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 推介 / 名家

2017-01-01

(堅訊) 1月1日田草B+2跑道,賽後報告如下:

鄭俊偉出言不當被罰款

第1場:練馬師鄭俊偉被罰款三千元,事緣「悅悅友福」在亮相圈亮相時綁上繫舌帶,而該項配備並非該駒的宣佈出賽配備。 練馬師鄭俊偉承認違反賽事規例第155(5)條有關不適當行為的指控,其不適當行為是於賽前在亮相圈內的配鞍房附近範圍,向其馬房員工發出不適當用語及作出不適當接觸。鄭俊偉因此項違規被罰款一萬元。 進入跑道時,「頌義」觸碰欄杆。抵達起步點後,「頌義」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悅悅友福」開閘時挨倚閘廂外側,出閘僅屬一般。 「肯利多」出閘緩慢。 「糖黐豆」與「尚華盛甲」於起步時互相碰撞。 「心有靈犀」、「搖錢樹」、「精彩時機」及「頌義」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永常勝」於跑過千八米處時昂首。 趨近七百米處時,「肯利多」收慢避開「糖黐豆」的後蹄。 轉直路彎時,「活潑飛揚」在「法國將軍」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當時「法國將軍」正在墮退。 趨近三百米處時,「尚華盛甲」與「心有靈犀」互相碰撞。 跑過三百米處時,「活潑飛揚」一度收慢避開「頌義」的後蹄,當時「頌義」向外斜跑。 「糖黐豆」於直路早段難以望空,趨近二百米處時收慢避開「肯利多」的後蹄,當時「肯利多」收慢避開「搖錢樹」(柏寶)的後蹄,而「搖錢樹」則向內移入。小組譴責柏寶,並告誡他須確保已充分帶離後才可轉換跑線。在同一位置,「尚華盛甲」向外斜跑及碰撞「心有靈犀」,兩駒因而雙雙失去平衡。跑過二百米處時,「尚華盛甲」一度收慢避開「頌義」(祈普敦)的後蹄,當時「頌義」向外移出以望空。小組告誡祈普敦在轉換跑線時必須加倍小心。 趨近一百米處時,「心有靈犀」與「肯利多」互相挨擦。 「法國將軍」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在直路上收慢。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法國將軍」,發覺該駒流鼻血。 被查詢時,巴度表示,他曾觀看過「大寶庫」以往部分賽事,發現當騎師嘗試收慢「大寶庫」時,該駒會搶口,因此他獲指示在是賽中須確保坐騎走勢暢順。他說,「大寶庫」於早段取得領先後走勢暢順,但過了千六米處後坐騎的步速較其所願為快。儘管他注意到他在賽事此階段所創造的步速甚快,但他不願嘗試過度收慢「大寶庫」,以確保坐騎在此情況下仍能盡量放鬆來跑。他說,他也不願將「大寶庫」移至內欄,皆因坐騎在第二疊放鬆來跑。他續說,由於此情況主要在對面直路上發生,因此他對坐騎沒有貼欄競跑不太擔心。小組就巴度在舉鞭時將手臂抬高於肩部水平而警告他。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悅悅友福」,發現該駒呈現不安,同時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悅悅友福」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悅悅友福」、「搖錢樹」及「精彩時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超越時空動作欠順

第2場:「大收成」與「八心之友」起步時互相碰撞。「大收成」繼而向內斜跑,碰撞「一帆風順」。這導致三駒均失去平衡。 「同明相照」與「贏馬神器」均出閘緩慢。 「君子協定」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魔幻神駿」。 趨近九百米處時,「八心之友」被「大收成」碰撞,當時「大收成」收慢避開「和平開心」(蔡明紹)後蹄,而「和平開心」則向外移出。小組譴責蔡明紹,並就他以銳角急促向外移出而警告他。 趨近八百米處時,「一帆風順」一度收慢避開「大收成」後蹄,當時「大收成」被「八心之友」碰撞後向內斜跑。 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一帆風順」在「八心之友」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趨近及跑過一百米處時,「八心之友」在「和平開心」後蹄外側處於窘境,繼而在過了五十米處後在「洪荒駿駒」與「和平開心」之間的窄位競跑,當時「和平開心」在催策下外閃。 賽後柏寶表示,「超越時空」在賽事後段動作感覺欠順。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超越時空」,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超越時空」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八心之友」、「炸魚薯條」以及「旅英公爵」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劍凌雲氣管多血

