了中國小農的信仰觀,甚至比大陸人更迷信。否則,所謂為香港求籤,明明跟性交轉運一樣蠢,又點有人當作一回事呢?


可是,香港不是曾受大英帝國管治嗎?這便是英國佬聰明之處﹗他們明白封建迷信的愚民功效,亦明白愚民更易管治,因此他們從沒強迫港人改風易俗,任由他們繼續求神問卜,繼續容許他們被一眾神棍愚弄。當民眾可以被神棍呃,管治者要呃你,不是更易嗎?由此可見,宗教是一種維穩力量,是現有建制的組成部分,這也合理地解釋了,電視台為何熱衷於製作風水命目節目了。


讓人感到懊惱的是,所謂為香港求籤,根本是一場鬧劇。新界鄉議局主席又不是政府首長,又不是宗教領袖,他憑甚麼代表香港,去為香港求籤呢?更重要的是,宗教作為一種愚民的維穩手段,應該是為民眾帶來心安的吧?你卻跑去求籤,而問卜則擲骰仔一樣,完全是講運氣的東西。今年他抽到一支中籤,假若他像當年何志平一樣,抽到一支下下籤,豈不是自製民眾恐慌乎?


事實上,自從香港有了新年求籤之後,便成了文人墨客抽水的談資。當然,他們煞有介事地解籤,並不是因為他們信,而是要透過這些穿鑿附會,兜售他們的政治主張和理念,甚至是藉此攻擊政府的各項政策。以今年為例,他們便拿着籤文的「石田」、「畫餅充飢」,抨擊港府提出的明日大嶼人工島計劃。可見所謂求籤的儀式,不但安撫不到民眾,反而提供了一個任人抽水的機會,咁搞來又有乜意思呢?


文 :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香港投資日報主筆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