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 推介 / 名家

2017年01月19

2017-01-05

蔣嘉琦周三晚策「海嵐一號」及「快樂寶貝」被小組警告。(網上圖片)

(堅訊) 1月4日谷草A跑道,賽後報告如下:

神寳金剛沒有遮擋

第1場:就在開閘前,「齊齊歡欣」將頭轉向左邊。「齊齊歡欣」因而出閘緩慢,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喜寶天龍」出閘僅屬一般,其後不久在「電訊大炮」與「銀城福星」之間受擠迫,當時「銀城福星」向內斜跑。 「樂趣」及「智能」躍出時在「至尊駿爵」與「你同我定」之間嚴重受擠迫,當時儘管騎師已努力阻止,但「你同我定」起步後在一段途程上仍將頭轉側及急促向內斜跑。 過了一千米處後轉彎時,「樂趣」外閃。 過了四百米處後,「喜寶天龍」一度在「電訊大炮」與「齊齊歡欣」之間受擠迫,當時「齊齊歡欣」稍微向內斜跑。 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至尊駿爵」與「銀城福星」緊迫競跑。 「神寳金剛」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神寳金剛」、「金武士」及「盈喜悅」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楊明綸策喜盈盈騎法引起小組關注

第2場:於宣佈出賽時,「珍珠港」及「世界都市」均申報騎師為楊明綸。小組確定楊明綸已落實策騎「世界都市」。因此,小組批准「珍珠港」改由蘇狄雄策騎。練馬師李易達因此項宣佈出賽錯誤,被罰款二千元 「世界都市」於年一月三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不良於行)着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喜盈盈」(楊明綸)補上。「世界都市」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英姿茂盛」出閘僅屬一般。 「可攻可守」躍出時在「珍珠港」與「赤水神駒」之間受擠迫之際勒避,當時「赤水神駒」急促向外斜跑。 「育馬妙星」躍出時在「珍珠港」與「幸運馬王」之間受擠迫之際勒避,當時「幸運馬王」向內斜跑。「幸運馬王」其後急促向外移出以紓緩對「育馬妙星」的緊迫。自外檔出閘的「育馬妙星」繼而在馬群之後切入。 趨近千一米處時,「得意繽紛」在「喜盈盈」內側受擠迫之際收慢,當時「喜盈盈」被「富萬家」(蘇兆輝)帶向內跑。小組嚴厲譴責蘇兆輝,並告誡他在尚未帶離其餘馬匹的情況下,應盡力阻止坐騎斜跑。 過了一千米處後首次轉彎時,在大外疊競跑的「珍珠港」將頭轉側及外閃。其後,「珍珠港」走外疊,沒有遮擋。在跑過七百米處一度取得遮擋後,「珍珠港」於接近五百五十米處轉彎時再次外閃,及將頭轉側,繼而大敗而回。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珍珠港」,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小組認為「珍珠港」的走勢及表現均難以接受。「珍珠港」必須在轉彎途程上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過了八百米處後,「幸運馬王」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跑過二百米處時在一段途程上,「喜盈盈」試圖在「赤水神駒」與「天皇巨星」之間推進,其後在趨近一百米處時,在「天皇巨星」外側無路可上,當時「天皇巨星」正向外斜跑。 接近終點時,「天皇巨星」收慢避開向內斜跑的「英姿茂盛」(莫雷拉)的後蹄,因而未能被力策至終點。小組譴責莫雷拉及告誡他在類似情況下必須加倍小心。 被查詢有關「喜盈盈」在趨近及跑過五百米處時的騎法時,楊明綸表示,於「珍珠港」內側競跑後,他當時正跟隨「泡泡達人」。他說雖然他留意到「珍珠港」在跑過五百五十米處轉彎時外閃,但他不願在此時將「喜盈盈」向外移出,因為他留意到「英姿茂盛」在「喜盈盈」與「珍珠港」之間推進,他認為向外移出可能會對「英姿茂盛」造成干擾。他說「英姿茂盛」其後迅速繞過「喜盈盈」上前,因此他無法將「喜盈盈」移出。他又說,「喜盈盈」其後在直路早段一段短途程上受困而未能望空,在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始於「泡泡達人」內側望空。小組告誡楊明綸,他當時沒有向外移出以阻止「英姿茂盛」繞過「喜盈盈」上前的騎法已引起小組關注。小組進一步告誡他,必須確保其騎法能給予坐騎機會推進及望空。 「英姿茂盛」、「富萬家」及「得意繽紛」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澤心星演出差被問話