第3場:「但求上舖」於起步後不久被「正藍旗」碰撞,當時「正藍旗」向外斜跑。在此宗事件中,「正藍旗」失去平衡。自外檔出閘的「正藍旗」、「但求上舖」及「齊齊健康」其後均在馬群之後切入。 「聖海」出閘笨拙,碰撞「開心拍檔」的後軀。「聖海」其後失去平衡及失蹄。 「正藍旗」於起步後不久失去左後蹄的蹄鐵。 跑過千二米處時,「聖海」跛腳,未能完成餘下賽事。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聖海」,發現該駒左前腿不良於行。「聖海」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於趨近及跑過千一米處時收慢之際,「宸龍」昂首及難以穩定走勢。 過了九百米處後,「劍凌雲」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轉直路彎時,「永高」將頭轉側及外閃,在直路早段向內移入避開「宸龍」的後蹄以望空。 「齊齊健康」於直路早段頗為難以望空。 蘇狄雄「大天龍」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在跑過三百五十米處時,他容許坐騎在尚未帶離「辣得寶」下向外斜跑,導致該駒須勒避及並失去應有的跑線。小組判罰蘇狄雄停賽2日(1月8日及11日)。在衡量罰則時,小組考慮了蘇狄雄的良好策騎紀錄。 「五雷火」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五雷火」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小組提醒莫雷拉「辣得寶」,只要情況容許,他有責任於末段盡其所能力策坐騎。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賀賢的要求替「劍凌雲」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報告,是項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劍凌雲」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永高」及「正藍旗」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奔馳寶馬出閘笨拙

第4場:「奔馳寶馬」出閘笨拙,碰撞閘廂外側。 「實在威」自大外檔出閘緩慢,繼而在馬群之後切入。 「凱旋星光」出閘笨拙。 「特獎」躍出時在「天胆」與「神電金剛」之間受擠迫,當時「神電金剛」向外斜跑。 過了千一米處後,「樂有盈」在領先時搶口。 轉直路彎時,由於「神電金剛」向外移出以望空,因而與「實在威」緊迫競跑。 就在五十米處前,「奔馳寶馬」(祈普敦)在催策下向外斜跑並碰撞「勝利之星」。祈普敦繼而將「奔馳寶馬」向內移入以避免進一步觸碰「勝利之星」。 在直路上,「凱旋星光」在催策下向外斜跑。 「美麗寶寶」及「凱旋星光」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錶之星外閃碰撞勇闖者

第5場:「御風雲」起步時向外斜跑,導致「盛勢東方」被碰撞及帶向外跑壓向「光速銀桂」,「光速銀桂」因而受阻礙。 「勁有來頭」出閘笨拙,繼而在「勇闖者」的後蹄外側處於窘境,當時「勇闖者」向外斜跑。 「大籐王」、「錶之星」及「當旺財」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過了千一米處後,「勁有來頭」在收慢以取得遮擋時搶口。 「帶盈來」於直路早段頗為難以望空。 「大龍騰」未能望空直至過了三百米處。 跑過二百五十米處時,「光速銀桂」被「錶之星」碰撞,當時「錶之星」將頭轉側,向外斜跑避開「永常喜」。這導致「錶之星」及「光速銀桂」均失去平衡。 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和諧小子」與外閃的「錶之星」(潘頓)互相碰撞,皆因「和諧小子」稍微向內斜跑,而「錶之星」則持續外閃。一段短途程後,「和諧小子」在「錶之星」與「勇闖者」之間受擠迫時勒避,當時「錶之星」持續外閃,而「勇闖者」則向內斜跑。跑過一百米處時,「錶之星」持續外閃,碰撞「勇闖者」的後軀,「勇闖者」因而嚴重失去平衡。「錶之星」於末段持續外閃。考慮到「錶之星」的走勢,小組認為潘頓已作出合理努力阻止坐騎斜跑。 「永常喜」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勇闖者」、「錶之星」及「一定賺」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安喜心律不正常

第6場:「安喜」於前往閘廂途中煩躁不安,導致騎師蘇兆輝被拋下,人馬無恙。 「風火勁駒」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砂漿邦」後軀。 「仁仁友福」自大外檔出閘時向上跳躍,繼而在馬群之後切入。 「中環武士」及「鑽石達人」同樣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過了千一米處後被「砂漿邦」過頭後,「風火勁駒」向外斜跑,導致「熱趣」被碰撞並被帶向外跑壓向「財神」。 「安喜」於趨近及跑過千一米處收慢時跑來搶口,並數度昂首。 趨近九百米處時,跑來搶口的「風火勁駒」向外斜跑避開「安喜」後蹄,導致「狀元才」受阻礙。 「安喜」在中段將頭轉側並外閃,轉直路彎時向外斜跑,導致「狀元才」及「滿堂紅」受阻礙並被帶出更外疊。「安喜」其後急促墮退。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安喜」,發現該駒心律不正常。「安喜」必須試閘及格,以及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舖舖旺」在直路早段頗為難以望空。 跑過三百五十米處時,開始墮退的「環保戰士」在「熱趣」與「砂漿邦」(祈普敦)之間受擠迫時收慢,當時「砂漿邦」向外斜跑。小組嚴厲譴責祈普敦。 「滿堂紅」於趨近及跑過二百米處時內閃。 最後七十五米,「熱趣」向外斜跑,在「勝利導航」(柏寶)內側緊迫競跑。由於「熱趣」向外斜跑,柏寶力策坐騎的方式因而受到限制。就在終點前,「熱趣」動作蹣跚。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熱趣」,發現該駒右前腿不良於行。「熱趣」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在末段,「砂漿邦」在催策下向外斜跑。 被查詢時,何澤堯說,轉直路彎時催策「中環武士」後,他在直路早段將坐騎移至馬群外側。他說,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中環武士」受鞭策時向外斜跑,因此他收起馬鞭並收緊韁繩,以避免「中環武士」進一步向外斜跑。他說,修正「中環武士」後,他在過了一百米處後恢復催策坐騎,包括對「中環武士」的右後軀用鞭。小組告誡何澤堯,他的解釋會被載入報告,然而他必須確保以足夠力度策騎,令人無可置疑。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狀元才」,發現該駒右前腿不良於行,同時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狀元才」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翡翠劇院」,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狀元才」、「砂漿邦」以及「勝利導航」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美好家園跑法受查

第7場:「踏雪無痕」於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不良於行)着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開心遊戲」(見習騎師蔣嘉琦)補上。「踏雪無痕」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開閘時,「開心美麗」一對前腳並舉,因而失地。 「奔虹赤」出閘僅屬一般,其後不久被「佳運來」阻礙,當時「佳運來」向外斜跑。 「金地飛客」出閘笨拙。 「美好家園」及「甜統」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過了一千米處後,「正本雄心」在難以穩定走勢時昂首。 趨近四百米處時,「嬴風雲」起初被「正本雄心」帶向外跑,繼而向外斜跑避開該駒,導致「甜統」受阻礙,須向外移出壓向「金地飛客」,「金地飛客」因而在「奔虹赤」內側受擠迫時失去平衡。跑過三百五十米處時,「金地飛客」在「奔虹赤」與「甜統」之間再度受擠迫,當時「甜統」持續在「嬴風雲」外側的窄位競跑。 在直路早段,「美好家園」內閃,不願移至「奔虹赤」外側。 跑過三百米處時,「極品」被「正本雄心」碰撞,當時「正本雄心」移出以望空。 「極品」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被查詢時,莫艾誠表示,他獲指示自外檔出閘後讓「美好家園」留力競跑。他說,「美好家園」在早段難以穩定走勢,數度傾向昂首。他說,轉直路彎時,他嘗試將「美好家園」移至「奔虹赤」外側,但坐騎內閃,不願移至該駒外側。他於過了四百米處後能夠將「美好家園」向外移出,並且立即催策坐騎,但「美好家園」在直路上持續內閃,難以策騎。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奔虹赤」及「嬴風雲」,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甜統」、「喜得福」及「佳運來」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首飾太陽氣管多膿痰