第三場:開閘時,「常拼常勝」向上跳躍,因而失地。 「路路發」出閘笨拙。 「金磚五國」出閘僅屬一般。 「金鹿」自外檔出閘後早段受催策,走外疊,其後於跑過千一米處時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一千米處時,「常拼常勝」一度在「勝在煌」與「新添」之間緊迫競跑,當時「新添」向內斜跑,其後向外移出以紓緩對「常拼常勝」的緊迫。 在直路初,「確威龍」向外移出橫越「澤心星」後蹄以望空。跟隨「確威龍」的「金磚五國」因而在該駒之後受困未能望空。 被查詢有關「澤心星」令人失望的表現時,莫雷拉表示,他獲指示自大外檔出閘後,若坐騎展現足以領放或取得有遮擋位置的前速,便盡可能於早段力策坐騎。他說,「澤心星」早段沿途受催策以帶離居其內側的馬匹,跑過一千米處後首次轉彎時走第四疊。他說,由於「澤心星」未能展示足夠速度以超越其內側三駒,他選擇在趨近九百米處時收慢坐騎,在跑過八百米處後,他能佔取最終頭馬「勝一籌」之後的好位。他續說,轉直路彎時,賽事步速加快,「澤心星」立即受催策,但未能加速。他說,儘管「澤心星」在直路上受催策,但仍然墮退及表現令人失望。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澤心星」,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被查詢時,柏寶「五星特工」表示他預期「勝一籌」或能於早段超越「祥勝駿駒」及領放,這將令坐騎有機會居領放馬外側競跑。他說根據他所獲指示,他於早段積極催策「五星特工」,以佔取前列位置。他說在跑過千一米處後,「祥勝駿駒」顯然繼續居於「勝一籌」內側位置,「勝一籌」的騎師或已在收慢坐騎以取得遮擋。他說,儘管「五星特工」受催策,但未能展現足夠速度以超越「勝一籌」,並因而沿途須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賽後獸醫立即檢查「五星特工」,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勝一籌」及「確威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勝利雄心與勁勇威龍互碰

第4場:「皇者拍檔」於一月三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不良於行)着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滿載而來」補上。「皇者拍檔」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數碼先鋒」出閘緩慢。 起步後不久,「聚歡笑」在「盈豐駿駒」與「勁勇威龍」之間的窄位競跑,當時「勁勇威龍」向外斜跑。 「強中堅」自大外檔出閘後不久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首次趨近終點時,「主力艦」與「盈豐駿駒」緊迫競跑。 過了九百米處後,「滿載而來」向內斜跑,碰撞「數碼先鋒」。 七百五十米處,由於「主力艦」繞過「盈豐駿駒」推進,兩駒因而緊迫競跑。 過了六百米處後,「勝利雄心」與「勁勇威龍」互相碰撞。 趨近及跑過四百米處時,「勁勇威龍」靠近「海嵐一號」的後蹄處於窘境。 被查詢時,見習騎師蔣嘉琦表示,她獲指示讓「海嵐一號」佔取前列位置,並在情況許可時領放,然而倘若步速太快,則居第二或第三位競跑亦可。她說,由於「海嵐一號」自第九檔出閘,她須消耗坐騎頗多力氣才能取得前列位置,而排在坐騎正外側的「駿瑪」於早段在未受力策下展現出較坐騎為快的前速。她說,首次跑過終點時,儘管「海嵐一號」已受力策,但仍未能阻止「駿瑪」過頭,而於該駒沿欄領放後,她能夠於過了千二米處後讓「海嵐一號」移至該駒外側競跑。她說,由於「海嵐一號」在早段消耗頗多力氣,她覺得最佳選擇是讓坐騎居「駿瑪」外側競跑,而非持續上前領放。她又說,儘管賽事步速於過了千二米處後顯著減慢,但她仍不願催策「海嵐一號」上前領放,因為她覺得符合坐騎最佳利益的做法是於中段給予坐騎喘息機會,繼而在賽事末段再次催策坐騎。她說,事後看來,在過了千二米處後賽事步速減慢之際讓「海嵐一號」繞過「駿瑪」推進應該是更佳做法。小組告誡見習騎師蔣嘉琦,儘管小組知悉她於早段消耗坐騎頗多力氣,但無論如何,考慮到她獲發的策騎指示,她曾有機會讓「海嵐一號」在「駿瑪」領放下收慢步速時讓坐騎順其自然繞過該駒推進。 被查詢時,何澤堯「駿瑪」表示,他於早段力策「駿瑪」,並於趨近首個彎位時取得領先,坐騎繼而於過了千三米處後轉彎時傾向外閃,他須拉緊右邊韁繩以圖讓坐騎移入內欄。他說,由於他須如此策騎「駿瑪」,賽事步速較他所願更急促地收慢。他說,接近千一米處時,「駿瑪」在一段短途程上開始較易駕馭,他容許坐騎展步上前,然而過了一千米處後轉彎時,坐騎再次外閃,他須再度更用力拉緊右邊韁繩以助坐騎轉彎。他又說,鑒於「駿瑪」的走勢,他須將賽事步速減至較他所願為慢,因為他原先打算以較快步速領放。他說,進入對面直路後,他讓「駿瑪」取得平衡以加快步速,然而坐騎未能增速,因而讓多駒自坐騎之後上前取得領先。 「主力艦」、「領航大師」及「勁勇威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快樂神駒碰撞實業風采