第8場:「威力川」於十二月二十九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不良於行)着令退出。「威力川」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飛來猛」在閘內煩躁不安,出閘僅屬一般,在早段受催策以佔取前列位置。 起步後不久,「壯思飛」在「世澤之星」與「美麗之星」之間的窄位競跑。 在早段被「飛來猛」過頭後,「美麗之星」自該駒後面向外移出,導致「世澤之星」於接近九百米處時被帶至第三疊沒有遮擋的位置。「世澤之星」其後於過了七百米處後獲許展步上前在領先馬匹外側競跑。 轉直路彎時,「首飾太陽」被「美麗之星」帶出更外疊,當時「美麗之星」在移至「世澤之星」外側時將頭轉側並進一步向外斜跑。 跑過三百五十米處時,「詠彩繽紛」一度在「世澤之星」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趨近三百米處時,「壯思飛」在推進至「飛來猛」內側的窄位時,在該駒內側緊迫競跑。 跑過二百米處時,「詠彩繽紛」在「世澤之星」與「飛來猛」(巴度)之間受擠迫時受阻礙,當時「飛來猛」在催策下向外斜跑。小組告誡巴度,必須更加小心。 被查詢有關「首飾太陽」令人失望的表現時,郭能說,他對坐騎早段和中段的走勢感到滿意,入直路時,他預期「首飾太陽」會以佳勢衝刺。他說,「首飾太陽」起初以佳勢加速,但過了三百米處後開始墮退,動作變差。他說,他持續催策坐騎直至過了二百米處後,然而,「首飾太陽」持續墮退,由於坐騎動作感覺欠順,因此他在最後一百五十米收慢坐騎。他又說,「首飾太陽」賽後踱步返回時正常,然而,他察覺到坐騎呼吸聲略為不正常。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首飾太陽」,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膿痰。「首飾太陽」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據報「美麗之星」右前腿不良於行。「美麗之星」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有得威」及「飛來猛」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經典帝國失去蹄鐵

第9場:「大寶藏」於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懸韌帶不良於行)着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中游新星」(見習騎師巫顯東)補上。「大寶藏」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在配鞍房內,「傾心星」重新裝上左後蹄的蹄鐵。「傾心星」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經典帝國」出閘笨拙,起步時失去左前蹄的蹄鐵。「經典帝國」其後大部分途程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智者」出閘笨拙。 「中游新星」、「傾心星」及「其樂無窮」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金剛仔」於跑過二百米處時頗為難以望空。 被查詢有關「金剛仔」的進步表現時,練馬師鄭俊偉表示,上仗他指示騎師,假如賽事步速容許,則在不消耗「金剛仔」太多氣力下佔取前列位置。然而,「金剛仔」上仗自外檔出閘後居於前列競跑而在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而該駒是賽排在第三檔出閘,在居後列競跑下走勢遠較上仗暢順。 被查詢時,莫雷拉表示,他認為「首飾大帝」是日的表現並沒有表面看來那麼令人失望。他說,「首飾大帝」發力需時,當賽事步速於進入直路加快時,「首飾大帝」走勢遲緩。他說,跑過二百米處時,「首飾大帝」開始以佳勢衝刺,但趨近及跑過一百米處時不願推進至「智者」內側的窄位。他認為假如「首飾大帝」能夠望空,坐騎過終點時應能較接近入位馬匹。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首飾大帝」,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經典帝國」據報左前蹄踭部內側因被後腳踢中而受傷。 「首飾大帝」、「金剛仔」及「喜旺寶」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巫顯東急促減速被警告

第10場:「武術冠軍」出閘笨拙。 「四季旺」出閘緩慢。 起步後不久,「蒙古王」在「爭分奪秒」與「大聚會」之間受擠迫,當時「大聚會」向內斜跑。其後,自外檔出閘的「蒙古王」在馬群之後切入。 「乘勝追擊」在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接近一千米處被「大聚會」(見習騎師巫顯東)過頭後,「跑寶貝跑」難以穩定走勢,在一段途程上靠近「大聚會」後蹄處於窘境。小組就見習騎師巫顯東過於急促地減慢步速而警告他。 過了一千米處後,「火天大有」十分難以穩定走勢,並勒避「武術冠軍」後蹄。 跑過九百米處後,「爭分奪秒」向外斜跑避開「跑寶貝跑」後蹄,當時「跑寶貝跑」持續靠近「大聚會」後蹄處於窘境。其後「爭分奪秒」靠近「帝豪寶寶」後蹄處於窘境。 過了九百米處後轉彎時,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的「首席」被「至尊無上」碰撞,當時「至尊無上」在靠近「帝豪寶寶」後蹄處於窘境時向外移出。其後「至尊無上」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接近六百五十米處時,「超然」在「首席」與「順風順水」之間受擠迫,當時「順風順水」向外斜跑避開「爭分奪秒」後蹄,而「爭分奪秒」則再度收慢避開「帝豪寶寶」後蹄。 「蒙古王」轉直路彎時外閃。 跑過四百米處時,「武術冠軍」在「順風順水」之後受困而未能望空後移至該駒內側。 「首席」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首席」必須試閘及格,以及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四季旺」及「帝豪寶寶」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活力小駒患喘鳴症

第11場:在閘後巡行時,「彩福」被一駒踢中。「彩福」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就在開閘前,「無敵飛龍」煩躁不安,開閘時坐後,因而失地甚多。「無敵飛龍」必須經閘廂測試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 「萬馬奔騰」及「盈利駿馬」躍出時均在雙雙斜跑的「快無極」與「有醒」之間嚴重受擠迫。 「酣睡密碼」出閘笨拙。 「英勇大師」及「醒蹄飛」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過了千二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快無極」被「紅衣醒神」過頭後十分難以穩定走勢,勒避該駒的後蹄。 跑過一千米處時,「酣睡密碼」在「馬跑得」與「醒蹄飛」之間緊迫競跑。 「馬跑得」自入直路直至過了一百米處後未能望空。 「有醒」於直路早段受困,接近三百五十米處時移至「彩福」外側以望空。 過了二百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盈利駿馬」及「活力小駒」均在「飛廉之子」後蹄內側處於窘境,當時「飛廉之子」將頭轉側,向內斜跑避開「彩福」。 「盈利駿馬」於直路上全程未能望空,因而未能全力施為。 「最驫」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被查詢有關「活力小駒」令人失望的表現時,潘頓表示,他於中段須催策坐騎以阻止「飛廉之子」推進至其外側。他說,他不願讓「飛廉之子」超越「活力小駒」,皆因是賽步速甚快,倘若領先馬匹開始轉弱,他不想在牠們之後受阻擋。他說,由於他須催策「活力小駒」,他覺得坐騎因此於末段的衝刺力不及毋須催策般強勁。他說,儘管「活力小駒」於過了二百米處後在「飛廉之子」內側的窄位競跑,但他認為坐騎在此階段已洩氣,對坐騎的最終名次影響有限。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活力小駒」,證實該駒患有「喘鳴症」,而該駒過往亦有此毛病報告。 「紅衣醒神」、「彩福」及「無敵飛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