第 5 場 :「蓮花巨星」於一月二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右前蹄球節部位腫脹)着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雲呢拿」補上。「蓮花巨星」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福勵」躍出時收慢以圖取得遮擋之際昂首。 「快樂神駒」躍出時向外斜跑,碰撞「實業風采」。 起步後不久,「進綵」收慢避開「精算博奕」的後蹄,當時「精算博奕」被「大運舞台」帶向外跑,而「大運舞台」則於躍出時急促向外斜跑。 過了千一米處後,「大運舞台」靠近「太陽旺旺」的後蹄處於窘境。 接近一千米處時,由於「精算博奕」向外移出,而「實業風采」則受催策以圖阻止「精算博奕」轉換跑線,兩駒因而緊迫競跑。過了一千米處後,當「精算博奕」能夠向外移出時,「實業風采」收慢以佔取該駒之後的位置。跟隨「實業風采」的「勇冠王」因而向外移出避開該駒的後蹄,其後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跑過三百米處時,「實業風采」收慢避開「雲呢拿」的後蹄,當時「雲呢拿」向外斜跑。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勇冠王」及「智有心得」,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精算博奕」及「大情人」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騰龍超影內閃  郭能需停催

第 6 場:起步後不久,「騰龍超影」被「精算率然」碰撞,當時「精算率然」向外斜跑。 「一馬當先」、「超凡夢想」及「旅遊智者」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及在馬群之後切入。 「中華寶貝」自大外檔出閘後在一段途程上同樣收慢以取得遮擋。 趨近及跑過八百米處時在一段途程上,正在搶口的「越感」勒避「星光大師」的後蹄。 過了八百米處後在一段不短的途程上,「超凡夢想」在勒避「一馬當先」的後蹄之際十分難以穩定走勢及數度昂首。 接近七百五十米處時,正在搶口的「天合」在「福穎」內側緊迫競跑。 過了七百米處後,「騰龍超影」向外移出避開「福穎」的後蹄,當時「福穎」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當「騰龍超影」向內移回恢復居於「福穎」之後的位置時,跟隨其後的「中華寶貝」受妨礙。 「星光大師」在直路早段未能望空,跑過二百米處時嘗試在「你知我心」內側推進,當時「你知我心」一度向外移出,繼而向內移回。這導致「星光大師」於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在「你知我心」內側無路可上之際收慢。因為這些事件,「星光大師」未能全力施為。 跑過三百米處時,「一馬當先」向外移出避開「星光大師」的後蹄以圖望空。 自接近二百五十米處至跑過一百米處時,「越感」未能望空,因而未能全力施為。 跑過二百米處時,「精算率然」靠近「綠茵風采」的後蹄處於窘境。 跑過一百米處時,儘管騎師已努力阻止,但「騰龍超影」(郭能)仍內閃,當時「騰龍超影」雖然具有爭勝機會,但郭能仍停止催策「騰龍超影」以圖阻止坐騎向內斜跑及造成干擾,而「福穎」須勒避,「天合」則嚴重受阻礙。由於小組認為郭能已作出一切合理的努力以阻止「騰龍超影」向內斜跑,因而不採取進一步行動。在此宗事件中,「一馬當先」急促向內移入避開「天合」的後蹄。 直路大部分途程上,「一馬當先」未能望空,因而未能施為。 「星光大師」、「中華寶貝」及「旅遊智者」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火紅人左前腿不良於行

第 7 場:「火紅人」躍出時在「文藝復興」與「縱橫大地」之間受擠迫,當時「文藝復興」向外斜跑,而「縱橫大地」則被「喜蓮巨星」帶向內跑。 起步後一段短途程上,「文藝復興」收慢避開「醒目名駒」後蹄,當時「醒目名駒」向外斜跑。 「活力歡騰」自大外檔出閘後,早段於馬群之後切入。 「勢必跑」早段亦收慢以取得遮擋。 跑過八百米處後,「活力歡騰」在「火紅人」與「文藝復興」之間的窄位競跑,當時「文藝復興」向外斜跑。 跑過七百米處後,「勢必跑」在「火紅人」外側緊迫競跑,當時「火紅人」向外斜跑。 接近五百五十米處轉彎時,「喜蓮巨星」將頭轉側,向內斜跑,碰撞「喜喜寶」。 接近四百五十米處時,「精氣神」與「縱橫大地」互相碰撞。其後,由於「精氣神」靠近「喜喜寶」的後蹄處於窘境,「縱橫大地」與「精氣神」緊迫競跑。 跑過二百五十米處時,「縱橫大地」被「精氣神」碰撞後軀,當時「精氣神」試圖在「縱橫大地」與「喜蓮巨星」之間推進,但該處空位不足。「精氣神」因此在趨近二百米處時無路可上之際嚴重勒避。 跑過二百米處時,「文藝復興」斜跑避開「喜蓮巨星」後蹄。 趨近一百米處時,「馬上發財」被「喜喜寶」碰撞,當時「喜喜寶」在開始墮退之際收慢避開「喜蓮巨星」(郭能)的後蹄,而「喜蓮巨星」當時向內斜跑。小組告誡郭能須加倍小心。 在末段,「精氣神」與「文藝復興」緊迫競跑。 被查詢有關「馬上發財」令人失望的表現時,蘇兆輝表示,早段在取得領放馬「包裝騎士」之後的位置後,坐騎在過了七百米處後賽事步速顯著加快時走勢遲緩。他說由於「馬上發財」負頂磅,而未能與馬群一起加速,他須力策坐騎以保持位置,而坐騎需要一段長時間才能加速。他說,「馬上發財」在跑過二百米處後開始推進,不過在趨近一百米處被「喜喜寶」碰撞後,坐騎失去步韻,因而未能於末段以勁勢衝刺。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馬上發財」,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火紅人」,發現該駒左前腿不良於行。「火紅人」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精氣神」、「活力歡騰」及「縱橫大地」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銀豐神駒直路動作欠順

第 8 場:「神馬飛揚」出閘緩慢。 「金獅叻將」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騰煌」。 「金碧旺旺」出閘笨拙,因而失地。 起步後不久,「僥倖」被「牛精叻仔」碰撞,當時「牛精叻仔」被「君悅灣」帶向內跑。 「珍珠旺」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首次跑過終點走外疊時,「僥倖」收慢以跟隨「銀豐神駒」。 首次跑過終點時,「騰煌」在收慢以讓「麯院風荷」過頭之際昂首。其後於趨近千三米處時,「騰煌」將頭轉側,向外斜跑及勒避「麯院風荷」的後蹄。 「神馬飛揚」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該駒的表現難以接受。「神馬飛揚」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被查詢時,見習騎師蔣嘉琦表示,她獲指示依照「快樂寶貝」慣常的競跑模式讓坐騎領放。她說,「快樂寶貝」在閘內站姿良好,繼而於開閘時向上跳躍,因而於起步時失地。她說,她起初催策「快樂寶貝」以圖追回部分失地,其後坐騎明顯未能佔取前列位置,因此在起步後一段短途程,她收慢坐騎以取得遮擋,導致坐騎起初居於較原本打算後很多的位置。她說,「快樂寶貝」於過了千三米處後開始搶口,接近一千米處時向外斜跑避開「僥倖」的後蹄,因而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她說,當時她並不認為賽事步速太快,因此鑒於「快樂寶貝」的走勢,她覺得符合坐騎最佳利益的做法是讓坐騎上前追近領放馬。她又說,然而「快樂寶貝」在獲許展步上前後,於過了七百米處後須居於領先馬匹外側的第三疊位置,其後於接近五百米處時開始墮退。小組告誡見習騎師蔣嘉琦,考慮到自千二米處至八百米處的段速,小組認為她於過了一千米處後應該恢復居於「僥倖」之後的位置,而非上前。小組亦告誡見習騎師蔣嘉琦,這是她今晚第二次就有關她因應賽事步速而作出的決定而被查詢。小組進一步告誡她在決定坐騎位置時須考慮陣上形勢。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快樂寶貝」,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蘇兆輝表示,「銀豐神駒」在直路上的動作感覺欠順,他因此於末段收慢坐騎。他說,他認為「銀豐神駒」前肢感覺不適,不願展步。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銀豐神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銀豐神駒」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僥倖」及「英才」,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珍珠旺」、「金獅叻將」及「金碧旺旺」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苗禮德被小組告誡

一般事項:小組是晚給予「心花怒放」的練馬師苗禮德機會,解釋在上述賽事中該駒採取的策略。他說,「心花怒放」排在外檔出閘,他不願「心花怒放」被催策以佔取前列位置,因為是賽途程達一千六百五十米,他擔心在早段消耗太多氣力,可能令該駒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他因此指示負責策騎「心花怒放」的見習騎師蔣嘉琦讓該駒在馬群之後切入,希望該駒於末段能夠以勁勢衝刺。他說,然而「心花怒放」在中段居包尾位置,被馬群拋離,末段衝刺因而未能如他所願般強勁。小組告訴苗禮德,他的解釋會被載入報告,但鑒於馬群分佈的位置,小組認為「心花怒放」有機會在毋須消耗太多氣力下佔取前列位置。小組因此提醒苗禮德,他有責任確保旗下馬匹的騎法能夠取得最有利位置。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